close
企業趨勢專題特寫資訊保安

突破數據壁壘實現創新意念 中信國際電訊 CPC 剖析數碼轉型挑戰

越來越多企業強調業務發展需顧客導向,建立以客戶為中心的服務和管理理念。因此構建和執行業務的技術戰略和路線圖無疑成為資訊總監 (CIO) 的首要任務,尤其是制定應對大數據分析、流動平台、社交媒體、雲運算、人工智能和自動化等眾多創新技術的策略。中信國際電訊 CPC 早前舉行專家座談研討會及行政午宴活動,與一眾本地企業管理人員分享及探討企業在邁向數碼轉型旅途上,所面臨的風險、挑戰與商機。

img_1039

 

專家剖析數碼轉型路上的危與機

中信國際電訊 CPC 銷售部高級副總裁鄧志明致辭時表示,創新科技的不斷湧現為各個行業帶來了不少顛覆性的創新,傳統手機被智能手機取代,Uber、Airbnb 等顛覆行業生態的創新科技公司不斷誕生,改變了大眾的生活和工作方式。他亦指出,企業必須保持創新才能適應現今數碼時代下的急劇轉變,順利邁向數碼轉型,這亦是中信國際電訊 CPC 舉辦今次專題座談會的目的。

img_0996

相信不少人對於數碼年代下的顛覆性創新,對現有的商業運作模式有何影響,以及其帶來的危機與挑戰均有興趣了解,經濟學人企業網絡組織總監 Rob Koepp 亦就該議題分享了他的看法。

Rob Koepp 以中美兩地的科創發展和現狀為例子,指兩地有很大的差別,尤其是需要跨國、跨文化管理的企業,更值得留意。他指出,美國的科創行業較早發展,因此時至今天已經發展出如 IBM、Microsoft 和 Google 等不少全球科技領域的巨頭,每間企業都曾主導著一個時代,而現時亦分別是網絡上不同領域的領導者。

img_1004

反觀中國雖然起步較慢,但卻以跳躍式的速度發展,因此相對地雖然全球科技行業的巨頭不多,但他們所統領的市場則更廣更為集中,以騰訊旗下的 WeChat 為例,包攬了通訊、流動商務、個人服務等多個領域於一身,這在外國是很難想像的。他又指雖然目前論專利創新,美國仍是高收入國家中的第一位,但同樣中國亦已處於中等收入國家的首位,遠超印度和巴西,創新能力不容忽視,不能再以既有印象看待。

 

重新定義雲端時代業務模式 顛覆性創新需決策層主導

中信國際電訊 CPC 信息科技及安全服務部高級副總裁鄺偉基亦分享了,如何在安全的雲端平台實現數碼創新。鄺偉基表示,企業要數碼轉型,甚至作顛覆性創新所面對的最大困難,在於如何透過技術將意念實現,這亦是中信國際電訊 CPC 一直致力為企業提供的服務。現時很多企業面對的最大困難,在於有好的意念,但不懂如何透過科技將其實現,例如做好的大數據收集服務,卻不懂如何分析,該公司的角色就是協助客戶將瘋狂的意念實現。

他又提到,現時香港的企業談數碼轉型,有七成以上仍處於第二代運算階段,即想辦法將運算遷移到雲端上,如將 ERP 等傳統系統的運算遷移到雲端,以節省成本及提高可用性與規模。至於第三代運算則是完全利用雲的技術運行整個企業的業務,以香港的現狀而言,目前只有 10-20% 的企業有該想法,而實際能落實更僅得 5-10%,不過,鄺偉基亦坦言,一旦成功落實,這些企業均能成為行業的領導者,而這需要的是決策層的決心,以及將整個業務重新思考雲端時代下營運模式的轉變,才能實現真正顛覆性的創新。

img_1022

鄺偉基亦分享了中信國際電訊 CPC 協助客戶實現顛覆式創新的成功案例,讓該客戶成為世界性的線上語言學習平台,用戶普及全球。鄺偉基指,該平台實現的數碼轉型是全新的營運模式,由傳統的僱用語言教師到轉型為網絡師生配對平台,雖然節省了固定的營運成本,但需要面對的是一系列的 IT 架構問題。

鄺偉基表示,平台講求教學時需要穩定、流暢的實時視像、語音對話,以及錄影記錄評估教師教學質素等服務和管理措施背後,均需要良好的網絡基礎架構。而中信國際電訊 CPC 就在背後支援該客戶的 IT 基建,TrueCONNECT™ 方案就是其中一大重要基礎,該方案採用多協議標籤交換 (MPLS) 技術提供虛擬專用網絡,將位於不同地方的雲端平台連接一起,以安全可靠及高效率的網絡,傳送資料、話音及視像,確保穩定、低延遲的通訊。此外, SmartCLOUD™ 雲端運算服務亦為該教學平台的視像記錄、編碼等高用量運算提供了充足的資源。

 

突破數據壁壘實現創新意念

就突破數據壁壘實現數碼轉型的專題座談會,演講嘉賓和企業代表們亦分享各自的見解。大數據為企業帶來的是風險還是機遇?Rob Koepp 認為大數據一直都存在,用戶的交易記錄、購買習慣現時均以數碼化呈現,要獲取並不困難,關鍵是企業如何透過數碼轉型和合適的分析工具洞察數據中具價值的內容。

中信銀行(國際)數據管治助理總經理韋達人則認為,即使大數據帶來風險,但也伴隨著機會。在香港,挑戰並非來自是否使用大數據,而是要先了解、剖析自家所擁有的數據,才是企業的首要解決問題,如果連內部擁有的數據也未分析透徹,更遑論大數據的分析。他又指現時香港面臨各種顛覆性的創新應持開放態度,如面對 FinTech 金融科技,金管局計劃設立 SandBox(沙盒)機制允許試行便是一個好例子,企業應敢於擁抱創新。

img_1034

嘉士伯亞洲資訊科技副總裁 Brian Chan表示,在收集和管理數據上,嘉士伯主要集中在企業對員工、企業對企業和企業對客戶三大範疇上,尤其是企業對客戶層面上,首要是收集用戶的行為,了解他們在什麼時候、地方會購買產品等關鍵因素,才能制定合適的策略加強用戶對品牌的忠誠度,從而提升銷量。

香港賽馬會總設計師 Mark Carr 則提到,在數碼化年代,不少服務和數據都儲存在雲端上,除了如何管理數據外,企業也應重新思考安全策略。他又建議隨著千禧世代成為職場新的主力,他們沒有太多企業傳統的包袱,相信是企業合適的人力資源,去推動科技策略、數碼主導的業務。

鄺偉基最後針對數位嘉賓的意見作補充,指企業要推動數碼轉型,需要由高層管理人員主導,並非單靠空言說支持下屬去做,因為這需要高層具備科技主導的思維,因為就他過往的經驗,不少成功轉型的企業均是由決策層提出想法,再詢問中信國際電訊 CPC 可如何利用科技協助轉型他們的業務,再持續磋商、落實。可見高層管理人員的決策對企業踏上數碼轉型起關鍵作用。

Tags :CiticCPCData BarriersDigital Transformationslide
Ken Li

The authorKen Li

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