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人物專訪

人物專訪企業趨勢初創企業專題特寫

海闊天空創投無懼疫情 投資項目料增三至六家獨角獸

P1030041-001

疫情嚴重影響全球經濟發展步伐,不過有危便有機,正當大家以為 2020 年初創難覓投資,海闊天空創投基金聯合創辦人及管理合夥人文立卻認為,疫情有助摸清初創實力,是投資的好時機。

海闊天空創投基金自 2017 年成立,至今合共投資了 28 個項目,其中 24 個與香港相關;預計總投資金額為 6000 萬美元,當中已包括「創科創投基金」可能配對的投資金額。而 2020 年間,基金合共投資了 9 個項目,預計總投資金額約 1500 萬美元,被投公司於 2020 年融資數目及佔比分別為 8 個及 29%。文立更透露,28 家投資初創內,目前有 2 家已成為獨角獸,預計未來三至五年內,晉升為獨角獸的投資初創將增至 5 至 8 家。

Prenetics 藉快速測試上位

能夠如此有信心,是否因為部分投資項目受惠疫情盈利暴升?例如投資項目 Prenetics 研發的快速 Covid-19 測試被本地政府指定為認可檢測,同時在全球六個機場包括希斯路、曼徹斯特和香港機場設立 Covid-19 檢測中心,備受注目,更於去年完成了約 1500 萬美元的融資。

文立不諱言:「疫情之下 Prenetics 沒錯在非常利好,但沒有人預計過會爆發疫情,而且疫情過後,公司生意能否持續增長亦是未知數。我們一向也有投資生物科技初創,並不會因為 Prenetics 去年表現出色而突然考慮增加生物科技類的初創項目。」

友和受惠疫情有望成本地獨角獸

至於另一受惠疫情錄得明顯增長的投資項目友和,現時每月活躍用戶與 HKTVmall 相若,按流量和收入計算為本地第二大電子商務網站,過去兩年銷售額每年均上升一倍。文立相信,友和有潛力成為一家只專注於香港本地市場的獨角獸。

「當然也有不適合打中國市場的初創。例如教育科技,每個國家都有自己一套,很難一個方案售遍全球。教編程相對限制會比較少,EXLskills 的 Coding Rooms 就很適合美國和澳洲市場,不過必適合 VC 投資。因在中國要進入教育領域,渠道比較重要,這類初創就未必入到中國學校。」

EXLskills 推出全球首個線上教授電腦程式的虛擬編碼課室 Coding Rooms,把類似 Zoom 會議與即時編碼環境結合,讓教師與學生可即時互動。據悉,EXLskills 目前已與十多家頂級大學、補習中心簽訂了合約。

首重團隊管理及應變能力

文立表示,疫情和貿易戰最大的影響,是很多初創要重整團隊甚至進行業務轉型;初創是否具備這方面的能力,關係到公司能否生存下去並持續增長,這視乎初創團隊的管理和應變能力。案例之一是芯片公司,因為貿易戰關係,供應和出口都突然出現重大限制,能否轉移至內銷市場就得看團隊的策略。至於後續投資 Fund 2,文立預計偏向聚焦中國和香港市場,畢竟供應鏈已打磨得相當成熟,加上疫情提升網上銷售,而中國在網購這方面絕對佔優。

read more
人物專訪

方保僑: 施政報告僅值 30 分 科技界措施著墨少

francis

香港資訊科技商會榮譽會長方保僑接受 Unwire.Pro 訪問時表示,今年《施政報告》對科技業的著墨不多,甚至形容為:「幾乎無咩實際政綱,只是不斷提及大灣區」。他給予《施政報告》的分數為 30 分,主要期望下月公布《香港智慧城市藍圖 2.0》的 130 項智慧城市措施可以帶來驚喜。

政府表示計劃將兩家衞星營辦商,商討將其位於大埔的衞星測控站遷往舂坎角電訊港,預計四年內可完成搬遷重置有關設施。方保僑回應:「四年時間太久,到時候可能已經推出 6G 服務」。而政府打算明年供應更多不同頻帶的 5G 頻譜,他認為「無人嫌頻譜少嘅」,相信電訊商按供求投標,但他預料屆時投標情緒將不及過去幾年般熱熾。

至於政府計劃推動藝術科技(Art Tech)項目,方保僑回應香港一直是「藝術沙漠」,如果要有效融合藝術及科技,首要條件是為香港建立藝術及文化的底子和市場。但他留意到過往政府缺乏支援藝術業界發展,因此認為港府不應人云亦云,「今天認為電競業發展潛力大,就鼓勵發展電競;明天認為藝術科技有商機,就鼓勵發展藝術科技」。

另外,方保僑認為今次《施政報告》主力提及大灣區,他直指:「有部分人更認為香港與大灣區看齊是自貶身價,因為以前香港科技人才到大灣區主要從事管理人員職級,但現在港府鼓勵香港年青人於區內尋找就業機會。香港是否沒有資源發展科技,所以要背靠大灣區?」此外,對於科技園承租及管理深圳福田科創園區的部分地方,讓有興趣開展大灣區業務的機構和企業先落戶深圳科創園區。方保僑指出,目前港府未有提及資助措施協助到福田落戶的港企,他質疑:「香港是否幫助福田科創園區招租?究竟港企能否融合當地環境?一切未知之數」。

read more
人物專訪企業趨勢

Red Hat 創新實驗室 專業顧問指導助企業轉型提升競爭力

redhat_kv

 

 

環球經濟受到新冠肺炎的重擊之下,各地企業都在奮力求存,而資訊科技的運用是實現業務創新、轉型和提升競爭力的不二法門。

不過企業在面對眾多業務目標和琳琅滿目的科技方案時,除了眼花繚亂以外,也可能對跟從並掌握不同科技的部署策略和實施方法感到吃力。開放科技方案商 Red Hat 旗下諮詢部門的 Open Innovation Labs 服務,就能派出專家與企業的科技團隊集中進行腦力激盪、研討和規劃,在短時間內把意念和創意轉化為可執行的項目,引入新文化、流程以及科技,加速助企業實現創新轉型。

Open Innovation Labs 是一項專注於科技運用的企業顧問服務,大致可分為五個環節:校準(Align)、建立(Build)、轉向(Pivot)、展示(Demo)、調節(Scale)。顧名思義,該服務的功能是協助企業進行業務創新;一家企業的各個科技團隊包括基建營運、應用軟件開發、保安以至高級管理層都可參與其中。他們會在既定的時間和地點內,分享具體目標並達成協作共識、建立特定系統、實現創新效益、向持份者展示成果、按照回饋調節各項功能和參數。

實現具體目標並鼓勵舉一反三

Red Hat 香港及台灣區諮詢服務部經理韓志輝(Anthony)表示,近年很多企業都在採購新型科技後發現欠缺妥善的部署和應用方法,結果往往出現效益不理想,甚至要撇賬的情況。因此,Red Hat 這項服務便應運而生。他指出,Open Innovation Labs 的名字雖有實驗室的涵義,但其內容絕非試驗性質,而是以創新嘗試產生實質成果為目標。

採用該服務的企業,通常都已有較具體的商業策略,例如「開展網上購物平台」、「實現營運自動化」、「加快應用開發」等,只是在應如何運用最新科技達到目標方面遇到各種困難。來自世界各地的 Red Hat 專家,會以研討會和工作坊等形式,引導企業人員鎖定具體產品或成果(Viable Product),逐步透過創新邁向成功。他強調,所謂的具體產品可以是一個網站功能或流動程式,讓企業能初嚐甜頭;至於其它的長期和宏大目標,Open Innovation Labs 的精髓是為它們提供指引,最重要的是企業團隊能學以致用和舉一反三,自行完成工作並在長遠的業務營運中得益。

 

同步引進新科技、流程及文化

更具體而言,企業團隊在過程中會學到的內容包括雲端原生科技、敏捷開發(Agile Development)、DevOps 營運管理、Kubernetes 容器和微服務(Microservices)的運用等。Anthony 指出,Red Hat 會根據項目所需要的敏捷管理 (Agile/Scrum Master) 、基建(Infrastructure)、系統架構(Architecture)、應用開發(Development)等範疇分派專家,並提供各種已獲授權的工具軟件,讓企業把各項科技和概念與本身的業務結合,在度身訂造的嶄新營運流程、模式和文化之下,逐步完成既定目標。

▲Open Innovation Labs 藉著指引企業團隊引入突破固有框架的思維和方法來運用新科技,達成業務的創新目標。

 

度身訂造並由企業親身進行

Anthony 表示,和 Red Hat 以前的售前諮詢服務相比,Open Innovation Labs 是按照企業的需要由專家提供指引,再由企業的營運團隊親力親為進行各種項目,效果更加顯著並能持續很長時間。而該服務的專家團隊中,更有不少是曾任職跨國企業並曾推行各種業務創新項目,由他們來現身說法,可謂說服力十足。

一般而言,該服務的每次為期約 6 至 12 個星期,Red Hat 會和企業事先商議,除了基建、架構、保安等核心團隊會參與外,還鼓勵管理層以及相關的持份者加入。該公司更會要求參加者全心投入服務的各項活動,包括避免在研討期間處理日常工作,以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Anthony 透露,有的企業管理層在參加後不久就認識到該服務的價值,之後全程參與,並將所認識到的概念如 DevOps 等應用到其他業務中。

 

各大行業藉服務加速業務創新

Red Hat 於美國總部率先推出 Open Innovation Labs,至今已有兩年多,客戶包括多間跨國巨企業美國飛機製造商 Lockheed Martin、紐西蘭銀行 ANZ 、巴西零售商 Via Varejo、西班牙科技服務供應商 Santander Tecnologia 等。Anthony 表示,金融業是比較積極採用該服務的行業,因為多種創新的金融服務如虛擬銀行、流動支付、區塊鏈交易催生了行業的競爭積極性。而不論是傳統銀行還是新成立的金融行業,要在短期內推出創新服務都要有高效率開發方式、部署和管理,因此 Open Innovation Labs 就成為了該行業的一個上佳知識和經驗的傳授平台。

疫情之下,藉著遙距營運和電子商貿似乎可以勉強維持下去;但整個商業市場都已經面目全非,企業只有徹底改革才可以逆境求存。而事實上,很多企業都趁這個時機把核心基礎建設以及營運模式全面革新,以迎接市場新常態。而 Red Hat 的 Open Innovation Labs 就能提供企業所需的助力,藉著創新開闢新市場和提升生產力,盡快重上增長軌道。

在 Open Innovation Labs 所涵蓋的工具中,開放源碼科技是重要的組成部份,而 Red Hat 將於 2020 年十月 21-22 日舉行虛擬化的年度會議 Red Hat Forum。企業將可從中吸收最新的開放源碼科技和基於開放科技的商業創新知識,更有客戶分享真實的創新個案經驗,有關詳情和登記請瀏覽其網站

 

read more
人物專訪專題特寫

莫乃光卸任前剖析 推動政策何難+關注私隱數據

109185442_2752669841634970_2525896176278324093_n

緊接上一篇報道,立法會科技界議員莫乃光剖析美國制裁及實施國安法對本港 IT 業界的影響,今次報道將會集中討論香港社會面對的問題。莫乃光在八年任期內推動多項措施,包括:科技券、開放數據、政府採購改革等項目,究竟在制定及推行政策有何困難呢?政府推動智慧城市項目多年,但進度緩慢,究竟市民最關心甚麼?莫乃光在卸任前接受 Unwire.Pro 專訪,逐一剖析。

撥款千億  業界竟沒有「落袋」

政府每年公布的《施政報告》及《財政預算案》,一向是社會關注的焦點,因為公布的政策措施都會關乎香港未來一年、三年,甚至更長遠的發展方向。當中,每年的《財政預算案》都對科技界有所著墨,包括提出扶持優惠政策及資助計劃,但往往行業發展未有受惠於政策支持而更進一步,反而是停滯不前。莫乃光回應:「每年財政預算案,我都目瞪口呆,又是數以百億、數以千億的金額,但問過業界有沒有見到款項,有沒有『落地』,有沒有在『你的口袋』呢?他們又說沒有,完全感受不到。」

莫乃光又舉例,在 2012 年至 2016 年首個任期期間,政府推出了科技券,但留意到因涉及公帑政府過於謹慎,以致申請審批得很慢。另外,最近疫情期間推出的 D-Biz (遙距營商計劃),雖然是百分百補貼項目,但同樣地,由於政府在程序上拖延,撥款久久未到業界手上,令業界怨聲載道。總括以上多個例子,雖然政府有為科技界推出多項利好政策,但他認為受累於政府在執行能力出現問題,加上政府對行業情況不熟悉,甚至有點「離地」,所以未能將措施帶來的好處發揮至極。他又說:「我覺得不是只推諉於政府,但如果讓熟識的業界去做,結果一定會更好。」

 

▲莫乃光指政府執行力有大問題,當中 D-Biz 更因拖延發補貼令業界怨聲載道

私隱條例未能與時並進   下一步應監管數據

IT 項目當中,近年最受社會爭議的,一定是智慧城市項目,例如去年揭發智慧燈柱設置鏡頭,更加惹起市民對監控私隱的憂慮,以至喚醒對私隱條例及數據監管等的關注。政府難以在巿民私隱及科技監控之間取得平衡,而市民對政府亦投下不信任票,只會令政府未來推行智慧城巿時更加寸步難行,一次又一次引發政府與市民之間的拉鋸戰。

莫乃光認為,一切源於由去年至今,政府在社會及政治上的議題上完全沒有回應市民的訴求,因此令市民對政府失去信心。雖然在智慧燈柱鏡頭事件上,政府有回應市民訴求,最終決定移除鏡頭,以雷達或其他方案取代,但他認為此事「不足以令市民對政府重拾信心」。

莫乃光又指,市民日漸關注私隱的問題,但過去八年政府沒有修改私隱條例,未能為市民提供充夠的保障。他舉例:政府遺失數百萬選民資料,只需要道歉就沒有下文;另外,國泰航空客戶資料外洩事件,近 940 萬客戶受影響,但國泰未有受到任何責罰。以上例子,莫乃光直斥政府是「無牙老虎」,多年來拖延修訂法例,令市民受直接影響,因此他認為「私隱條例」是任期內最遺憾的事。

除了私隱條例,綜觀全球趨勢,部分歐美國家,以至亞洲國家(例如:新加坡)已經開始不止留意個人資料私隱問題,同時亦會對數據作出監管,甚至在使用人工智能時監管人工智能的運算方式。莫乃光說:「這樣做是 GDPR (歐盟一般資料保護規範)的精神,香港還在說個人私隱資料的問題,其實這件事已經很落後了。」

在大數據當道的世界,每一個數字都可能揭露事實的真相。莫乃光勉勵下任議員除了推動立法之外,亦應經常向政府提出問題,向市民揭露更多數據及資訊,增加社會透明度。

read more
人物專訪專題特寫

莫乃光卸任前剖析制裁影響  國安法令 IT 業罩陰霾

KAN01534

立法會科技界議員莫乃光擔任職位八年,近日宣布不再競選下任議席,改為推薦軟件工程師黃浩華參選。莫乃光在卸任前接受 Unwire.Pro 專訪,分析一下在現時香港社會及經濟環境下,如何看未來科技界發展前景。

過去一年香港處於多事之秋,社會事件、肺炎大爆發、實施《港區國安法》、美國制裁及取消本港最優惠待遇地位等等,所帶來的政治及經濟損容一波接一波,而本港的科技業界更加是首當其衝。首先在《港區國安法》的議題上,政府有權要求電訊服務供應商、網絡平台服務商等移除本地有害國家安全的資訊,限制或禁止任何人接達該訊息或整個平台,更可以要求終止為平台提供伺服器的條文。 而在緊急情況下,警方可以自行批准警員進入任何電子設備搜證。新法實施不久,美國隨即宣布制裁本港,而部分外資科技公司,例如:Facebook、Twitter、Google、LinkedIn 均表態,暫停批准香港政府機關索取用戶資料的要求,同時亦有消息指,有外資科企考慮撤出香港業務。

香港與防火長城距離越來越近

對於新條例的規定,莫乃光認為香港在亞洲及中國區內最大的優勢是資訊流通自由,而資訊流通自由可以帶動資金、人才、金錢,生意到香港,甚至促進與外國合作的研發項目進度。但他留意到現時香港的最大憂慮是「網絡自由」,更直言:「香港與防火長城的距離越來越接近」。他指出,將來香港政府會否要求互聯網供應商做過濾,建立防火長城,令我們更難進入網絡?一定要使用 VPN 翻牆才可以去呢?甚至可能連 VPN 都禁止呢?以上的種種可能性會否出現?他只能說:「今時今日沒有人會敢說甚麼是可能,甚麼是不可能的」。

莫乃光補充,雖然內地都未完全禁止 VPN,因為 VPN 問題太複雜,不是在技術上這麼容易做到,所以外資公司不是簡單地說要撤出香港業務就可以,反而限制網絡自由的問題,將會令香港的營商環境越來越差,更大的風險是生意逐步收縮。他舉例:假設外資科企的公司不在香港區內,香港的用戶想使用這些服務會變得更困難及更昂貴;又或者如果跨國公司決定將數據搬離香港,令本港數據中心生意減少。

▲莫乃光指香港最大憂慮是「網絡自由」,直言:「香港與防火長城的距離越來越接近」

美制裁令港科企生意後患無窮

除了實施港區國安法令香港網絡自由及營商環境構成憂慮,美國制裁香港及取消最優惠待遇地位,對本港的科技公司的生意影響也是後患無窮。莫乃光認為一旦香港出現執行命令,以及隨著中美磨擦持續升溫,兩國之間出現越來越多的互相制裁,都會令香港的營商環境及研發項目受到影響。

其實在香港研發的項目,近日已經流出「第一滴血」,美國宣布終止與中文大學太空與地球信息科學研究所的合作,以及終止美國與中港之間的富布賴特交流計劃。莫乃光認為受到制裁之下,本港部分的研發難以進行,而產品亦難以送達香港,他舉例:售賣保安產品及網絡器材資訊產品的公司,可能會擔心代理的產品不容許入口,甚至不能出售;另外,系統集成公司、售賣硬件及軟件的公司、網絡供應商、訊息平台及數據中心等,全部都會直接受到影響。因此,他認為在這個嚴峻的環境下,將會很難吸引新投資金到香港發展

轉陣「東方矽谷」或得不償失

外圍環境晴不定,本港科技前景又未如樂觀,近年港府大力推廣大灣區,甚至說未來將會成為「東方矽谷」,大灣區會否是香港 IT 界另一出路?

莫乃光認為美國矽谷與大灣區有所不同,美國矽谷是一個對外型的灣區,大灣區是一個對內型的灣區,加上在現時世界環境之下更令人擔心。他又說,雖然發展大灣區有機會為部分香港科企擴大鄰近市場,但如果為了這個目的而失去全球市場就會得不償失。莫乃光解釋,香港的經濟體系較小,難以像中國及美國般發展出跨國大型科企。相反以色列與香港的人口及 GDP 相若,加上以色列的 IT 業發展模式、研發技術、創投供應鏈及產業鏈成熟,因此以色列才是香港的學習對象。

下一集莫乃光會分析在香港推行政策有何困難,而政府推動智慧城市項目多年,但進度緩慢,究竟市民最關心甚麼?請留意 Unwire.Pro 的報道。

read more
IT 基建人物專訪企業趨勢業界專訪雲端服務

NetApp 夥拍 Systex 助企業迎接有危有機疫後新常態

20200617-CWL00836

▲NetApp 吳福生(左二)、梁家驊(左一)與 Systex 許曉東、林祥偉合作愉快,兩家公司一起為企業應付疫後市場的挑戰提供解決方案。

隨著各地逐漸放寬用餐和人群聚集等限制,世界開始步入新冠肺炎受到控制下的復甦期。不過,當顧客行為和市場規則都大幅改變,很多行業已經面目全非。企業的當務之急,是在「新常態」中保持競爭力,並重新找到增長動力。

數據科技供應商 NetApp 和其本港分銷夥伴精誠資訊(香港)有限公司 (Systex Information H.K. Ltd.) (下稱 Systex),就認為企業必須積極靈活地運用各種科技,大刀闊斧地推動營運流程和文化的進化和升華,創出一番新局面。

▲NetApp 吳福生表示,在市場出現種種「新常態」之下,企業必須引入高性能而且靈活的 IT 基礎架構加快適應步伐,提升競爭力。

NetApp 香港及澳門總經理吳福生(George)表示,在發生疫症之前,很多傳統企業並未看到數碼轉型(Digital Transformation),亦即是以互聯網為首的數碼科技改革業務的逼切性,現在它們的積極性已經大大提高。所謂的「新常態」是一個契機,讓香港企業思考往後怎樣適應善變的市場氣候,提高靈活性和競爭力,數碼轉型是一條明顯的出路。

Systex 總經理許曉東(Rayman)則指出,就像大家每天出外戴口罩已成為慣例一樣,網上銷售、網絡視像會議、員工在家工作等做法已成為商界普遍的長遠措施和策略。這些「新常態」可以作為推行數碼轉型的起點。企業處於這股趨勢中,首先要自我評估有沒有足夠的技術和資源,並隨之引入適合的合作夥伴和解決方案。

Rayman 認為,政府推出的遙距營商計劃(D-Biz)是一個讓企業引入新式營商科技的好機會,初始成本較低和較為容易部署的雲端服務必定是熱門選擇,不論是處於科技應用初期階段的中小企還是成熟的大型企業,都能藉此較容易地引入科技協助營運。而 NetApp 和 Systex 就透過提供各種基礎架構的軟硬件、應用方案以及保安科技予企業以及服務供應商,滿足不同需求。

Systex 許曉東認為,企業應該先自我評估,再決定以何種方式提升 IT 基礎架構和應用程式。

George 指出,以 NetApp 的經驗來說,這幾個月來業務延續計劃(Business Continuity Plan,簡稱 BCP)、虛擬桌面基建(Virtual Desktop Infrastructure,簡稱 VDI)以及雲端服務是最受市場歡迎的三大類 IT 方案。但企業都需要在營運流程和文化方面作出調整,同時因應本身需求採取適合的部署方式,包括自行購置(On-Premise)、私有雲、公有雲以及混合雲等。

NetApp 科技及方案高級經理梁家驊(Kelvin)則表示,該公司近年積極推動的 NetApp Data Fabric 架構,就是為了讓數據能跨越上述的不同雲端配置而順暢流動,當企業部署 IT 基礎架構時,自由度得以大大提高。他解釋說,NetApp Data Fabric 是建立在 NetApp 的跨平台數據存儲管理系統 ONTAP 之上;NetApp 除了把該管理系統安裝在 NetApp Hybrid Cloud Infrastructure (HCI) 等設備中,也透過合作夥伴協議嵌入到 Amazon Web Services、Microsoft Azure、Google Cloud 等公有雲環境中。因此不論是私有雲、公有雲、混合雲甚至是 On-Premise 設備中的數據,只要有 NetApp Data Fabric 的覆蓋就能獲得自由流動的效益。

▲NetApp 梁家驊指出,NetApp 的 Data Fabric 架構讓數據能夠跨雲端流動,令企業能夠自由採用不同的雲端服務和容器來建立服務,靈活性大大提高。

在跨雲端的基礎架構之上,企業還能透過近年流行的容器(Container)技術,快速集合源於不同雲端的功能或微服務(Microservices),推出切合市場需要的應用和服務。Kelvin 指出,在這個範疇 NetApp 就推出了同樣跨雲端的 Trident 開源軟件,為基於不同雲端架構的容器平台如 Kubernetes 和 Docker 提供高效率又可靠的持久儲存(Persistent Storage)資源,除了提升應用的表現,也能讓客戶達致企業嚴謹的數據管理要求和數據保護,輕鬆地把這些功能融入他們的 DevOps 工作流程内。他表示,企業因此不用顧慮和容器相關的數據儲存可靠度,建立和管理旗下應用及服務的效率又得以提升,對業務當然有明顯助益。

Systex 技術及產品總監林祥偉(Mike)補充說,容器技術已在香港普及開來,趨勢不可能逆轉。他察覺到容器的功能五花八門,例如本地有 AI Fintech 方案公司,以混合雲容器加上 AI Neural Network 技術建立了新一代智能光學字符辨識方案(Optical Character Recognition),自動分析掃描文件和表格內的數字符串數據,並識別數據類型和屬性,無須手動來預設表單掃描數據格式。

該方案允許客戶選擇雲端容器 (Cloud Container)或客戶數據中心容器(On-Premise Container)提供的服務,每個掃描作業都會由一個新的容器處理,並且在作業完成時自動關閉。而該解決方案更被香港銀行業及金融客戶廣泛應用。

經常接觸客戶的他又表示,容器技術以模組化的方式大大提高了企業推出或更新應用及服務的效率,令企業能執行一些以往難以實行的任務。例如有零售商可以快速建立一家網店之餘,還可以利用容器化 AI 框架加入顧客行為的精準分析功能,藉此改善服務。

▲Systex 林祥偉表示容器技術已很多元化和成熟,企業有廣闊的空間可以設計創造各種創新的應用和服務。

George 強調,NetApp 是一家以數據為中心的科技公司,企業能透過其解決方案達到提升傳送速度、發揮商業價值、提升營運效率等目的。其全球約一萬名員工中有超過六千名技術或工程人員,強大的研發和技術支援實力促使其產品的功能和表現一直保持高水平。不過,該公司也有賴如 Systex 般的優秀本地分銷商夥伴,因應客戶的需要提供切合的一站式解決方案並提供售前售後支援,構建起全面的生態系統,一起擴大市場規模。

Rayman 則表示 Systex 早於 2006 年就已與 NetApp 合作,他既認同該公司的深厚專業技術根底,也欣賞其對不同科技的開放態度。Systex 因此能夠把 NetApp 的產品和來自其他供應商如 Nvidia、VMware 和 RedHat 的多種軟硬件成功結合,更好地解決客戶的問題或滿足它們的需要。Rayman 特別提到,NetApp 早於光纖通訊仍主導市場的多年前就開發研發 IP-based 的科技,奠定了現在以 IP 為主的雲端市場的領先地位;所以 Systex 很高興和這種具前瞻性視野的夥伴合作,歷年來大量培訓相關的人才和吸收科技知識。

吳福生(右)認為 Systex 成功協助 NetApp 構建了本地的生態系統,許曉東(左)則指 NetApp 的開放態度和技術實力令 Systex 的工作事半功倍。

放眼未來,George 和 Rayman 都認為,數碼轉型依然會是企業市場的主題,而容器技術以及數據湖(Data Lake)、DevOps 是企業在轉型過程中必須優先研究以及掌握的三大項目。數據湖集合了企業中結構性和非結構性數據的超大規模數據庫,可以讓企業的不同部門分析運用,輔助決策、提升營運效率甚至開發人工智能等新應用或服務;至於 DevOps 是一種推動企業程式開發部門(Development)與 IT 營運部門(Operations)緊密合作的流程或模式,令應用程式的開發更有效率,品質也更高。這兩者加上容器,則代表企業在決策和執行方面都能充份運用科技資源,令營運踏上一個新台階。George 和 Rayman 表示 NetApp 和 Systex 將合作協助企業掌握這些科技,又正計劃引入新的按數據用量付費服務 Keystone,讓企業透過雲端針對數據進行備份、消除重覆、分級、復原等操作時,採用更靈活和可預測的營運開支(OPEX)模式,企業可以拭目以待。

想了解 Systex 的專業顧問團隊如何協助企業迎戰疫後經濟? 可電郵至 marketing@systex.com.hk 查詢

Systex Information (H.K.) Ltd
Tel: (852) 3610 5400
Email: marketing@systex.com.hk

read more
IT 基建人物專訪企業趨勢

Dell Technologies 與 VMware 助企業延續業務 迎戰市場新常態

DSC04877

▲Dell Technologies 全球副總裁、Dell EMC 香港澳門市場及中國全球大客戶總經理譚仲良(右)與 VMware 香港及澳門區總經理藍建基均表示,企業在疫症危機中除了要應付眼前的業務需要,還要及早為已經徹底改變的市場擬定 IT 投資策略。

突如其來的全球疫症風暴,就像是對各類企業進行了一次突發的艱深考試。由 Dell Technologies 夥拍 VMware 所提供的業務延續解決方案,在疫情期間協助大量企業克服了營運狀況急變的挑戰。兩家公司認為,持續多時的疫症已大大改變了營商的市場格局,企業持續運作只是合格的基本要求,它們還必須因應形勢作業務轉型,更要為疫情後的世界預早投資。

事實上,現時員工在辦公室外工作已成為企業常態。企業除要部署各類遙距應用軟件外,相應的硬件和基礎架構平台亦要就緒。Dell Technologies 全球副總裁、Dell EMC 香港澳門市場及中國全球大客戶總經理譚仲良表示,該公司和 VMware 的業務延續方案能同時覆蓋企業在前線和基礎架構方面的需求。這包括了員工流動辦公或在家辦公所需的筆記簿型電腦,以及用作支持工作團隊轉型(Workforce Transformation)的高性能伺服器、全閃存儲存設備、虛擬化軟件、保安方案等。

配合激增需求 靈活提供服務

VMware 香港及澳門區總經理藍建基則指出,這幾個月來企業對基礎架構處理能力的需求真的是「激增」。例如很多企業雖然之前已透過 VMware 的虛擬桌面基礎架構(Virtual Desktop Infrastructure,VDI)軟件 Horizon ,部署了可供遙距工作的應用軟件,但通常只開放予部份員工按需要使用;現在卻幾乎是整家公司都成為了固定使用者,而且是同時登入進行編輯文件、討論和協作。

同時,各類包含 VMware 虛擬化軟件的硬件設備,如內置了私有雲平台 VMware Cloud Foundation(VCF) 4.0 的 Dell Technologies VxRail 超融合基礎架構(Hyper Converged Infrastructure)設備,由於能夠快速提高企業營運平台的處理能力,所以也有龐大需求。藍建基透露,在這段期間,VMware 各類軟件授權銷量有顯著的增長,有企業的授權數目跳升多倍。因應企業可能承受的財政和營運壓力,Dell EMC 和 VMware 則提供了靈活的購買和部署方式,例如月租和短期超額授權(Over Subscription),並配以高效運輸物流服務,盡快把設備交到客戶手上投入服務。

譚仲良續指,有的企業客戶在這期間還把網絡架構升級至 Active/Active 模式,以提高基建的容錯能力和數據安全。這種做法除能配合內部營運向流動辦公及網絡協作模式轉變,還能支持業務的數碼轉型。

數碼轉型營造新市場格局

說到數碼轉型,譚仲良還觀察到,因應大眾減少外出,不少企業客戶部署其解決方案均用來支援業務方向的調整,以求及時捕捉商機。例如有食肆把業務重心轉移到網上外賣服務;零售商大力發展網上購物服務,甚至連一向極為傳統的珠寶商也跟隨潮流開設網店,並隨之開拓海外市場。當然,還有一些一向以數碼形式營運的企業如遊戲軟件商和網上影視服務商,也引入更強大的基礎架構平台來加強網上服務,以滿足長期居家辦公的社群需要。

譚仲良和藍建基都認為,這次疫症帶來的影響是長期及深遠的,新的市場形態已經出現,即使疫情消失也不可能回到過去,例如很多人已經習慣了在家叫外賣而減少在外用饍。而他們認為,政府及公共、金融、醫療、電訊等服務界別可能最受這股數碼化潮流影響,但它們也最有動力作出投資,為客戶帶來煥然一新的體驗。

▲譚仲良(左)與藍建基認為企業要認識到營商市場已經和以前截然不同,危與機並存。

未來電子服務將脫胎換骨

以醫療服務為例,譚仲良指出醫療護理機構可以發展出真正以病人為中心(Patient Centric)的服務。其中一個好處是,屆時我們的電子病歷就儲存在雲端,能夠經互聯網讓醫生安全地存取;我們可以自由選擇由各地不同機構所提供的各類醫護服務,不用再擔心現時存在的各種壁壘障礙。在金融服務業,數碼化潮流也會進一步推動網上模式服務的發展。金管局已經發出多個虛擬銀行牌照,未來銀行服務將有望更方便和更具彈性;而交易額不斷創新高的電子支付,服務供應商也有誘因提供更多優惠和創新使用模式,讓用戶有更豐富便利的體驗。

上述的新景象,都需要有強而有力的基礎架構平台作為支持才有可能實現。譚仲良表示,Dell 和 VMware 以及公有雲服務的合作夥伴會提供適合 On-Premise、私有雲、公共雲、混合雲、多重雲等多種架構的解決方案,讓企業根據業務需要作出部署。他又強調,Dell 和 VMware 一直力求數據可在不同基礎架構之間自由流動遷移,而雲端並不一定是企業的最佳選擇。

以 5G 為創新應用建構邊緣運算平台

對於企業的未來 IT 投資策略,譚仲良和藍建基認為剛在本港推出的 5G 流動網絡服務是一個重要考慮因素。該項科技除了能進一步提升企業營運的流動性外,他們認為更值得留意的是隨之而來的一系列新應用如人工智能和物聯網等。而這一系列的應用會產生大量數據,隨之衍生出所謂數據重力(Data Gravity)效應,意即企業需要在收集到的數據附近組建邊緣運算(Edge Computing)平台,才能進行高效率的分析和把成果付之運用。而 5G 作為低延遲的流動網絡,將是結合各類設備建構邊緣運算平台的重要通訊科技。

危與機,這次的疫症的確為企業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困難,但同時亦提供了一個放下包袱重新出發的機會。或許不少企業仍在為如何遙距辦公又不影響業務而煩惱,但正如譚仲良和藍建基所言,營商市場已經徹底改變,及早準備好 IT 基礎架構以捕捉嶄新商機的企業,才有可能成為贏家。

read more
IT 基建人物專訪企業趨勢專題特寫雲端服務

HKBN JOS 與 VMware 攜手助企業乘雲高飛

未命名-2

科技,從來都應該是協助企業營商的工具。但隨著企業應用科技的範圍和程度不斷擴闊加深,複雜度也隨之增加,有時候甚至變成企業發展的障礙。本港資深科技服務商 HKBN JOS* 和美國科技公司 VMware 合作多年,近年來雙方因應企業進行數碼轉型的趨勢,為各行各業提供切合需求的一站式科技部署和管理服務,讓他們可專注發展業務,捕捉環球商機。

▲香港寬頻持股管理人兼行政總裁-企業方案及 JOS 集團 楊德華(左)和 VMware 香港及澳門區總經理藍建基(右)。

香港寬頻持股管理人兼行政總裁-企業方案及 JOS 集團 楊德華指出:「HKBN JOS 和 VMware 的合作超過十年。VMware 擁有領導市場的科技而且研發實力和經驗均極之深厚,與具有實施多種 IT 項目能力、強大夥伴陣容和完善服務網絡的 HKBN JOS 結合之下,能產生與眾不同的化學作用。」

透過雲端基建推動數碼轉型

楊德華直言,不少香港企業運用科技的水平落後於世界主流,現希望藉著數碼轉型(Digital Transformation),令營運更快更靈活並且擴闊服務陣容,以求更快回應客戶的要求、藉數據分析適時回應市場變化以及開拓新市場。私有雲(Private Cloud)、公共雲(Public Cloud)、混合雲(Hybrid Cloud)及多雲(Multicloud)等不同配置的雲端基建能夠靈活快速地調配資源,是回應這些需求的理想解決方案。在這些基建之上,企業還能夠引入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等科技,進一步強化業務營運能力。

企業應專注業務避免 IT 虛耗精力

HKBN JOS 香港數碼技術解決方案高級顧問經理李允成估計,近五年來,本港雲端市場一直以每年雙位數的比率增長。但雲端科技也存在著複雜性,由於企業內部未必有足夠的人力和資源來部署和管理這些基建,所以 VMware 科技加上 HKBN JOS 服務的組合能夠成為很多企業的理想夥伴,企業只需專注營運即可。

VMware 香港及澳門區總經理藍建基同意道:「企業的 IT 部門不應再花時間精力做系統整合和調較,反而應該開展更多對公司業務有幫助、有意義的項目。」他認為,一個企業 IT 項目耗時一年半載的時代早已經過去,不論是數碼化的傳統企業還是網上店舖,都講求即時的業務反應。例如零售業的光棍節或者黑色星期五會隨時引發巨額的交易量,企業要馬上增加系統容量作回應,不然顧客就會大量流失。

雲端科技結合專業服務理想組合

VMware 一向透過虛擬化科技推動「軟件定義」(Software Defined)數據中心,讓企業能隨時調配 IT 資源配合業務需要。而隨著雲端服務的普及,該公司的科技也融入了各方雲端服務商,如 VMware Cloud on AWS 讓客戶可按自己需要將 VMware 環境延展及遷移到 AWS 公共雲上。此外 VMware 亦在去年的 VMworld 中公佈了 Project Pacific,讓企業將應用容器 Kubernetes 帶入 vSphere,令 vSphere 成為應用程式平台的未來,進一步提高業務靈活性。

藍建基認為,即使是在雲端時代,擁有較多科技夥伴的系統整合商如 HKBN JOS 仍然擁有較大優勢。HKBN JOS 除了較容易跨越大型機構如銀行和政府部門對科技供應商所設的門檻外,還能夠結合各種不同科技夥伴,提供更全面的解決方案,為數碼轉型增值。而事實上,HKBN JOS 亦達到了 VMware 為環球夥伴而設的 Master Service Competencies 高水平規範中的大部分要求,包括向客戶展示了支援 VMware 的高水平能力,達到 VMware Hybrid Cloud 就專業人員發展、培訓和認證的要求,這都表示 HKBN JOS 能充分配合 VMware 未來的技術發展。

▲李允成透露,HKBN JOS 與 VMware 曾合作為香港的不同行業部署虛擬化和雲端科技,累積了豐富經驗。

多個行業部署經驗

李允成則表示,該公司透過多年來的服務累積了許多不同行業的知識,針對政府部門、零售、電訊和金融服務等香港主要行業有專屬的服務團隊,而虛擬化和雲端科技的確改善了這些行業的營運能力。有政府部門運用 VMware 的方案徹底改革了數據中心的配置,將因應程式開發而調配資源的時間從至少一年縮短至幾天。另外,亦有保險公司透過其方案部署虛擬桌面基建(VDI),讓旗下的保險經紀可以遙距存取客戶的保險單等重要文件,因此大大提高了業務的持續性和災難復原能力。

持續提升法規遵循和保安水平

楊德華和藍建基進一步闡釋道,現時雲端科技大多已內置了法規遵循和保安的模組,VMware 的方案更已獲得  ISO/IEC 27001 (Global)、SOC 1/2/3 等認證,是以過往企業對雲端科技是否符合行業規範的顧慮,現已不應再存在。事實上,很多行業如金融服務的監管機構,也在積極推動雲端平台的普及,因為它們都認同雲端科技所帶來的效益。藍建基也提到,VMware 早前收購了 Intrinsic 這家提供雲端服務規範科技的公司,有助企業雲端科技的安全管理進一步提高。

楊德華指出,不論任何時候,商業社會都是以客戶為中心,而新興公共項目如智慧城市也是圍繞市民而設;透過大數據分析和人工智能等科技,將有助企業和政府提供個人化的服務。而雲端平台會是推動這些科技和項目的理想引擎。藍建基則表示,現時各家主要公共雲的服務供應商都有採用 VMware 的科技,它們正保持密切合作,令企業在公共雲之間搬移數據通行無阻。HKBN JOS 和 VMware 將繼續合作,讓本港企業充分運用雲端平台的效益,開拓業務的無限可能。

如欲了解更多詳情,可瀏覽此處及聯繫HKBN JOS

*香港寬頻集團已完成對 JOS 的收購。從 2019 年 12 月 23 日起,JOS 正式改稱 HKBN JOS。香港寬頻集團為香港具領導地位的資訊及通訊科技方案供應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