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人物專訪

人物專訪專題特寫

【人物專訪】陳珊珊:女性 IT 人並非小眾  多元共融闖出一片天

香港一向側重金融商科和法律、醫學等專業學科,即使現今 IT 專才炙手可熱,會將電腦科學放首選的尖子仍是寥寥無幾,單從應屆狀元選科已可見一斑。偏偏 Microsoft 香港及澳門總經理陳珊珊(Cally)當年卻屬意主修電腦研究,為日後投身 IT 企業踏出重要的第一步。

儘管香港男女相對平等,不過在自由選科下,電腦學系的男學生仍然壓倒性地較女生為多。Cally 笑指,她那一屆已算「大有改善」,60 位學生當中有 8 名女生,據知上一屆僅得 3 名女生更為稀罕。

「畢竟家中有一個哥哥、兩個弟弟,早習慣與男生打交道,即使班上男多女寡亦絲毫不感到難以適應。」Cally 回憶在學期間並未有因女性屬小眾而受到特殊待遇,親友甚至視她的選科為理所當然。

「我自小數理較強,選修電腦順理成章。當年數學好的女性大多被定型日後會當老師,但我個子小聲線弱,實在不適合做教師。適逢大學新設電腦學系,而當時大公司又爭相採用新技術,修讀一個鑽研最新技術、較多元化的學科,想必將來會有更大的發展空間。其實當日未有透徹考慮這學科能有甚麼出路前途,不過當年香港只得兩所大學,IT 畢業生供不應求,市場需求又極高,畢業試也還未考便已收到 3 個 offer(聘書)。」

畢業後,Cally 選擇加盟惠普(Hewlett Packard,其後易名為 HP Enterprise),一做便 27 年,位至集團副總裁兼香港及澳門董事總經理,在一般人眼中可謂平步青雲。

釐清思維別冀盼優待小眾

「HP 是我的第一份工,當時公司男多女少,知道有女性畢業生加入人人都拭目以待。同事們對我很 nice,令我以為他們會好照顧我。」Cally 回憶當年一腳踢,連 Unix Administration 客戶培訓亦一手包辦,須自行準備培訓用的課室,就連上堂用的 workstation 亦由她親自搬運;若當日有 10 個學生,就得搬運 10 台 workstation。

Cally 形容當年的 workstation 猶如舊式電視機般「好大部、好厚、好重」。偏偏 workstation 存放於 18 樓,而課室則在 19 樓,結果她只得將笨重的 workstation 抬到椅子上再逐台運送上樓。

「當下的確有點生氣 ── 為甚麼他們不幫我呢?然而事後回想,卻深深慶幸他們沒有出手相助。正因為他們一視同仁才沒有伸出援手,反而是我將自己視作弱小,期待別人幫忙。」

Cally 認為女性要在本地 IT 業界大展拳腳,事業前期遇到的障礙不大。反而要小心自己的思維,不要將女性視作小眾,覺得別人要優待自己,因為這樣在工作上碰釘時反容易感到不愉快。

Cally 認為女性切忌將自己視作小眾,覺得別人要優待自己。

不到黃河心不死

2008 年,Cally 已穩坐香港區第二把交椅,過去每兩、三年便晉升一次,事業可謂一帆風順。直到有日上司與她商討事業發展前景,男性主導業界的高牆才初次展現在她眼前。

「眼前有兩個選擇:一是香港區的 MD(董事總經理),亦即我上司的位置;一是 regional role(區域職級),但 regional role 就要 relocate(調遷),而我當時已婚有兩個小朋友不便移居,所以就回說想升 MD。」Cally 憶述上司毫不介意,因早已計劃兩年後回巢新加坡,樂意退位讓賢。

上司肯定她的工作能力,卻對她的選擇有所保留。畢竟那是個由男性主導的業界,交流聚會盡是男性 CEO,一個女性如何融入其中?更莫說要建立默契,令大家願意聆聽、重視她的意見和聲音。

難道事業走到這裏便是盡頭?Cally 當下不禁氣餒。

挫敗感無疑是有的,但 Cally 笑言自己個性倔強不服輸,思前想後鬥志重燃,兩天後再找上司商量。畢竟 HP 乃龍頭企業,不時獲邀出席業界會議,Cally 便順水推舟,說服上司委派她為公司代表,好讓她加深認識同業,嘗試融入那個圈子,在男性主導的 IT 業界闖出一片天 。

「一日不走進這個(男性)圈子,根本無法了解他們在做甚麼。唯有了解這個圈子,才能決定到底我可以貢獻些甚麼、扮演甚麼角色。但這一步並不容易,建立關係完全不是那回事,無關你做生意有多出色。我必須要走出自己的 comfort zone(舒適圈),理解他們所需,再以不同方法去解決問題。」

▲ 女性  IT 人抬頭:Cally 較早前於 Microsoft 美國西雅圖總部主持會議,列席者雖絕大部分為男性,當中更不乏司長級官員及跨國企業 CEO,眾人均專注聆聽她演說,會後交流言談甚歡。

跳出 comfort zone 免脫節失競爭力

不過真正跳出 comfort zone,卻要數後來自 HPE 跳槽至 Microsoft 香港。

「雖然在 HP 工作長達廿幾年,但過去每兩、三年便換一個崗位,會有新的挑戰。我常常說要 stay relevant and competitive(不脫節和保持競爭力),但當上 MD 後,漸漸發現難與同事有建設性的對話,不禁恐懼自己不再 relevant、失去競爭力。」

作為土生土長的 IT 女性,Cally 一直渴望能回饋 IT 界,有感自己可以貢獻更多。後來接觸到 Microsoft CEO Satya Nadella「幫助地球上所有人和機構成就更多(Empower every person and every organization on the planet to achieve more)」的願景,與她的理念不謀而合,遂萌生去意。

放棄熟悉的環境去領導一家陌生的公司,若業績未如理想怎麼辦?這是她最掙扎的心理關口。

Cally 笑指與丈夫商議時遭潑冷水,屢向她力陳最壞的可能性,然而最後卻拋下一句「失敗了,大不了回家當主婦囉。」

有了丈夫這支強心針,她才得以全力以赴,難怪 Cally 認為女性要闖一番事業,家人支持至關重要。

打破男多女寡定律  創建多元共融環境

女性從事 IT 業界的比率偏低(不足 30%),不過在 CEO Satya 多元共融(diversity and inclusion)的主張下,Microsoft 積極提升女性員工比例。事實上,愈來愈多企業意識到 IT 已逐步融入日常生活,用家並非一小撮受眾,而是所有人。然而男女大不同,以單一思維設計構思產品實難以滿足整個市場需求,因此近年 IT 巨頭紛紛提倡多元,招聘女性亦不遺餘力。

「中國女性家庭觀念較重,若無法在事業與家庭之間取得平衡,不少女性最終會選擇放棄事業。」Cally 認為,Microsoft 的家庭友善措施對近年成功招攬及留住女性員工不無關係。以香港為例,員工享有 20 星期有薪產假、6 星期有薪侍產假,以及 4 星期有薪家庭照顧假,透過彈性工作安排及資源上的支援,讓員工得以在生活和工作之間取得平衡。

Cally 更自豪地表示,香港區的領導層職位以女性佔半數,而超過 40% 本港員工均為女性。公司除於全球推行 #MakeWhatsNext 項目,更推出 GirlSpark Infinite 計劃,培訓課程內容涵蓋人工智能、大數據、雲端技術、物聯網和編碼等科技知識。據了解,超過四成 GirlSpark 舊生畢業後成功投身 ICT 業界,有效舒緩本地企業人才荒的問題。此外,Microsoft 更成立了「Women@Microsoft」委員會,為女性員工舉辦內部聚會和邀請嘉賓進行分享,致力團結業界女性力量,杜絕科技業界男女比例懸殊、徵才評選不公與缺乏女性高層典範等阻礙女性 IT 人發展的狀況。

對 Cally 而言,「Women in Tech」不止是句口唬,更是她身體力行、全力貢獻推動的理念。

 

 

read more
人物專訪企業趨勢專題特寫業界專訪

阿里巴巴料第三季在港上市   助港穩守全球集資中心三甲

library_offices_photo1_large

根據外電報道,已於紐交所上市的阿里巴巴,計劃於今年第三季在香港第二上市,並傳已向港交所遞交上市申請,由中金公司和瑞信牽頭安排上市事宜,集資額達 200 億美元。雖然近年中美關係持續緊張,甚至由貿易戰升級至科技戰,但交銀國際董事總經理洪灝認為,貿易戰只是促使阿里巴巴回歸港股的其中一個原因。

▲洪灝認為阿里巴巴回歸港股更適合及有利公司發展

洪灝指出,早於 2013 年阿里巴巴已向港交所申請上市,但礙於當時未有推出「同股不同權」,最終阿里巴巴轉至紐交所上市。他認為,阿里巴巴的大部分收入來自中國,加上於香港上市將更方便與投資者交流,因此如果中美貿易摩擦惡化令阿里巴巴回到香港上市,將會更適合及有利公司發展。

料掀科技股回歸勢頭

特朗普在任美國總統兩年半,已多番向中國企業「下馬威」,包括向中國實施多項關稅,以及制裁中興通訊及華為等,涉及層面已由「貿易戰」升級至「科技戰」。在現時中美摩擦的敏感時刻,除了阿里巴巴計劃回到港股上市之外,中國最大晶圓代工廠商─中芯國際亦主動向紐交所申請退市,令市場關注若貿易戰持續,可能掀起中國科技公司回歸 A 股或港股的勢頭。

▲張智威認為科技戰持續,或令國內科技公司卻步在美國上市

▲賴耘峰相信於美國上市仍具吸引力

對於上市地取向,洪灝直言,每一間公司有自己的決策權,但回歸到國內上市後,公司的估值將會更高,因此「何必到其他國家上市呢?」。另外,信誠證券聯席董事張智威認為,即使現在仍有科網股打算到美國上市,亦會考慮到目前情況(貿易戰)未必可行,從而轉至國內科創板或到香港上市,因為相對地「穩陣」。加上,市場擔心即使貿易戰有機會成功洽談,科技戰也有機會持續打下去,這麼大的不明朗因素會令公司對美國上市有卻步。

不過,安永審計服務合夥人賴耘峰認為,目前或短期內美國對各項科技接受程度仍較高,當地投資者對科技公司的估值仍很高,因此仍有不少科技公司有興趣到美國上市。

▲畢馬威中國資本市場主管合夥人劉國賢估計,阿里上市能助香港成為全球集資地位冠軍

阿里上市助港穩守全球集資中心三甲

踏入下半年,四大會計師樓陸續公布對 2019 年全年港股 IPO 集資金額預測,多間會計師樓料全年集資額逾 2000 億港元,而阿里巴巴上市將有助港股穩守全球集資額三甲地位。當中,畢馬威中國資本市場主管合夥人劉國賢估計,如果阿里巴巴在香港上市及集資 1500 億港元,該行對本港全年集資額預測將增至 3500 億港元,相信可令香港超越紐約交易所成為集資地位冠軍。而安永審計服務合夥人賴耘峰指出,阿里巴巴成功上市加可幫助港交所穩守全球集資地位三甲,但挑戰第一名仍有難度。

▲劉國賢相信香港政治緊張,僅短期影響投資者信心

香港政治緊張影響短期投資者信心

至於近日香港政治環境緊張會否影響投資者對金融市場的信心?劉國賢表示,不排除大環境政治氣氛會影響投資者的短期信心及意向,但由於之前已發生同類的政治事件,料未來亦會繼續出現,加上香港擁有較成熟的體制及強勁基本因素,因此不會對中長期發展有很大的憂慮。

read more
人物專訪應用方案業界專訪

ASUS 捲土重來於香港推出商用電腦 度身定做完美方案

_DSC1072-2

ASUS 在電腦界已經具相當名氣,不過自從幾年前退出香港的商用電腦市場之後,ASUS 一直都集中在消費者產品上,直到最近才重新在香港推出商用電腦產品,決心捲土重來。憑着本身的產品優勢,加上新的全方位商用服務,相信可以為這個市場帶來吸引的新選擇。

read more
人物專訪業界專訪

Juniper Networks 將 MIST 納入旗下 提供更完善室內 Wi-Fi 方案

62231185_477979139607389_1302686674915950592_n (1)

近年企業都追求數碼轉型,透過提升網絡系統為業務和營運帶來更大的優勢,除了雲端系統和公司內部網絡外,員工和顧客直接用來連接到網絡的 Wi-Fi 也是不能忽略的部分。最近由 Juniper Networks 所收購的 MIST,就提供全方位人工智能 Wi-Fi 網絡方案,令整個網絡佈局更完善。

用戶角度分析網絡體驗 方便對症下藥

Juniper Networks 高級系統工程師 Charles 分享指,在企業的數碼轉型中,無線網絡是用戶的主要存取媒介,對於整個使用體驗而言有相當重要的影響力。因此在轉型過程中,對無線網絡升級,可以提升可用性、安全性、管理效率以及系統透明度,除了在用家層面可以有更加穩定的網絡體驗,對於網絡管理人員而言,透過 MIST 的人工智能雲端管理平台,對於無線網絡也可以有更全面的掌握。

▲ Juniper Networks 高級系統工程師 Charles Cheang 分享 MIST 方案優勢

MIST 的人工智能雲端管理平台,收集並計算從用家角度出發的網絡監測數據,例如網絡連接速度、訊號覆蓋、DNS 和 IP 連接延遲等真正影響使用體驗的數據,利用人工智能分析及機器學習,確保用戶的使用體驗得到提升和保證。Charles 表示,傳統的網絡管理模式容易忽略實際的網絡使用體驗,在系統上無法得知用家可能遇到的問題,因此 MIST 的機器學習技術則補充了這個盲點。此外其雲端系統亦可以提供更全面的能見度,自動化提供狀態報告和分析。

整合藍牙定位技術 節省額外開支

MIST 的另一個優勢,就是在無線網絡裝置中整合獲得專利的 BLE 低功耗藍牙技術。該項專利 BLE 技術可以令每一個無線基站提供虛擬的藍牙定位裝置 (Virtual BLE Beacon),從而取代需要另外購置的電池驅動藍牙定位裝置。透過中央管理,將有關的位置數據整合在系統之中,省時之餘亦可以避免需要維護幾套不同的系統,從而節省有關的額外開支,令客戶更加容易部署使用室內定位功能的應用程式。取代需要另外購置的電池驅動藍牙定位裝置,透過中央管理,將有關的位置數據整合在系統之中,省時之餘亦可以節省有關的額外開支,為需要使用定位功能的應用提供同樣的服務。Charles 指,整合藍牙定位功能的 AP 可以在不同的場景中應用,加上系統容易部署和管理,無論是辦公室或者零售店,只要是需要無線網絡的地方都能夠發揮其優勢。

▲ 藍牙定位技術可以更精準提供室內外定位

Charles 透露,在今年 6 月他們將會將旗下 AP 產品升級到 Wi-Fi 6(802.11 AX)規格,這個新的 Wi-Fi 規格提供更快的速度和低延遲特性,進一步發揮 MU-MIMO 多天線訊號改善技術,亦能夠加速訊號處理。他續指,市面上雖然已經有不少產品支援 Wi-Fi 6 規格,但很多都只是支援其草案規格,現在正式規格公佈後,新產品才可以全面加入新功能,帶來例如上下行全面 OFDMA 等等,而且亦可以保障未來與其他產品的兼容性。

完備的保安方案 結合 Juniper Networks 服務

作為最前線的網絡接入點,Wi-Fi 網絡的保安當然非常重要。Charles 表示,MIST 無線網絡方案在存取層面加入 WxLAN 保安功能,方便管理者簡單地應用標籤化的規則管理,並支援 PPSK 和 WxLAN 個人化網絡設定,用家只需要如常選擇無線網絡並輸入密碼,系統就可以自動對其施加相應的規則,無需複雜的登入程序,在管理和使用上體驗都更流暢。

▲ WxLAN 令管理網絡規則更容易

現在 MIST 加入到 Juniper Networks 大家庭之後,雖然仍然是獨立運作,但其產品之間則可以互相補充,在存取層面的安全把關後,客戶可以選用 Juniper Networks 本身的強勁保安方案進一步保障企業網絡安全。Charles 表示,未來 MIST 與 Juniper Networks 將會有更進一步的技術合作,例如將 MIST 的人工智能引擎和雲端平台技術融入至其他 Juniper Networks 方案之中,改善用家角度的使用體驗管理。

read more
人物專訪專題特寫業界專訪金融科技

資訊科技界及金融服務界議員講下業界點睇虛擬銀行?

DSC09583-001

金管局發出八張虛擬銀行牌照,銀行產品最快於年底才推出,但市場認為現時實體銀行提供的 e-Banking 服務與虛擬銀行無異。我們 Unwire.Pro 請來立法會資訊科技界及金融服務界的議員分享業界對虛擬銀行的關注及看法。

資訊科技界:可涵蓋更多服務對象

▲立法會資訊科技界議員莫乃光

金管局發出虛擬銀行牌照後,市民最關心網絡安全的問題,但立法會資訊科技界議員莫乃光相信,實體銀行與虛擬銀行的安全程度無異,而且認同兩者可提供的服務內容相若。不過他認為最大分別是虛擬銀行可涵蓋更多服務對象,「可能(實體)銀行都是想追求很多資金的大公司,或者是一些所謂的尊貴客戶,可能一放就放幾千、萬、億元。但基層及中小企,在得到銀行服務方面,反而是遇到很多困難」,他相信虛擬銀行可提供一個更簡便的途徑予基層及中小企開設銀行戶口,方便日常生活及經商交易。

目前發出的八張虛擬銀行牌照,大部分公司擁有內地背景的公司支持,莫乃光指出,聽聞過有公司透露很重視香港的銀行牌照,因為在內地與香港取得的牌照是「不同級數」的,有幾間內地大型企業有興趣利用香港方面作為跳板出去外國市場。

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莫乃光預料,虛擬銀行作為一間銀行,未來一定會參與銀行體系聯盟,並與大灣區資本互通及合作。

金融服務界:最關心監管問題

▲立法會金融服務界議員張華峰

至於金融服務界方面,立法會議員張華峰表示,由於虛擬銀行主要客戶為散戶,因此業界最關注虛擬銀行能否提供金融產品,例如幫助客戶買賣股票、買賣期指及買賣期貨等衍生工具。他指出,如果虛擬銀行也可以提供以上服務,業界擔心將會構成競爭及影響。

除了競爭之外,張華峰亦關心虛擬銀行的監管問題,例如:會否受證監監管?如果買賣風險較大的產品,包括新股及科技創新板股份,應如何評估是否合適買入?他指出,雖然現時有大數據的幫助,但大數據不能提供細微的內容分析。

雖然目前虛擬銀行只適用於香港市場,但張華峰指出,大灣區及珠江三角洲亦擁有很大的商機。他認為有些內地資金不容易得到貸款,可能可以利用虛擬銀行的模式,讓內地企業得到新渠道集資,並促進中港金融合作及幫助經商往來。

read more
人物專訪金融科技

陳家強專訪:強調 WeLab 不打價格戰 兩年虧損屬正常

CWL00733-6

金管局經過兩年籌備工作後,今年先後批出八張虛擬銀行牌照。當中,市場最矚目的是本地初創公司 WeLab,以獨資形式投得牌照。WeLab 虛擬銀行董事局主席陳家強表示,現時進展如火如荼,預期今年內推出產品,主要吸納介乎 25 歲至 35 歲年輕客戶。

陳家強表示,虛擬銀行平台需要讓顧客容易明白產品特性,因此不適合做較為複雜的金融產品。他指出,將會首先推出較簡單的業務,例如借貸及存款服務,之後摸索客群後再推出其他金融服務,包括財富管理業務。他透露,目前主要客群為零售客戶,未來將會考慮會否擴展至中小企市場。

WeLab 虛擬銀行董事局主席陳家強認為未來兩年虧損屬正常,同時透露將不會打價格戰。

虛擬銀行的安全性與傳統銀行無分別

根據金管局的虛擬銀行守則,金融管理專員不預期虛擬銀行設立實體分行,因此預期虛擬銀行的人手及舖租成本將會大減。陳家強表示,WeLab 虛擬銀行將會把資金放在保安方面,預料 IT 及系統將會成為最大投資。雖然市場一直擔心虛擬銀行的網絡安全議題,但陳家強認為傳統銀行所有支付交易都透過網上或電子化,因此強調虛擬銀行的安全性與傳統銀行無分別。

對於金管局要求虛擬銀行遵守適用於傳統銀行的同一套監管規定,陳家強認同金管局做法,他認為虛擬銀行的存款資金充足率、五十萬元存款保證及網絡安全均與傳統銀行無異,將會增強消費者信心。

未來兩年虧損屬正常,不打價格戰

一般展開新業務都需要投入人力物力,投資者最關心回報及回本期。陳家強指出,初期公司會投入不少資金,例如:科技及人才招聘等固定成本,但隨著生意建立,相信會逐步追回成本。他表示不方便透露投入金額,但坦言不介意首兩年虧損,「希望到咁上下可以收支平衡,我認為兩年虧損是正常的。」

金管局表明將關注虛擬銀行於沒有中期獲得盈利的可信計劃之下,在開業最初數年承受巨額虧損以積極擴展市場佔有率。陳家強回應 WeLab 虛擬銀行不會打價格戰,他認為,從市場策略來說,價格戰不會持續,而最好的策略是提供合理及優良的產品、服務及收費給顧客。「有時候顧客心理或我個人心理上,我不介意收費,但我需要透明度,我要知道何時收費,很清楚的,大家也不會有問題的。」

▲短期不考慮分拆虛擬銀行上市

短期內不考慮分拆虛擬銀行上市

去年 WeLab 虛擬銀行母公司金融科技平台 WeLab 向港交所提交 IPO 招股書,惟於今年初上市申請失效狀態。被問到 WeLab 會否重啟上市計劃?陳家強回應現時只擔任 WeLab 虛擬銀行的董事會主席,不代表整個集團說話,因此不便評論。但目前 WeLab 虛擬銀行取得牌照後,將會集中精力做好牌照,遲點才考慮上市的事宜。

而 WeLab 虛擬銀行獲得牌照後,牌照將會成為公司重要的資產,被問到將來會否考慮分拆虛擬銀行業務上市?陳家強認為不會是短期的事,首要工作是做好銀行的品牌、客路及市場定位。

read more
人物專訪市場營銷電子商務

【人物專訪】Becky Ho:從傳媒到線上線下創業  轉型有賴大數據分析

P9440467

踏入社會若干年的上班族不少都害怕走出安全圈(comfort zone),擔心浪費了既有工作經驗。其實年月累積的歷練無法取替,過往的努力往往會在勇闖新天地時發揮意想不到的作用,對此,Hahahaflorist 創辦人 Becky Ho 體會尤深。

飲食雜誌和網上花店本來風馬牛不相及,然而 Becky 創業啟程後卻發現昔日的工作經驗、訓練和人脈對日後經營有一定幫助。Becky 原是飲食版記者,6 年前正值「奔 3」關口,除因「三十而立」是時候重新審視人生方向,亦適逢當時處於傳媒低潮期,前景並不明朗,促使她另謀出路尋求突破。

沒料到這個突破竟會伴隨她人生的新一章而來。

read more
人物專訪專題特寫

【人物專訪】梁成琯:離開是為了走更遠的路

大公司高層離職一向備受關注,時任 EMC 香港及澳門區總經理多年的梁成琯(Gabriel)早年在 Dell 正式對外公布收購 EMC 前突然宣布退下戰線,自然更受注目。

正當大眾猜想 Gabriel 下一步將加盟哪家 IT 巨劈之際,他卻選擇了回歸校園。

重返校園後,Gabriel 並沒有因此將職場所學拋諸腦後,反而更貫徹對轉型(transformation)的追求。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致知在格物,Gabriel 認為要成功實踐企業轉型,首要從自身做起,加深了解轉型到底是甚麼一回事,因此正好利用這段空檔進修增值。

「當然,我可以揚帆逐浪打哥爾夫球輕鬆過退休生活,為何一把年紀還要苦讀博士呢?就是因為有不明白的地方。世界走得太快,轉變是必須的,但要怎麼變呢?我想要一個答案。書中自有黃金屋,讀 Engineering 出身令我深信凡事必有對應的方法,因此我決定回去唸博士,嘗試從學術角度尋找答案。」

Gabriel 坦言雖然當管理層多年經驗豐富,但當局者迷,有時在職場愈久愈看不清。「唸博士的日子實在深受啟發,亦令我變得 humble(謙遜)。還記得最初準備論文的 thesis proposal(論題提案),與教授面談後結果他認為若放諸商業社會可能『make sense』(合理),但就學術角度而言卻不可行。一句負面的回應在老闆眼中可能是實事求是,但卻往往扼殺了同事的熱忱、努力、創意和創新;在教授身上我學會了『inclusion』── 如何抱持開放態度,接納並融合他人意見。」

實踐所學實戰轉型

想不到學術研究亦引領 Gabriel 日後加盟 HPE,出任 HPE 香港及澳門董事總經理。

畢業後,昔日同儕主動與 Gabriel 接頭,問他可有意加入 HPE。Gabriel 素來熱愛挑戰,之所以會在同一家公司工作十多年,並非不願離開安全圈(comfort zone),而是因為 EMC 不斷轉型和擴充發展,先後收購 VMware、Documentum 等多家公司,沒有一刻停下腳步,挑戰一浪接一浪。

「要是 EMC 一成不變,我早就離職啦!」

是以 Gabriel 當日被獵頭的即時反應是像 HPE 那樣「老牌」的 IT 公司一定十分守舊沉悶,故此興趣缺缺;然而認真了解過經重組後的 HPE,發現竟跟印象相距甚遠。「原來真有一家公司會如此透徹地落實企業轉型,講 edge-centric、cloud-enabled、IT delivered as-a-service。我覺得這樣清晰明確的方向是相當好的策略,加上大學研究原來並非紙上談兵,現實商業社會也有公司確切執行,令我雀雀欲試實踐所學。」

雖然訪問後尚有會議安排,Gabriel 仍雀躍萬分,堅持帶 Unwire Pro 參觀新近裝修完畢的辦公室,且言談間不時透出自豪之情。原來上任之際,公司決定一改傳統裝修,Gabriel 即時摩拳擦掌迎接首個挑戰,更親身參與設計,務求令開放式現代辦公室能在提高工作效率之餘更人性化、增加人與人之間的互動。

「我當 GM 那麼多年第一次無房坐!」不過 Gabriel 笑指那是他的主張,「這是好的轉變,能拉近上司與下屬的距離,方便我聆聽下屬、回應他們的問題。也是我堅持要建一個華麗寬敞的會客室,視像會議器材設備也是一流的,因為一個優質的工作環境能予員工歸屬感;還有流動會議室、開放式工作空間等等,設計一點不輸 WeWork。」

的確,裝修前後的 HPE 香港辦公室形象可謂 180 度大轉變,也難怪 Gabriel 會引以為傲。

▲HPE 香港及澳門董事總經理梁成琯上任後首個挑戰便是參與設計全新的現代化辦公室,提高工作效率之餘更人性化、增加員工之間的互動溝通。

去蕪存菁更上一層樓

改變的不單是外在形象,還有最根深柢固的管理思維和習慣。

傳統 IT 廠商要向客戶推銷產品方案,往往先打探對方該年有多少 IT 預算再作規劃,然後由行銷人員帶着相關產品方案簡介冊子向客戶詳細介紹。但 Gabriel 認為隨着網絡多媒體和社交媒體的普及,公司若想了解一件產品有多重渠道和大量網上資訊,不必靠產品經理講解功能,因此公司必須推動更深層的數碼轉型,了解客戶的營運需要和痛點。

「企業 IT 不似從前,再沒有每年 10% IT 預算這種模式可言。如今的企業 IT 已被納入業務規劃當中,能為公司賺錢的、帶來創新價值的便值得投資。如果部署一個新方案可為公司帶來 2 億生意,那花 2 千萬又算得上甚麼?企業重視的是 ROI(投資回報率)和創新,要爭取生意,必須刺激客戶需求,為客戶提供意想不到的效果。GoGoVan 其實不就是從前的『雞記』(電召客貨車服務)?為甚麼『雞記』也能成為 IT 獨角獸呢?正正因為創新、能迎合用戶需要、刺激市場需求。」

Gabriel 強調企業 IT 預算源自 ROI,產品經理和行銷人員首重創意互動,不應浪費精力在產品簡介之上 ── 不是計算如何贏得企業既有的 IT 預算,而是為客戶創造價值、提升 ROI,從而製造市場需求和 IT 預算。

讓步與堅持

企業數碼化轉型有捨有留,努力向前邁進之餘,Gabriel 認為好的政策可加以改善,亦不可能要求所有人都以同一步伐前進。對擁抱轉型的員工,公司樂於培育;至於抗拒改變的一群亦會有相應安排,確保能各司其職、照顧周全。

「認識多年,我這個人大家都很清楚 ── 我每朝準時 8 點便安坐 office,開工前便已讀完所有電郵。過去,我會要求下屬跟我一樣辛勤自律,但這始終是我的個人習慣。如今,我仍然堅持每朝 8 點上班,但下屬工作會彈性一點,不能太苛刻,太苛刻會令員工變『dry』,一個人『乾』了又何來創意?為了鼓勵員工的創意,讓他們發揮所長,能以 IT 代勞的話,讓他們專注人性化的工作會更有效率。唯獨衣著要得體正式這一點不容讓步,因為這是待客和工作態度的體現。」

還有一點堅持,就是待人以誠,亦可謂 Gabriel 的生意哲學。Gabriel 深信因果循環,尤其在商場上,一件壞事都不能做,這不單是破壞誠信的問題,更是他個人的道德底線和原則。

「我敢誇口,你問任何一個客 Gabriel 曾否對他們做過壞事,答案是絕對的。當年雷曼事件,許多企業遇上難關,我還主動接觸客戶,向他們提出回收尚未部署的系統,因為共渡難關是我打工做生意的基本原則。我寧願不夠生意,最壞打算不過被辭退,但人家做老闆當真會破產!做生意也要講道德,這是我的原則和底線。」

Gabriel 明言自己對破壞道德承諾零容忍,因此深深慶幸公司和他一樣重視承諾。

▲Gabriel 強調做生意亦須堅守原則和道德底線,對破壞承諾零容忍

當千里馬遇上百樂

訪談間,Gabriel 多次強調人與人互動的重要性,這大概源於他的切身體驗。

回想中四那年,向來精於算術的他於課堂上忽發奇想:苦學算術到底是為了甚麼?反正日常生活又用不著。那個「為甚麼」在 Gabriel 腦海盤旋不去,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之際,或許因露出一張魂遊太虛的臉觸怒老師,竟遭扔粉刷!

「那一幕十足《逃學威龍》,當真一個粉刷扔在我身上!」Gabriel 說得繪影繪聲:「那一刻我驀然驚醒,完全不曉得發生了甚麼,竟惹得數學老師如此生氣,還將我趕出課室門外罰站。」

年少的他以為不過沒留心聽課,又非犯了甚麼大錯,既已受罰便如常上課吧,豈料翌日數學老師仍二話不說把他趕出課室罰站。到了第三天,既疑惑又不忿的他繼續在走廊罰站,遇上時任訓導主任的修士經過,決定放學後召見他,當下 Gabriel 覺得糟糕頂透。

「罰站了 3 日,今次更被訓導主任召見,後果肯定更嚴重,難不成要記過踢出校?」Gabriel 形容當日進入訓導主任室後眼觀鼻、鼻觀心,正憂心又要受罰,修士卻語氣溫和地著他坐下,細細道出被罰的原委。

結果修士非但沒有責備他,反問 Gabriel 錯過了 3 日課堂可追得上進度,若不,他可於下課後親自替 Gabriel 補課。

「當時我就想:為甚麼待遇差那麼遠呢?一個用粉刷扔我、要我罰站,一個卻那樣和藹可親,還要替我補課?彷彿由地獄上了天堂!那位修士還是史丹福大學的 Master,論資力比數學老師強多了!要是當真由修士指導,我當然是賺到了,但我沒有。其實那些中四、五的數學課程我早就全學會了,根本難不倒我,所以最後並沒有請修士替我補課。雖然他沒有實質上給我指導,但他對學生的用心卻深深感動了我,至今難忘。過後我發奮向學,就是為了不叫他失望,希望能夠 make him proud。愛是最大的原動力,因為這份被愛被關懷的感動,令我日後更勤奮更努力。」

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影響之深遠往往超乎想像。因為修士當日的一份關懷,成就了今日的梁成琯。

施比受更有福

或許正因如此,Gabriel 希望能將這份關懷推己及人。加上作為一個基督徒,施比受更有福的信念早植根於他的 DNA,因此 Gabriel 身負多項公職卻從沒打算過要藉此廣結人緣,而是真心為社會奉獻。

「許多人以為我參與童軍事務是情意結,事實我從未當過童軍,只是堅信小朋友才是香港的未來,多一個童軍就少一個壞人。很神奇,一旦穿上童軍制服,他們便會變得自律,絕不會胡來。當公職擴人脈?抱這種沽名釣譽的心態認真嘥氣!若非真心付出不如不做。所以我跟他們說,社交場合不必找我,我只會出席有『仔』(童軍)的活動。當公職就是要放下身段,人人都是義工,並沒有高低之分,無論當副主席還是斟茶遞水皆服務同一個 board(董事會),服務社會為之平衡。」

誠然,活動過後他和那些童軍很可能再也沒有交集,Gabriel 亦坦言過後未必會記得他們,但仍深信交流是有意義的。畢竟對小朋友來說,並非人人有機會接觸跨國企業高層,或許該次交流能對他們有所啟發;而且教學相長,Gabriel 的參與亦有助刺激思考。以童軍為例,組織雖然龐大,但每次活動有條不紊,全因採取小隊制(5 至 7 人一組)運作方式,能確保資訊傳達清晰,避免以訛傳訛容易產生混亂。如此模式亦可放諸企業營運,一個部門即使由數十人甚至過百人組成,仍可劃分每個上級只管理數個直屬,再由直屬傳達指令予他們的下級,確保政策劃一,同時可加強互動和溝通,拉近員工的距離。

人工智能(AI)再發達,始終無法取代人的創造力、想像力、愛和信念。雖說人是企業網絡保安中最弱的一環,但透過互動和溝通,也可以成為推行企業數碼化轉型最有力的一環。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