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區塊鏈科技

加密貨幣區塊鏈科技科技專欄

「Merkle Tree 儲備金證明」如何驗證交易所資產?

No words@4x

FTX 由擠提、停止用戶提取資金、白武士出現再消失,最後到申請破產,在一周內全部出現,市場對加密貨幣失去信心,從而拋售所持有的加密貨幣,觸發市場暴跌。亂市下,有人誤將矛頭指向去中心化金融。但分析隨即帶出儲備金證明的重要性。

先從去中心化金融說起,今次 FTX 事件源自於 FTX 被指其姊妹公司 Alameda 資產負債表內,大部份都是 FTX 發行的原生代幣,這些憑空印出來的代幣,引起市場質疑 FTX 財務狀況。FTX 其實屬於中心化交易所,在 FTX 中進行交易,交易者需要將資產存放在交易所中(託管制度),所以當交易所出現財務問題,會出現交易者無法取回資產的狀況。

這種中心化的託管制度,在傳統市場經常會見到,以股票交易為例,投資者需要先將資產存放在證券商,才可進行股票交易,而交易後股票亦會存放在證券商(即存倉)。這種方法好處是能夠確保交易雙方均有足夠的資產進行交易,避免所謂的「無貨沽空」或非法沽空,這個交易途徑唯一風險就是證券商倒閉,而確保證券商持有足夠資金則是證監會的職責,這亦是監管機構有意出手監管加密貨幣的原因之一。

但目前加密貨幣尚未有制度監管,加密貨幣界又如何給予市場信心?這就是儲備金證明(PoR)出現的目標,PoR 是由加密貨幣持有者建立的公開儲備金證明,向儲戶證明其償付能力,情況類似目前上市公司的審計制度。

目前上市公司每半年及一年,部份每季均會發表財務數據,有關財務數據需要有獨立核數師進行核數,以確保數據準確無誤,公司資產不會「不翼而飛」。不過,這個核數時間大多受時間限制,投資者最多只可以在核數師報告中「及早發現」,但由於涉及刑責(因受監管),「不翼而飛」才不常出現。

在 FTX 事件後,Binance 行政總裁趙長鵬所建議的 Merkle Tree 證明儲備金情況,即是透過區塊鏈中的 Merkle Tree 數據結構進行驗證,查看儲備金有否被動用。交易所提供的儲備地址或用戶於交易所內使用的地址均可用此法進行驗證。由於每個交易都會影響 Merkle Root 的最終 Hash 值,若有任何交易出現 Hash 值將會改變,即代表有異常交易紀錄,固無法通過驗證。簡單而言,用戶只需要按規定將自己的賬戶進行一次 Hash 計算找到在 Merkle Tree 的位置及鄰近節點,再一層層向上計算,就會得出 Merkle Root,若與官方公佈的一致,就說明儲備金準確無誤。

不過,這種方法只是靠交易所提供其擁有儲備地址的私鑰簽名來證明該地址的擁有權,然後查詢賬戶餘額及地址餘額,但無法證明地址確切屬於該交易所。

事實上,市場尚有一些交易所如 UniSwap,這些去中心化交易所只是單純一個平台,使用者在交易時才將自己的錢包連接到交易所,交易後資金亦會即時回到自己的錢包中,交易結束後,錢包連接便可斷開。情況就像去超級市場買雞蛋,買完雞蛋即帶回家,超級市場即使倒閉亦與你無關。

區塊鏈、去中心化金融,加密貨幣等,這些並不是艱深難明或者誘騙財產的詞匯,而是改善人類生活的科技,讓市場更公平運作的工具。了解技術用途才可以選擇最合適自己的工具,大眾及開發人員都應該深入了解技術特性,方可令市場持續健康發展。

梁永熹

區塊鏈科研創辦人及行政總裁

read more
加密貨幣專題特寫

尋找 Crypto 炒賣以外用途 社企發幣建傷健共融社群 NFT 籌收入 DAO 續經營

BannerAds

當社會上仍有一大群人未了解區塊鏈的運作,或不相信 DAO 作用的同時,有位老闆卻視 DAO 為旗下社企的延續方式,即使在創辦人一旦遇到不測,透過 DAO 讓社企可持續營運,目標並非個人或後代的利益,而是讓一群自閉症人士,擁有一個渠道和平台,以正常人的身份向公眾展示作品。

教自閉人士製作手遊動畫

這個項目名為 KiiTOS Galaxy,由「總有路走」樂齡科技工作室製作,其 OpenSea 簡介這樣寫道,KiiTOS 是芬蘭語,具有「對人感謝感恩」的意思,項目製作人認為,每一個人都需要有一顆快樂而且感思的細胞(KiiTOS Cell),而這個項目製作人就是施德利。他解釋項目名稱的由來時說:「太太在做資料搜集的時間發現芬蘭語聲調很好,KiiTOS 不單是發音好聽,字的結構上以 OS 作結尾,平時做 IT,甚麼都是 OS,KiiTOS 就好似有一個感恩感謝原素的作業系統。」

施德利的社企多年來培訓弱勢人士開發手機遊戲或應用程式,讓他們有謀生技能,他說:「我們的員工大部份都自閉症人士,大約佔 95%,餘下 5%是長者或者家長,自閉症人士有個特性,就是專注,但時間不長,所以難以像一般人上班 8 小時,但 4 小時、3 小時,甚至 1 小時工作,他們完全沒有問題,超強專注力更令他們能在 1 小時內完成普通人半日的工作。」

施德利本是遊戲製作人,近年跟太太合辦社企教導弱勢社群如何開發遊戲軟件和動畫創作,拿過不少重要的科技獎項

有關社企多年來培訓多名自閉症人士製作手機遊戲及動畫,由他們製作的遊戲,在 Google Play 及 Apple Store 的下載次數已接近 500 萬。在應用程式下載中,下載的人並不知道這些作品原來由弱勢社群創作,而且這些遊戲評分很好,平均有 4.5 至 4.9 分。所以他經常向同事說:「你們在公眾面前達到 90 分。」亦都證明在資訊科技平面化後,弱勢社群並非只能從事體力勞動工作,亦可從事一些較體面的工作。

冀藉 DAO 永續社企營運

至於將社企邁向 Blockchain、Web3、NFT 及 Token 方向發展,是源自於施德利的太太腦幹中風後,再不能從事培訓工作,所以為社企尋找第二個可能性,施德利說:「太太中風後,腦幹只餘下三成功能,七成已經壞死,所以想將餘下的東西用 DAO 去運作,其實太太對區塊鏈相關的事物相信程度高,我視之為工具,但她已視之為她的延續。」這就是「總有路走」樂年齡工作室的創立原因,希望藉著區塊鏈及去中心 DAO 運作模式管理培育基金,永恆延續。

過往施德利亦有為這些自閉症人士的作品以文章內容作記錄,「因為以他們的能力不可能拿到 ISBN,亦都不可能拿到版權,證明這些東西是他們的,因為申請一個版權費用較他們的工資更高,但我們可以將它記錄在區塊鏈上,向外面表明這些東西是屬於他們的。」而 LikeCoin 就是施德利為這些自閉症人士作品作出文字記錄的工具。

施德利太太 Tiffany 於 2021 年初腦幹中風,經過一年多的復康期,開始重新投入社會,但感到體力大不如此,冀設立 WEB3 公益社區永續社企的營運

在 NFT 流行時,施德利就希望可以透過 NFT 令到這些作品,發展成可交易、可發揮的東西,「我希望可以建立一個社區,希望支持這些自閉症人士的人,可以透過買 NFT 得到他們的作品,我亦希望支持的人本身亦是創作人。」這些 NFT 作品創作,創作人未必是自閉症人士,可能是其他創作人,以自閉症人士特色為本的創作,例如自閉症人士專注力強,強到可以發出死光,又或者是耳聽八方,諸如此類。這些不同的能力形象化後的創作可轉化成 NFT,當收藏家將 NFT 使用作為 Profile Pic,將給予這個社群一個很大的認受性。

出版 NFT 慈善收藏籌措收入

項目會引入去中心化 NFT Puzzle 模式,工作室創作或購入畫作後,若有收藏家希望擁有作品實物或原版 NFT,只需要在市場上購入 16 份同一作品 NFT Puzzle,代表有權獲得作品的擁有權,收藏家再將有關 NFT 及後續金額發送至工作室錢包,便完成交易,工作室持有的 NFT Puzzle 亦會同時銷毀或不再發售。

NFT 圖像只是整個項目的其中一部份,更重要的是引入創作人共同創立建立社群,目標凝聚幣圈及 Web3 的朋友,一起倡導「傷健共融」的社會。NFT 持有人將會在明年第一季開始獲發放$KiiTSO 治理代幣,Token 將會有投票權,協助公益社區的治理及為培育基金的撥款項目投票。

過往施德利曾運作過 Token 流動性資金池,因此知道如何運作,亦會讓玩家知道 Token 的合理價錢,Token 的上限是 100 萬個。透過資金池運作及銷毀購入的 Token,就可以確保 Token 的價值,保障持有人得到應有的回饋。而 KiiTOS Galaxy 所籌得的款項,85%將會撥入培育基金及社企工作室的日常運作,培育身心障礙人士成為創作人。

施德利認為,WEB3 是必然而來的趨勢,今天任何事物都可以化為區塊鏈、NFT,未來甚至逐漸匯聚成所謂的「元宇宙」。只要建立的社區穩建,就有信心順利走出熊市,進入下一個牛市。

時間站在 WEB3 這一邊

區塊鏈、加密貨幣、NFT 及 Web3,這些種種正構建未來元宇宙的世界,目前元宇宙正處於發展的初期,甚至有評論認為只是構思,外國科技巨頭對元宇宙的看法亦見分歧,經營本地 NFT 交易平台 Popsible 創辦人顏昭輝 Sam 認為,近期種種不消息,如 Meta 員工不太用 Horizon,Decentraland 每月活躍用戶不多,這些是新技技發展初期必經階段。

他說:「有多少人會在 Metaverse 上逗留 5 小時?大家心裡有數。」但他認為這並不代表元宇宙沒有發展空間,每個行業都有發展周期,這並不是權衡一個行業發展前景的指標。

不管密碼貨幣抑或是元宇宙,近來都有不少壞消息,顏昭輝認為任何行業都有發展周期,但只要能吸引千禧世代使用,有關產品和模式最後終能成為標準。

元宇宙屬於改變人類行為模式的一種科技,這改變不少生態環境,習慣是需要時間改變,待市場接收更多相關用例,獲得更多人認同,就會是元宇宙高速發展時期。他認為,千禧世代於未來十年將會是進入最具生產力的年紀,為社會創造最多價值,元宇宙的未來就是由這一批人去推動,更重要的是,這些人社交定義較老一輩的並不盡相同,他們網上與現實社會的朋友已經是各佔一半,他們的價值觀亦有所不同。

他認為,今日的明星效應,未來可能是Avatar效應,今日實體商業活動,未來可能是網上商業活動,大家創造一個網上身份不單是進行遊戲,而是進行社區或商業活動,將會是未來元宇宙。目前尚未知道哪一種方式,又或者哪一間公司會跑出,但只需要使用人數有足夠多,尤其是吸引到千禧世代使用,就會是未來元宇宙的標準模式。

訪問內容

 

撰文:KLOE

編輯:尹思哲

read more
區塊鏈科技科技專欄

一篇文看懂區塊鏈

blk news

我們經常說區塊鏈日後將會融入我們每一日的生活,但大眾對區塊鏈仍然一知半解,為甚麼區塊鏈發展至今已經超過十年,仍是一個看似熟悉,但陌生的一個名詞?更重要的是區塊鏈究竟是甚麼?

最早的區塊鏈概念,由區塊鏈之父 Scott Stornetta 及 Stuart Haber 發明,早在 90 年代提出用時間鏈來解決文件認證的構想,其後再結合由 Ralph Merkle 發明的 Merkle Tree(資料驗證結構),在 90 年代末,作了一個無法竄改文件時間的記錄,成為史上首個區塊鏈。

其後比特幣於 2009 年誕生,價值大升帶來知名度大增,結果卻紅了比特幣,但大眾對區塊鏈作為比特幣底層技術的了解仍然少之又少,甚至誤認為比特幣就是區塊鏈。直至區塊鏈在各行各業的應用與日俱增,大眾才對區塊鏈這個名字有所聽聞,但對其用途仍一知半解。

說到底,區塊鏈是甚麼?IBM 將它定義一個共享、不可篡改的賬本。這個解讀與比特幣不無關係,比特幣發展的原意就希望透過採用密碼技術來控制貨幣的生產及轉移,其中並沒有中央的發行機構(央行),及中介機構(銀行)。由於主體是貨幣,用作記錄交易的自然是賬本。

至於共享這個特性,是區塊鏈的本質使然。由於區塊鏈背後是透過使用密碼學產生資料塊(用作記錄賬目),新增資料塊總能連結到上一個區塊的資料形成一條區塊所有交易歷史都會儲存在每一個區塊上,形成區塊間的共享,全部交易都可追蹤,而密碼學中的演算法則確保交易記錄無法篡改。

不過,所謂的「不能篡改」是有條件的。所有區塊鏈都需要一套完善的共識機制,例如比特幣的工作量證明 (PoW),而這共識機制也有可能被打破,就是當機制裡超過 51% 的投票權都被惡意參與者控制。在一個公開而多人參與的區塊鏈上,這是幾乎不可能的,即使惡意參與者最後能「得手」,單一的襲擊成功有機會帶來的整體虛擬貨幣信心打擊都可說是得不償失。這種機制塑造了區塊鏈去中心化的特性。

區塊鏈最早廣為人知的用途在比特幣,所以區塊鏈在加密貨幣板塊得到迅速發展。其不能篡改、不能刪除,可以追縱的特性,加上只要確保輸入的資料準確無誤,就可以加快商業上的必須程序 —— 這就發展出智能合約只要滿足預定條件,合約可以自動執行,免去人手處理可能出現的錯誤,同時亦加快合約履行的速度。智能合約則促成了去中心化金融(DeFi)的出現。DeFi 平台推出各種金融服務,例如可以讓用戶向其他用戶借出或借入資金交易加密貨幣,也可買賣不同金融產品等所有服務都不需要傳統金融機構如銀行、證券商作為中介。

用戶在區塊鏈上的身份認證就是公鑰(Public Key),這是唯一可用作識別區塊鏈網絡參與者的資料,而每個用戶都有一條獨有的私鑰(Private Key),公私鑰結合使用作加密及解密,以及身份認證。如此免去傳統中介最重要的 KYC 工序。

區塊鏈可以儲存的當然不單止賬本,基本上所有資料都可以儲存,因此從本質上它屬於資料庫機制,各行各業都開始逐步採用例如在醫療行業中可用來追蹤藥物來源、在物流行業中則可追縱貨物移動加上智能合約,更可以在貨物到達港口的一刻,就自動轉賬付款,諸如此類。

現時區塊鏈應用仍在發展階段。因為每個行業的商業運作都可能涉及中介、信任問題、資料共享等此,不同行業的公司都可發展出適合自己的區塊鏈,再配合不斷的研究及推動當行業將區塊鏈應用在不同的情景上,解決現有的運算限制,區塊鏈將融入我們日常生活。

區塊鏈科研創辦人及行政總裁

Jase Leung

read more
區塊鏈科技專題特寫

區塊鏈上的收藏者社群 史料威士忌 NFT 講心又講金

1664699087296

幣市仍未走出熊市陰霾,但本港 NFT 發行商仍對發行新 NFT 樂此不疲,當中亦不乏具有趣、有意義,甚至香港特色的項目,經已聚集一群志趣相投的人共建社群,逐步將新科技與現實世界結合,在熊市下,默默為這項科技推向新的序章。

歷史意義永保存

SCMP ARTIFACTS 就是其中一員,將香港歷史逐一轉化成為數碼收藏品(NFT),透過區塊鏈將這些具有歷史性的事物保存,首批發行的 NFT 是南華早報在 97 年的全部頭版,第一部及第二部在推出後不久就售罄;其後再推出一系列與珍寶海鮮坊的相關歷史資料,市場反應亦非常理想。

這個項目的製作人 Blockbusterslab 創辦人之一 Kyle Leung 說:「事實上在未有區塊鏈之前,互聯網內容每日以 1%的速度消失,而 SCMP 這個項目就是希望可以保存這些具有歷史意義的事物。區塊鏈是一個很好的媒介,在定義上它是一個永恆的伺服器,即使其中一個區塊因某種原因而消失,資料仍會在其他區塊的註腳存在。」

而上述幾個系列的 NFT 只是 SCMP ARTIFACTS 路線圖的其中一部份,它是想做到一個網絡,現實上可能是以一個市場,一個元數據(Metadata),令到具歷史性的數碼收藏品有一個 Metadata 去收集,簡單來說就是在一個地方,譬如說輸入英女皇,就可以找到全部歷史收藏品。

有別於市場上大多 NFT 項目,這個項目與香港關連度極高,Blockbusterslab 另一位創辦人 Jamie Cheung 認為:「這是一個學習過程,因為大家對歷史 NFT 熟悉度不高,但喜歡歷史或具有歷史價值物件的卻大有人在,只是大都停留在收集實體收藏品,當市場逐步接受將這些物件轉移至數碼世界上,歷史 NFT 的潛力可以好大。」

Blockbusterslab 為 SCMP 策劃及製作 NFT 項目 ARTIFACTS,區塊鏈上保存歷史資料。

威士忌交易市場

除了這個與歷史結合的 NFT 之外,Udomain 創辦人章濤全球首個威士忌會藉 NFT 項目 Angel’s Share,就是將實物與 NFT 結合,這個項目透過空投 13 個 NFT 給會員,當中 12 個 NFT 是各自代表 12 支來自蘇格蘭 12 個不同地區的威士忌,而第 13 個則是原桶 200 升的威士忌,會員可以投票決定用那一種酒桶作過桶程序,變相參與釀酒工序。

章濤指出,項目最大特色就是會員可以決定最後索取這些威士忌自行享用,或者將威士忌保留並交由酒莊 Barley Nectar 儲存,若決定保留則會有 10 年免費儲存,而選揀索取實物的會員,所持有的 NFT 則會註銷,餘下的 NFT 圖則與 JPG 無異。

他說:「整個過程均會在區塊鏈上進行,會員可以見到有多少人索取實物,在供求關係下,越多人索取實物,餘下的實物威士忌則會越來越少,價值自然會水漲船高,這就可以符合到消費收藏品的特性。」

原桶威士忌交易在亞洲屬於新事物,在歐洲其實十分普遍,交易一經確認,桶主就會收到擁有權證明書,相反若只持有一支具價值的威士忌,卻僅可以進行實物交易,而章濤這個會藉 NFT 則可以讓持有人毋須持有實物進行交易,換言之,讓威士忌增加多一個交易市場。

Angel’s share 本指威士忌裝在橡木桶過程中自然蒸發的部分,拿來命名是次 NFT 項目也十分合適,取其意 NFT 持有者就是那名「品酒的天使」

優質社群價值高

在具創意、有意義的 Web 3 項目爭取在熊市跑出之際,原本已擁會員制大品牌亦大量投入資源進入 Web 3 世界,Jamie 認為,歸根究底原因是傳統的市場關管理溝通單向,最多只是在不定時提供優惠,而在 Web 3 的社區,所有會員的參與度增強,因而可以聚集一群理念相近的人。

章濤亦說:「人是社交動物,我們有興趣參與自己趣味相投的團體,又或者想與一些可以向其學習的人在一起,而又不會被學習對象嫌棄,NFT 的出現就可以滿足到。」

從技術上,Kyle 指出,區塊鏈可以將舊有會員制的封閉經濟體開放,變相將內裡的經濟潛力解封,區塊鏈是開放網絡,大家均使用相同的加密貨幣,不同的會藉派出來的獎賞變成大家都可以承認的代幣(Token),這些獎賞釋放出來的價值可以拾級而上。

另一方面,區塊鏈亦可以解決信任問題,Kyle 舉例說,亞洲萬里通在疫情過後將制度改變,令原有的里數消失,由於系統屬私人擁有,在管治上會比較一言堂,但區塊鏈則會令消費者在整條方程式上權重大大提髙,最少規定設置是公開的,系統具有透明度。

章濤在英國找到蘇格蘭酒莊 Barley Nectar 的第三代傳人 Alistair MacDonald 合作,共同推出威士忌會藉 NFT 項目 Angel’s Share

入行 Web3 是時候

Jamie 補充,區塊鏈有白皮書(White Paper),所有條款都白紙黑字,將以前所有決定權全在發行人身上的生態改變,市面個別的 NFT 甚至有投票權,可以投票選出持有人認為合適的人士進入公司,然後修改社群中類以憲法的東西,雖然這並不能令一夜間倒閉的情況不再出現,但這種透明度確確實實加強消費者的力能,令投資者或消費者有一個截然不同的權力制衡。

Kyle 認為,市場泡沫在發展過程中是必需的,令更多人投入資源在這個項生態的發展上,而熊市可以冷靜市場的情緒,讓大家看清楚項目,篩走投機,這些科技在人類社會中的價值何在,「在兩至三年之後,當市場或經濟復甦後,區塊鏈在我們的生活中將會有另一個全新的身份或價值。」

Blockbusterslab 除了是 SCMP ARTIFACTS NFT 的發行商之外,同時亦會組織會議及活動將業內人士聚集並組成網絡,希望建成一個良好的生態環境,同時亦正籌組基金,希望可以投資於一些處於早期階段的 Web 3 應用項目或企業。

雖然 Web3 目前並沒有在 Web2 出現如 FB、Google 等科技巨頭,但 Kyle 認為卻不乏一些「必殺」使用案例,例如跨境支付,過往透過銀行之間過戶,可能需時兩三日,但區塊鏈就可以做到所謂的「錢包到錢包」,對於生意人而言,三日就是三日,對資本效率的影響可稱得上是根本上的改變。

Blockbusterslab 在繼 ARTIFACTS 之後,又跟馮德倫的 Departed Apes 合作;共同創辦人包括 Kyle Leung(右三)、Jamie Cheung(左二)及 Rubio Chan(左一)

Jamie 認為,區塊鏈是對人類社會改進的一種科技,可以解決目前在互聯網上遇到的問題,而這項科技目前仍在演變階段,而開發者亦會不斷完善產品,這些不會一朝一夕發生,但這個由區塊鏈帶來的進化卻一定會出現,因此用今日的 Web3 與今日 Web2 比較意義不大,因為 Web2 都用了不少時間發展,而未來 Web3 未來會有最大贏家,可能會是好多個贏家去分享市場。

Web3 未來發展潛力大,Jamie指,基本上有興趣的都可以考慮入行,「正如FBGoogle這些大公司,內裡所需的工種很多,需要工程師一定是最核心,但當公司需要擴展規模時,宣傳、UIUXGame 3D之類全部都需要人材。」

Kyle 補充,有興趣入行的人可以多留意媒體相關的報道,多使用Twitter,因最新發展大多數先從Twitter流出,多了解社群,例如Growth and Community Manager就是用新方法去做市場策劃,多了解 Web3 文化,均有助有志者入行。

訪問內容

撰文:KLOE

編輯:尹思哲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