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加密貨幣

企業趨勢加密貨幣區塊鏈科技

LINE 也躋身發行加密幣?「LINK」謝絕 ICO 炒賣

LINK

儘管加密貨幣市值大上大落,加入 ICO 行列的初創依然前仆後繼,炒賣者繼續虎視眈眈。不過最叫人訝異的,是近日竟傳出連 LINE 也要發行電子代幣,還大玩區塊鏈網絡(blockchain network)「LINK Chain」的消息。難道日後可以在加密貨幣市場上炒賣熊大?

非也。

Not all cryptocurrencies are created equal。加密貨幣也不一定全用來炒賣,LINE 便明言不會進行首次代幣發行(ICO),用戶暫時亦不可進行任何 LINK Point 的兌換或交易。

LINE Corporation 既不放眼 ICO 炒賣,又不缺錢無須融資,發行首個電子代幣 「LINK」 (link.network)再配合同樣由 LINE 獨立研發的首個區塊鏈網絡「LINK Chain」推出,似乎是為了拓展並鞏固 LINE 生態圈、提升用戶忠誠度,同時透過消費及獎賞的雙贏關係,拉攏各大營運商將各類 dApp 服務加入 LINK Chain。

日本未通過監管審批

LINK 將於 9 月於 BITBOX 電子資產交易所獨家上市,但確實日期暫未有披露。據悉,LINE 將發行 10 億個 LINK 電子代幣,當中 8 億將作用戶獎賞之用,其餘 2 億則會由 LINK 的發行者 LINE Tech Plus 管理並作儲備之用。另 LINK 雖全球同步發行,惟日本方面礙於暫未取得相關監管機構的正式審批,因此在通過審批前,LINK 將暫時以 LINK Point 形式運作和使用。日本居民在使用 dApp 服務中所獲取的 LINK Point,可選擇於 dApp 服務中使用,或兌換為 LINE Points。

日本用戶雖然落後一步,且用戶暫時不可在任何加密貨幣交易所(包括BITBOX) 進行 LINK Point 的存款、提款、轉帳、交易或兌換,不過用戶某程度上可說是因禍得福。皆因目前 LINK 是以邀請 LINE 用戶透過使用 LINE 生態圈內的一系列指定服務而獲取 LINK 作為獎賞,而透過此途徑獲取的 LINK 將可在快將推出的 dApp 服務內作支付或獎賞用途,或用作支付 LINE 生態圈內的各類服務,如內容、商貿、社交(Social)、遊戲、交易等。不過有關方面表示,LINK 並不可用作於 LINE STORE 購買貼圖之用;惟因日本用戶所賺取的 LINK Point 暫時可兌換成 LINE Point,屆時便可以 LINE Point 購買貼圖,香港用戶就只有羨慕的份兒。▲LINK 將於 9 月於 BITBOX 電子資產交易所上市,首發 10 億 LINK 電子代幣,當中 8 億將作用戶獎賞之用。

推動區塊鏈生態圈發展

LINK 在 BITBOX 上市後將分發給交易所的註冊用戶,連同快將推出的一系列 dApps,BITBOX 將會成為用戶購買 LINK 及以 LINK 與其他電子資產進行交易的指定平台。舉例說,如果某用戶曾加入並參與其中一項與 LINK 相關的 dApp 服務,便可獲得某數值的 LINK 作為獎賞。此外,BITBOX 亦會提供獨家優惠予 LINK 持有人,例如支付優惠或交易費用折扣,以及眾多促銷活動等。

LINK 是透過由 LINE 構建的 LINK Chain(主網)運作。LINK Chain 是一個以服務為主的區塊鏈網絡,讓 dApps 可直接應用於 LINE 的通訊平台。由於 LINE 本身已具備構建平台基礎設施和大規模擴展網絡的專業知識和經驗,即使系統擁有大量用戶,亦能確保系統的穩定性,並將用戶的等候時間縮至最短,這些目前仍是分散式區塊鏈的弱點。LINE行政總裁出澤剛期望,隨著 LINK 的推出可建立一個便利及互惠的獎賞系統,以回饋一眾用戶。為推動區塊鏈生態圈的發展,LINE 將鼓勵並支援不同營運商的各類 dApp 服務加入至 LINK Chain,透過消費及獎賞進一步促進代幣經濟發展。

LINK 電子代幣小百科:

官方網站:link.network

名稱:LINK (日本地區為 LINK Point)

發行者:LINE Tech Plus (總部設於新加坡)

總發行額:隨著生態圈的發展總發行 10 億 (8 億為用戶獎賞;2 億為 LINE Tech Plus 管理並作儲備之用)

發行方法:LINK 只免費作為用戶獎賞

單位:LINK 為基本單位,cony 則為最小單位 (1,000,000 cony = 1 LINK);實際幣值則視乎上市後市場價格

LINK 可在以下服務類別使用:

1)    内容:支付音樂,影片和網絡漫畫

2)    商貿:支付產品/服務,折扣優惠和回贈

3)    社交:App 内付款系統和用戶間的電子轉帳

4)    遊戲:在遊戲內進行交易和改善遊戲角色

5)    交易:繳付佣金、費用折扣和 BITBOX 上的加密貨幣交易

read more
加密貨幣區塊鏈科技科技專欄

「Merkle Tree 儲備金證明」如何驗證交易所資產?

No words@4x

FTX 由擠提、停止用戶提取資金、白武士出現再消失,最後到申請破產,在一周內全部出現,市場對加密貨幣失去信心,從而拋售所持有的加密貨幣,觸發市場暴跌。亂市下,有人誤將矛頭指向去中心化金融。但分析隨即帶出儲備金證明的重要性。

先從去中心化金融說起,今次 FTX 事件源自於 FTX 被指其姊妹公司 Alameda 資產負債表內,大部份都是 FTX 發行的原生代幣,這些憑空印出來的代幣,引起市場質疑 FTX 財務狀況。FTX 其實屬於中心化交易所,在 FTX 中進行交易,交易者需要將資產存放在交易所中(託管制度),所以當交易所出現財務問題,會出現交易者無法取回資產的狀況。

這種中心化的託管制度,在傳統市場經常會見到,以股票交易為例,投資者需要先將資產存放在證券商,才可進行股票交易,而交易後股票亦會存放在證券商(即存倉)。這種方法好處是能夠確保交易雙方均有足夠的資產進行交易,避免所謂的「無貨沽空」或非法沽空,這個交易途徑唯一風險就是證券商倒閉,而確保證券商持有足夠資金則是證監會的職責,這亦是監管機構有意出手監管加密貨幣的原因之一。

但目前加密貨幣尚未有制度監管,加密貨幣界又如何給予市場信心?這就是儲備金證明(PoR)出現的目標,PoR 是由加密貨幣持有者建立的公開儲備金證明,向儲戶證明其償付能力,情況類似目前上市公司的審計制度。

目前上市公司每半年及一年,部份每季均會發表財務數據,有關財務數據需要有獨立核數師進行核數,以確保數據準確無誤,公司資產不會「不翼而飛」。不過,這個核數時間大多受時間限制,投資者最多只可以在核數師報告中「及早發現」,但由於涉及刑責(因受監管),「不翼而飛」才不常出現。

在 FTX 事件後,Binance 行政總裁趙長鵬所建議的 Merkle Tree 證明儲備金情況,即是透過區塊鏈中的 Merkle Tree 數據結構進行驗證,查看儲備金有否被動用。交易所提供的儲備地址或用戶於交易所內使用的地址均可用此法進行驗證。由於每個交易都會影響 Merkle Root 的最終 Hash 值,若有任何交易出現 Hash 值將會改變,即代表有異常交易紀錄,固無法通過驗證。簡單而言,用戶只需要按規定將自己的賬戶進行一次 Hash 計算找到在 Merkle Tree 的位置及鄰近節點,再一層層向上計算,就會得出 Merkle Root,若與官方公佈的一致,就說明儲備金準確無誤。

不過,這種方法只是靠交易所提供其擁有儲備地址的私鑰簽名來證明該地址的擁有權,然後查詢賬戶餘額及地址餘額,但無法證明地址確切屬於該交易所。

事實上,市場尚有一些交易所如 UniSwap,這些去中心化交易所只是單純一個平台,使用者在交易時才將自己的錢包連接到交易所,交易後資金亦會即時回到自己的錢包中,交易結束後,錢包連接便可斷開。情況就像去超級市場買雞蛋,買完雞蛋即帶回家,超級市場即使倒閉亦與你無關。

區塊鏈、去中心化金融,加密貨幣等,這些並不是艱深難明或者誘騙財產的詞匯,而是改善人類生活的科技,讓市場更公平運作的工具。了解技術用途才可以選擇最合適自己的工具,大眾及開發人員都應該深入了解技術特性,方可令市場持續健康發展。

梁永熹

區塊鏈科研創辦人及行政總裁

read more
加密貨幣專題特寫

尋找 Crypto 炒賣以外用途 社企發幣建傷健共融社群 NFT 籌收入 DAO 續經營

BannerAds

當社會上仍有一大群人未了解區塊鏈的運作,或不相信 DAO 作用的同時,有位老闆卻視 DAO 為旗下社企的延續方式,即使在創辦人一旦遇到不測,透過 DAO 讓社企可持續營運,目標並非個人或後代的利益,而是讓一群自閉症人士,擁有一個渠道和平台,以正常人的身份向公眾展示作品。

教自閉人士製作手遊動畫

這個項目名為 KiiTOS Galaxy,由「總有路走」樂齡科技工作室製作,其 OpenSea 簡介這樣寫道,KiiTOS 是芬蘭語,具有「對人感謝感恩」的意思,項目製作人認為,每一個人都需要有一顆快樂而且感思的細胞(KiiTOS Cell),而這個項目製作人就是施德利。他解釋項目名稱的由來時說:「太太在做資料搜集的時間發現芬蘭語聲調很好,KiiTOS 不單是發音好聽,字的結構上以 OS 作結尾,平時做 IT,甚麼都是 OS,KiiTOS 就好似有一個感恩感謝原素的作業系統。」

施德利的社企多年來培訓弱勢人士開發手機遊戲或應用程式,讓他們有謀生技能,他說:「我們的員工大部份都自閉症人士,大約佔 95%,餘下 5%是長者或者家長,自閉症人士有個特性,就是專注,但時間不長,所以難以像一般人上班 8 小時,但 4 小時、3 小時,甚至 1 小時工作,他們完全沒有問題,超強專注力更令他們能在 1 小時內完成普通人半日的工作。」

施德利本是遊戲製作人,近年跟太太合辦社企教導弱勢社群如何開發遊戲軟件和動畫創作,拿過不少重要的科技獎項

有關社企多年來培訓多名自閉症人士製作手機遊戲及動畫,由他們製作的遊戲,在 Google Play 及 Apple Store 的下載次數已接近 500 萬。在應用程式下載中,下載的人並不知道這些作品原來由弱勢社群創作,而且這些遊戲評分很好,平均有 4.5 至 4.9 分。所以他經常向同事說:「你們在公眾面前達到 90 分。」亦都證明在資訊科技平面化後,弱勢社群並非只能從事體力勞動工作,亦可從事一些較體面的工作。

冀藉 DAO 永續社企營運

至於將社企邁向 Blockchain、Web3、NFT 及 Token 方向發展,是源自於施德利的太太腦幹中風後,再不能從事培訓工作,所以為社企尋找第二個可能性,施德利說:「太太中風後,腦幹只餘下三成功能,七成已經壞死,所以想將餘下的東西用 DAO 去運作,其實太太對區塊鏈相關的事物相信程度高,我視之為工具,但她已視之為她的延續。」這就是「總有路走」樂年齡工作室的創立原因,希望藉著區塊鏈及去中心 DAO 運作模式管理培育基金,永恆延續。

過往施德利亦有為這些自閉症人士的作品以文章內容作記錄,「因為以他們的能力不可能拿到 ISBN,亦都不可能拿到版權,證明這些東西是他們的,因為申請一個版權費用較他們的工資更高,但我們可以將它記錄在區塊鏈上,向外面表明這些東西是屬於他們的。」而 LikeCoin 就是施德利為這些自閉症人士作品作出文字記錄的工具。

施德利太太 Tiffany 於 2021 年初腦幹中風,經過一年多的復康期,開始重新投入社會,但感到體力大不如此,冀設立 WEB3 公益社區永續社企的營運

在 NFT 流行時,施德利就希望可以透過 NFT 令到這些作品,發展成可交易、可發揮的東西,「我希望可以建立一個社區,希望支持這些自閉症人士的人,可以透過買 NFT 得到他們的作品,我亦希望支持的人本身亦是創作人。」這些 NFT 作品創作,創作人未必是自閉症人士,可能是其他創作人,以自閉症人士特色為本的創作,例如自閉症人士專注力強,強到可以發出死光,又或者是耳聽八方,諸如此類。這些不同的能力形象化後的創作可轉化成 NFT,當收藏家將 NFT 使用作為 Profile Pic,將給予這個社群一個很大的認受性。

出版 NFT 慈善收藏籌措收入

項目會引入去中心化 NFT Puzzle 模式,工作室創作或購入畫作後,若有收藏家希望擁有作品實物或原版 NFT,只需要在市場上購入 16 份同一作品 NFT Puzzle,代表有權獲得作品的擁有權,收藏家再將有關 NFT 及後續金額發送至工作室錢包,便完成交易,工作室持有的 NFT Puzzle 亦會同時銷毀或不再發售。

NFT 圖像只是整個項目的其中一部份,更重要的是引入創作人共同創立建立社群,目標凝聚幣圈及 Web3 的朋友,一起倡導「傷健共融」的社會。NFT 持有人將會在明年第一季開始獲發放$KiiTSO 治理代幣,Token 將會有投票權,協助公益社區的治理及為培育基金的撥款項目投票。

過往施德利曾運作過 Token 流動性資金池,因此知道如何運作,亦會讓玩家知道 Token 的合理價錢,Token 的上限是 100 萬個。透過資金池運作及銷毀購入的 Token,就可以確保 Token 的價值,保障持有人得到應有的回饋。而 KiiTOS Galaxy 所籌得的款項,85%將會撥入培育基金及社企工作室的日常運作,培育身心障礙人士成為創作人。

施德利認為,WEB3 是必然而來的趨勢,今天任何事物都可以化為區塊鏈、NFT,未來甚至逐漸匯聚成所謂的「元宇宙」。只要建立的社區穩建,就有信心順利走出熊市,進入下一個牛市。

時間站在 WEB3 這一邊

區塊鏈、加密貨幣、NFT 及 Web3,這些種種正構建未來元宇宙的世界,目前元宇宙正處於發展的初期,甚至有評論認為只是構思,外國科技巨頭對元宇宙的看法亦見分歧,經營本地 NFT 交易平台 Popsible 創辦人顏昭輝 Sam 認為,近期種種不消息,如 Meta 員工不太用 Horizon,Decentraland 每月活躍用戶不多,這些是新技技發展初期必經階段。

他說:「有多少人會在 Metaverse 上逗留 5 小時?大家心裡有數。」但他認為這並不代表元宇宙沒有發展空間,每個行業都有發展周期,這並不是權衡一個行業發展前景的指標。

不管密碼貨幣抑或是元宇宙,近來都有不少壞消息,顏昭輝認為任何行業都有發展周期,但只要能吸引千禧世代使用,有關產品和模式最後終能成為標準。

元宇宙屬於改變人類行為模式的一種科技,這改變不少生態環境,習慣是需要時間改變,待市場接收更多相關用例,獲得更多人認同,就會是元宇宙高速發展時期。他認為,千禧世代於未來十年將會是進入最具生產力的年紀,為社會創造最多價值,元宇宙的未來就是由這一批人去推動,更重要的是,這些人社交定義較老一輩的並不盡相同,他們網上與現實社會的朋友已經是各佔一半,他們的價值觀亦有所不同。

他認為,今日的明星效應,未來可能是Avatar效應,今日實體商業活動,未來可能是網上商業活動,大家創造一個網上身份不單是進行遊戲,而是進行社區或商業活動,將會是未來元宇宙。目前尚未知道哪一種方式,又或者哪一間公司會跑出,但只需要使用人數有足夠多,尤其是吸引到千禧世代使用,就會是未來元宇宙的標準模式。

訪問內容

 

撰文:KLOE

編輯:尹思哲

read more
加密貨幣區塊鏈科技科技專欄

化想像為現實 NFT 事項投票權

EFC

雖然近期加密貨幣市場低迷,但本港娛樂企業仍對推出 NFT 樂此不疲,主要是 NFT 玩法千變萬化, 只要可以滿足 NFT 社群內的市民,基本上 NFT 就有價值,項目就稱得上是成功。

本港發行商所為了讓 NFT 更物超所值,不少 NFT 都賦予一定的持有人權利,例如《OneCool Collective:明日戰記》首批 NFT 可獲得稀有度高的 NFT,亦可在日後推出的其他 OneCool Collective NFT 系列中優先獲得空投,及事項投票權等;英皇旗下的「Hertz」NFT 則可優先參與實體嘉年華簽名會、專屬派對、 線上音樂會等。而喱 DAO 的嘩嘩娃 NFT 持有人則有權參與投票,決定喱 DAO 日後的娛樂模式等任何決策。

可見投票權在 NFT 界別內,是一種經常被賦予的權利,而這些事項投票權,目標就是增加受眾的參與度,情況類似叱吒 903 在 1996 年開始增設「我最喜愛」系列獎項,讓歌迷投票決定得獎歌手;但這種票選結果情況則甚少出現在電視或電影制作中,較類似情況,在 2004 年播出的《棟篤神探》中出現,觀眾對黃子華飾演的莫作棟在大結局中昏倒,生死未卜的結局並不滿意,甚至作出投訴,最終無線電視在隔天晚上的《娛樂大搜查》節目中播出原本被剪輯的完滿結局,但劇集的 DVD 版本仍是生死未卜的結局。

相信各位戲迷、劇迷在欣賞劇集或電影時,不時會對電影情節有感而發,這種情感有時會強烈到即使獨自在家中欣賞電影時,亦會忍不住破口大罵,但罵還罵,劇情仍會按原有劇本發展,作為觀眾最多只可以「𠝹櫈」。不過,這個觀眾「無 Say」的情況,在日後可能在 NFT 持有人社群中得到改變。

NFT 持有人的事項投票權可以包括對電影情節作出改變,這種改變可以是電影結局,甚至是轉換主角、為電影命名。將「美女與野獸」改成「美獸與野女」,主角由野獸變成 Gaston 等等,再不是戲迷茶餘飯後「吹水」話題,在 DAO 的去中心化性質下,觀眾絕對「有 Say」。誰說 Gaston 唱防疫歌不能搬上大銀幕?

當然以上只是一些極端的譬喻,希望大家可以了解到所謂的事項投票權的功能。事實上,對電影情節或結局有投票權的 NFT 社群則經已存在,就是 Elite Film ClubEFC)。EFC 是一個向電影愛好者表達的誠意創造一個電影愛好者專屬社群。

高瀚

加密高總經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