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低碳綠色

低碳綠色區塊鏈科技業界消息雲端服務

Microsoft 香港淺談企業領袖推動數碼化首要任務

E62_5844-scaled

Microsoft 香港踏入30週年,展望將來 Microsoft 香港及澳門區總經理陳珊珊認為,企業行政總裁應著眼混合辦公模式可持續發展,以及雲端驅動的元宇宙這三個推動香港持續發展成為科技樞紐的重要條件。

混合辦公模式

疫情使遙距辦公成爲主流,員工亦逐漸傾向靈活辦公,而混合辦公模式已成爲企業文化的一部分。爲爭取最好的人才,僱主必須著力為員工提供靈活性,而懂得運用科技的企業已經讓員工實現遙距協作。例如,會計部員工現可在辦公室外管理發票引入新的内部溝通方式來吸引員工等企業需要接受混合辦公模式將繼續存在,而企業領袖需要引入能快速配置、易於使用和有效的科技,協助企業實現無縫和安全協作 

可持續發展

消費者日趨注意可持續營運的重要性,並尋求符合他們理念的產品和服務。監管機構也致力完善環境、社會和管治(ESG)監管在香港的數碼化進程中,穩健的 ESG 策略尤為重要,企業亦需要認真對待 ESG 數據。

有鑑於難以量化可持續發展的進度而僅有的ESG數據分散於不同的企業部門為企業在編製ESG 報告帶來巨大挑戰。然而,科技可以將獨立的數據整合到一個平台中,為 ESG 相關的決策提供依據。Microsoft致力與客戶和合作夥伴緊密合作,通過科技驅動的可持續發展解決方案減少碳足跡。其中,可持續雲(Microsoft Cloud for Sustainability)為企業提供一套全面、完整和自動化的見解,讓企業量度(Record)、報告他們的碳排放(Report)、制定可持續發展目標和採取可量度的減排行動(Reduce),同時根據數據和人工智能提出建議,協助減少排放和合規差距。

元宇宙

Microsoft 行政總裁 Satya Nadella 指出元宇宙代表著互聯網的下一波浪潮。它提供了一種新的方法鼓勵員工、優化營運、改善產品和更好地吸引客戶。從社會角度來看,發展更沉浸式虛擬體驗將讓人們建立具備共同價值觀的社區更真實地表達自己。

元宇宙將讓人們能夠體驗 3D 數碼内容,邁向 Web 3.0。因此陳珊珊預計這將為新的媒體和應用程式創造機會。不過在開發元宇宙驅動的未來時,不要忘記構建一個以身份、個人私隱和信任為核心的開放平台的重要性。

雲端能力引領發展

展望數碼時代,陳珊珊認爲雲端技術的變革力量是香港作爲科技樞紐的成功關鍵。雲端在促進企業轉型和初創企業成長方面,發揮著明確和持久的作用。Microsoft 將繼續運用科技推動香港發展,長遠支援公私營部門的創新發展。

read more
低碳綠色專題特寫

虛火變實火? 拆解 ESG 前世今生

markus-spiske-JnT4Mjq5n_E-unsplash

「走先啦,係咁先啦!」本港金融人才持續流失,今次輪到 ESG 部門 —— 曾批評氣候風險被誇大、滙豐環球責任投資主管 Stuart Kirk,日前宣布劈炮唔撈,擬另起爐灶。與大機構反面的主管,還有貝萊德前 CIO Tariq Fancy,去年同樣批評完 ESG 投資後,與東家分道揚鑣。

近年 ESG 在金融圈內很紅。從字面解釋,就是指環境保護(Environmental)、社會責任(Social)及公司管治(Governance),被視為評估一間公司是否可持續經營的重要指標,相關分析員更加供不應求。

但嚴格來說,ESG 並非新概念,商界很早已經談 CSR(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即企業社會責任),近幾年亦出現 SRI(Socially Responsible Investment,即社會責任投資)及 II(Impact Investment,即影響力投資)—— 新鮮出爐的 ESG,金融界是一大推手,那是舊酒新瓶嗎?

有數字有管理

概念之所以熱門,與聯合國的全球契約(UN Global Compact)有關。「由約 20 年前的《京都議定書》,到 2016 年的《巴黎協定》,最大的分別就是,以前只講理念,今天是有實質數字及時間 —— 2050 年達到碳中和,同時地球升溫,不超過攝氏 1.5 度」,香港碳交易有限公司(Carbon Exchange)聯合創辦人何偉倫(Tony Ho)說:「因為有數字,大家就可以思考怎樣管理,有時間就可以作安排。」

何偉倫(中)認為現在碳中和從國家層面降落到企業層面,聰明企業家可以從中找尋龐大商機(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Carbon Exchange 座落於香港科學園,成立已經超過 10 年,Tony 見證着產業變遷 —— 舉例碳交易市場,基於《京都議定書》還是《巴黎協定》,運作已經不同,「從前是國與國之間的交易,以中國為例,就是輸出,歐洲就是買入,而聯合國就是『莊』;現在,不再將國家視為單位,超越國家利益計算,任何單位都可以參與,『碳中和』變成整個星球的終極目標」。

「碳中和」對企業有影響,「那是負面的影響,但也可能是正面影響」。微軟便串連 Nike、星巴克、聯合利華及 Mercedes-Benz 等行業龍頭,形成「Transform To Net Zero」聯盟。綠色以外,聯合國 17 項永續發展目標(SDG)中,還包括性別平等、永續消費與生產模式等,「大家都想在新賽道拿金牌。原本以為 ESG 是 cost(成本),但聰明人能扭轉為 profit(利潤),事關 ESG 令企業增值,生意反為更多!」Tony 補充,關鍵是將問題化為商機。

價值改變供求

以全球市值最高車企 Tesla 為例,最大收入是賣車,其次已經是「賣空氣」,即碳配額(Carbon Allowance),原因是「政府會給每間車廠配額,而 Tesla 是生產電動車,多出來的額度,便賣給傳統汽車製造商,Tesla 每季都有逾十億碳權營收」,馮健鏗(Ryan Fung)說,他是香港首批特許 ESG 分析員(CESGA),著有《投資救未來》及《ESG 簡單講》。

Ryan 表示,資本市場會留意兩類人,一個是監管機構,另一個就是 buy-side(買方),「有項數據叫聯合國責任投資原則(UNPRI),你會見到錢流入市場,尤其 2017/18 年升得很快!另外,『聰明錢』都押注資產,例如蓋茨、馬斯克及李嘉誠,甚或納入 M&A 考慮因素」。

以 Tesla 為例每季都有逾十億碳權營收,足證 ESG 含金量

如何界定 ESG 呢?簡單講,就是「非財務相關數據(non-financial data)」,「很多人誤以為 ESG 是新能源相關公司,但每間公司都有 ESG Rating,即使舊如製造業、工業股及能源 —— 2021 年上半年,油價就升幅驚人,不是放棄化石燃料(fossil fuels)嗎?原來疫情期間,許多油公司都進行『碳中和』,節省資本開支、降低產量,所以需求一回升,便供不應求,結果刺激價格上漲」。

人類改變行為模式會影響供求關係,油價僅為一例。實際上,ESG 涉獵廣泛,維港投資旗下生物科技公司中,就有一間用海藻提煉木棉花(cotton),「可以想像他日採集木棉花,就未必需要大量勞動力」;如此類推,人造蛋、奶及牛則減低畜牧業的碳排放成本。

建基於科研以外,從 S 層面切入同樣為數不少,東南亞便有許多公司關注平等(inequality)議題,舉例 FinTech,「以前 broker(經紀)可能只 serve(服侍)有錢人,自從能夠上網炒股,變相降低平民投資門檻,勉強都算是社會責任(Social)」,企業種類可包羅萬有,惟 Ryan 強調萬變不離宗,就是「ESG 最重要是思考供求怎樣改變」。

地緣政治誘因

如果全球氣溫上升失控,很多沿岸城市將有財務及人命損失,香港都不例外(Photo by Markus Spiske on Unsplash

價值鏈轉變與地緣政治有關。「現在全世界政府都很窮,大家為賺錢各出奇謀,ESG 可幫助國家吸收資金。」發達國家吸引工業回流,就用到 ESG 作招徠,舉例歐盟收取「碳關稅」就有如此算盤:「對廠佬而言,即使生產線設在落後國家,日後成本及門檻都增加,事關只要製成品會運往本國,他們同樣需要納稅,所以倒不如回流本國,一來可增加政治力量,二來工廠近較易管理。」

另一邊廂,其實在 COP26 氣候峰會上,國際財務報告準則基金會(IFRS)已經宣布成立「國際可持續發展準則理事會」(ISSB)制定準則,目標是損盈表(P&L)及資產負債表(Balance Sheet)能結合 ESG 元素——不難想像,ISSB 董事局如何構成,儼然是另一場政治角力,「不同國家都想搶一席位,無非為爭取話語權」。

從現實層面來看,糧食及飲用水危機迫在眉睫,「猶如電影《Don’t look up》,大家都知灰犀牛存在,若未能控制全球氣溫上升,很多沿岸城市都會有財務及人命損失,香港都不例外,海水上升連中環 IFC 都受影響」,Ryan 續道:「IFC 由財團 A 及 B 擁有,如果浸了怎麼辦?投資者現在要考慮這些問題。」

香港曾有好牌

「本港許多華人企業,本來對 ESG 真是無特別看法,純粹認為花錢,但當他們需要融資發債時,偏偏許多歐美基金都會問,問你幾次都不醒水就很落後了!現在,香港金融界無人不知 ESG,問題是有無真正行動?」十年前,Tony 走訪國內碳交易所,已經常被問及「香港有沒有碳交易」此一問題。

香港原本走得很前。「本地在 2012 年已經立法《建築物能源效益法》(簡稱 BEEO),不論新舊樓都限制耗電量,每三年檢討都是收緊,不用通過立法會,當年甚至還沒有『碳中和』概念,保守計香港有五萬棟樓的話,十年來都慳落許多電,從 ESG 角度是說得通,現在便有建築物標榜自己為『碳中和大廈』。」

後勁如何?原則上香港是有「地利」,事關中國 2013 年開始試行在岸碳交易,去年 7 月擴至全國市場,實行碳排「內循環」,香港可推動中國碳交易出海,形成離岸市場,這也是十年前 Tony 的想法:「開公司立足香港,就是為食中趨勢⋯⋯」

馮健鏗與時任證監會 CEO 歐達禮合影

只可惜沒有「天時」,其後 2012/13 年金融危機、量化寬鬆、次按危機等,經濟問題接踵而來,導致長遠氣候問題失焦,「足足十年後,今天再開始加息周期」—— 終於迎來春天嗎?

不得不提香港的「人和」。Ryan 指出,現任證監會 CEO 歐達禮(Ashley Ian Alder),同為國際證監會組織主席,便有份推動 ISSB 的框架,此前亦曾放風完成後,將引入香港加快國際接軌 —— 只是最新消息,歐達禮將提早離任,1 月轉職英國 FCA。

訪問內容

編採:尹思哲

read more
低碳綠色專題特寫

「碳中和」商機無限!香港有原創綠色科技嗎?

IMG-2389

政府上月公布《香港氣候行動藍圖 2050》,目標於 2050 年前達致「碳中和」,創新科技的開發及應用將有助實現目標。

「綠色氫能(簡稱「綠氫」)」近年發展迅速,由於燃燒過程中不涉及碳排放,被視為新一代燃料發展方向,李嘉誠旗下維港投資及長和系長江基建亦於今年先後宣布參與多家氫能科技企業融資。

香港科技大學團隊正研究新技術「液流無膜電解系統(AFME)」降低氫氣生產成本,科大機械及航空航天工程學系副教授 Francesco Ciucci 指,氫能市場龐大,他希望這項「Made in Hong Kong」的核心科技可以進入市場。

「碳中和」並非只是一個目標,更是一個長期行動,本地初創公司「科日發展」一方面開發方案減低建築物用電量,同時將知識帶入學校,讓下一代及早認知節能重要性,令碳中和可持續。

要達致「碳中和」主要有兩種做法:使用低碳或零碳排放技術,如使用再生能源(太陽能、風能),避免因燃燒化石燃料而排放二氧化碳;另外則可透過碳補償機制減少已排放的碳,例如植樹造林。根據《香港氣候行動藍圖 2050》,2019 年,發電為香港最大的碳排放源,佔整體約三分之二,其中用電量有九成來自建築物。

碳中和(Carbon Neutrality)

碳中和是指個別地方或機構等在一定時間內,通過取代傳統化石能源、節約減排、植樹造林等形式,以減緩或抵消自身活動所產生的二氧化碳或溫室氣體排放,達至相對「零碳排放」,有助限制碳濃度和全球氣溫升幅,減低氣候變化造成的風險和破壞。

科大綠氫研究:望將生產成本減半

煤是本港燃料組合中碳排放最高的燃料,2015 年至 2020 年間,兩間電力公司已逐步以燃氣取代燃煤。「綠氫」,即以可再生能源生產氫氣,在燃燒過程中不涉及碳排放,是未來燃料發展方向之一,政府亦稱,正積極研究氫能的發展及應用。

「綠氫」現時未能普及應用的原因之一是其生產成本高昂,現時氫氣可從水以電解方法分離,但電解系統中所用到的「膜電極組件」設計複雜、維護成本高,而且不耐用。科大研究團隊已花約兩年時間開發「液流無膜電解系統(Active Flow Membraneless Electrolyzers, AFME)」,取代「膜電極組件」。

Ciucci 表示,AFME 設計簡單,以電解液氫氧化鉀(KOH)帶動分解水後的氫氣及氧氣,分離至兩個通道。「正因設計簡單,成本可以大幅降低」,Ciucci 估計,他們的研究可望將「綠氫」生產成平降低一半。團隊近日獲環保署低碳綠色科技基金資助 319 萬元,Ciucci 預料研究需要多 3 年時間改良,包括由現時實驗室規模擴大、與其他系統整合成一個可在實際場景應用的產品雛型等。

現時「綠氫」主要用於重工業及化工業,例如肥料、鋼鐵、電子元件製造等。Ciucci 說,綠氫市場龐大,本地方面,發電亦是應用場景之一。「香港現時正轉用天然氣作為主要燃料,如果在過程燃燒中加入氫氣,可提升發電效率,亦有望降低發電成本及減少碳排放」,Ciucci 指,他們亦有與政府接觸,研究於船隻採用氫燃料。

Ciucci 說,團隊開始研究的初心是想尋找新方法為世界帶來正面影響,更加想發展出具獨特性的香港科技,認為這項「Made in Hong Kong」的核心科技除可貢獻香港社會,亦可衝出香港,由鄰近的大灣區至國際都對此技術有需求。

科大機械及航空航天工程學系副教授 Francesco Ciucci 認為氫能市場龐大,期望港產科技可以進入市場

整合控制系統,助舊建築減能源損耗

「綠氫」尚且還需要一段時間研究及發展才可「落地」應用,「碳中和」行動不止於發展新技術,以創新方案改善現有用電效能亦可節能。本港有九成的用電量來自建築物,本地初創公司「科日發展」整合的「空氣質素檢測及調控系統」可透過連結室內不同電器達至節能。

「學校班房最常見的情況是開了冷氣,有些位置很涼,有些位置仍然很熱」,該公司行政總裁徐光海說,其智能系統以太陽能供電,可偵測不同位置的溫度,並連結起班房內的風扇、抽氣扇、鮮風機等,當系統偵測到氣溫不平均,可控制風扇打散冷氣,毋須進一步將冷氣開大。

其系統現時正透過創新科技署公營機構試用計劃於一中學內試行,徐光海說,系統尤其適用於舊校舍,因為當中的電器大多未有整合控制,使用系統後可見效益,他保守估計可減少 10 至 20%能源損耗,又指現時已有十多間學校對其系統感興趣。

「整套方案除了節能應用,我們都想灌輸綠色能源、減碳的知識,除了會設講座、壁布板,更希望學校實際應用,讓學生感受到科技應用及參與綠色生活,例如可讓學生見到用於實際為系統供電的太陽能板」,徐光海認為節能減排,不應犧牲生活品質及舒適度,「不一定要關燈、關冷氣才有效,創新科技應用就可以做到平衡」。他期望,藉着提升新一代對綠色減碳的認知,一方面實現碳中和,亦令相關行動持續。

科日發展行政總裁徐光海認為,應用創科技節能減排,不用犧牲生活品質及舒適度

採訪:特約記者

編輯:尹思哲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