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區塊鏈科技專題特寫

區塊鏈上的收藏者社群 史料威士忌 NFT 講心又講金

幣市仍未走出熊市陰霾,但本港 NFT 發行商仍對發行新 NFT 樂此不疲,當中亦不乏具有趣、有意義,甚至香港特色的項目,經已聚集一群志趣相投的人共建社群,逐步將新科技與現實世界結合,在熊市下,默默為這項科技推向新的序章。

歷史意義永保存

SCMP ARTIFACTS 就是其中一員,將香港歷史逐一轉化成為數碼收藏品(NFT),透過區塊鏈將這些具有歷史性的事物保存,首批發行的 NFT 是南華早報在 97 年的全部頭版,第一部及第二部在推出後不久就售罄;其後再推出一系列與珍寶海鮮坊的相關歷史資料,市場反應亦非常理想。

這個項目的製作人 Blockbusterslab 創辦人之一 Kyle Leung 說:「事實上在未有區塊鏈之前,互聯網內容每日以 1%的速度消失,而 SCMP 這個項目就是希望可以保存這些具有歷史意義的事物。區塊鏈是一個很好的媒介,在定義上它是一個永恆的伺服器,即使其中一個區塊因某種原因而消失,資料仍會在其他區塊的註腳存在。」

而上述幾個系列的 NFT 只是 SCMP ARTIFACTS 路線圖的其中一部份,它是想做到一個網絡,現實上可能是以一個市場,一個元數據(Metadata),令到具歷史性的數碼收藏品有一個 Metadata 去收集,簡單來說就是在一個地方,譬如說輸入英女皇,就可以找到全部歷史收藏品。

有別於市場上大多 NFT 項目,這個項目與香港關連度極高,Blockbusterslab 另一位創辦人 Jamie Cheung 認為:「這是一個學習過程,因為大家對歷史 NFT 熟悉度不高,但喜歡歷史或具有歷史價值物件的卻大有人在,只是大都停留在收集實體收藏品,當市場逐步接受將這些物件轉移至數碼世界上,歷史 NFT 的潛力可以好大。」

Blockbusterslab 為 SCMP 策劃及製作 NFT 項目 ARTIFACTS,區塊鏈上保存歷史資料。

威士忌交易市場

除了這個與歷史結合的 NFT 之外,Udomain 創辦人章濤全球首個威士忌會藉 NFT 項目 Angel’s Share,就是將實物與 NFT 結合,這個項目透過空投 13 個 NFT 給會員,當中 12 個 NFT 是各自代表 12 支來自蘇格蘭 12 個不同地區的威士忌,而第 13 個則是原桶 200 升的威士忌,會員可以投票決定用那一種酒桶作過桶程序,變相參與釀酒工序。

章濤指出,項目最大特色就是會員可以決定最後索取這些威士忌自行享用,或者將威士忌保留並交由酒莊 Barley Nectar 儲存,若決定保留則會有 10 年免費儲存,而選揀索取實物的會員,所持有的 NFT 則會註銷,餘下的 NFT 圖則與 JPG 無異。

他說:「整個過程均會在區塊鏈上進行,會員可以見到有多少人索取實物,在供求關係下,越多人索取實物,餘下的實物威士忌則會越來越少,價值自然會水漲船高,這就可以符合到消費收藏品的特性。」

原桶威士忌交易在亞洲屬於新事物,在歐洲其實十分普遍,交易一經確認,桶主就會收到擁有權證明書,相反若只持有一支具價值的威士忌,卻僅可以進行實物交易,而章濤這個會藉 NFT 則可以讓持有人毋須持有實物進行交易,換言之,讓威士忌增加多一個交易市場。

Angel’s share 本指威士忌裝在橡木桶過程中自然蒸發的部分,拿來命名是次 NFT 項目也十分合適,取其意 NFT 持有者就是那名「品酒的天使」

優質社群價值高

在具創意、有意義的 Web 3 項目爭取在熊市跑出之際,原本已擁會員制大品牌亦大量投入資源進入 Web 3 世界,Jamie 認為,歸根究底原因是傳統的市場關管理溝通單向,最多只是在不定時提供優惠,而在 Web 3 的社區,所有會員的參與度增強,因而可以聚集一群理念相近的人。

章濤亦說:「人是社交動物,我們有興趣參與自己趣味相投的團體,又或者想與一些可以向其學習的人在一起,而又不會被學習對象嫌棄,NFT 的出現就可以滿足到。」

從技術上,Kyle 指出,區塊鏈可以將舊有會員制的封閉經濟體開放,變相將內裡的經濟潛力解封,區塊鏈是開放網絡,大家均使用相同的加密貨幣,不同的會藉派出來的獎賞變成大家都可以承認的代幣(Token),這些獎賞釋放出來的價值可以拾級而上。

另一方面,區塊鏈亦可以解決信任問題,Kyle 舉例說,亞洲萬里通在疫情過後將制度改變,令原有的里數消失,由於系統屬私人擁有,在管治上會比較一言堂,但區塊鏈則會令消費者在整條方程式上權重大大提髙,最少規定設置是公開的,系統具有透明度。

章濤在英國找到蘇格蘭酒莊 Barley Nectar 的第三代傳人 Alistair MacDonald 合作,共同推出威士忌會藉 NFT 項目 Angel’s Share

入行 Web3 是時候

Jamie 補充,區塊鏈有白皮書(White Paper),所有條款都白紙黑字,將以前所有決定權全在發行人身上的生態改變,市面個別的 NFT 甚至有投票權,可以投票選出持有人認為合適的人士進入公司,然後修改社群中類以憲法的東西,雖然這並不能令一夜間倒閉的情況不再出現,但這種透明度確確實實加強消費者的力能,令投資者或消費者有一個截然不同的權力制衡。

Kyle 認為,市場泡沫在發展過程中是必需的,令更多人投入資源在這個項生態的發展上,而熊市可以冷靜市場的情緒,讓大家看清楚項目,篩走投機,這些科技在人類社會中的價值何在,「在兩至三年之後,當市場或經濟復甦後,區塊鏈在我們的生活中將會有另一個全新的身份或價值。」

Blockbusterslab 除了是 SCMP ARTIFACTS NFT 的發行商之外,同時亦會組織會議及活動將業內人士聚集並組成網絡,希望建成一個良好的生態環境,同時亦正籌組基金,希望可以投資於一些處於早期階段的 Web 3 應用項目或企業。

雖然 Web3 目前並沒有在 Web2 出現如 FB、Google 等科技巨頭,但 Kyle 認為卻不乏一些「必殺」使用案例,例如跨境支付,過往透過銀行之間過戶,可能需時兩三日,但區塊鏈就可以做到所謂的「錢包到錢包」,對於生意人而言,三日就是三日,對資本效率的影響可稱得上是根本上的改變。

Blockbusterslab 在繼 ARTIFACTS 之後,又跟馮德倫的 Departed Apes 合作;共同創辦人包括 Kyle Leung(右三)、Jamie Cheung(左二)及 Rubio Chan(左一)

Jamie 認為,區塊鏈是對人類社會改進的一種科技,可以解決目前在互聯網上遇到的問題,而這項科技目前仍在演變階段,而開發者亦會不斷完善產品,這些不會一朝一夕發生,但這個由區塊鏈帶來的進化卻一定會出現,因此用今日的 Web3 與今日 Web2 比較意義不大,因為 Web2 都用了不少時間發展,而未來 Web3 未來會有最大贏家,可能會是好多個贏家去分享市場。

Web3 未來發展潛力大,Jamie指,基本上有興趣的都可以考慮入行,「正如FBGoogle這些大公司,內裡所需的工種很多,需要工程師一定是最核心,但當公司需要擴展規模時,宣傳、UIUXGame 3D之類全部都需要人材。」

Kyle 補充,有興趣入行的人可以多留意媒體相關的報道,多使用Twitter,因最新發展大多數先從Twitter流出,多了解社群,例如Growth and Community Manager就是用新方法去做市場策劃,多了解 Web3 文化,均有助有志者入行。

訪問內容

撰文:KLOE

編輯:尹思哲

Tags :流動置頂置頂
尹思哲

The author尹思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