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專題特寫

由「做生意」到「做企業」 戈壁創投唐啟波:香港將有更多獨角獸

基因及診斷檢測公司 Prenetics 將通過與 SPAC 合併赴美上市;物流平台 GOGOX 已遞表申請在港上市;有傳金融科技公司 WeLab 於今年內在港或美國上市⋯⋯

計劃上市外,本地初創融資消息亦不絕,包括虛擬保險商 OneDegree、金融科技公司 Airwallex,去中心化遊戲開發商 Animoca Brands,通通都在今年內,獲得過億港元融資。

屈指一數,這批港產獨角獸,背後都有同一位伯樂 —— 「5 年前,大部分人都不信香港能做創科基地」,戈壁創投(Gobi Partners)管理合伙人唐啟波(Chibo Tang)表示:「現在證明香港是能做創科基地的!」他率領的香港辦公室,近年在本地「掃貨」,涉獵由 AI 到醫療保健等初創。。

戈壁創投是一間風險投資公司,2002 年成立於上海,業務遍及東北亞、東南亞、南亞、中東及非州,旗下管理多支美元及人民幣基金,投資初創企業超過 250 間;在香港,該公司亦是阿里巴巴創業者基金的獨家普通合夥人,舵手唐啟波從事風投逾十載。

在本地大學尋寶

風投屬早期投資,如何捕捉先機?關鍵可能是逆向思維。正如香港都算是「黑馬」,相信很多人曾經都以為,本地沒多少初創可投資,偏偏戈壁已經「買中」幾間獨角獸。放眼未來,唐啟波在訪問中,就強調不要低估兩個地方——第一個是大學。「香港高校向來排世界前列,不乏學者在研究深度科技,而且部分項目更非常有趣。我們就投資許多來自本地大學的團隊。」

確實香港科研出色,但問題在於商業化。與無線充電失諸交臂就是先例。話說港大教授早在 1999 年,已經開始研發該技術,走在世界最前沿,奈何肥水最終還是流向別人田,原因正是無法將技術轉化為產品,直至 iPhone X 及電動車面世,香港白白錯失機會。

這種劣勢正在扭轉。其中,商湯科技帶來一定示範作用。該 AI 獨角獸就是一間由教授率領博士生創業的公司,日前已提交上市申請。「受 SenseTime 的模式啟發,愈來愈多教授也萌生創業想法,畢竟產品所帶來的影響力,比起埋首大學研究來得更大。」

地緣政治非首要考慮

其次是大灣區。「儘管計劃自 2016 年提出後,至今仍有很多港人質疑,不過未來 10 年將是黃金時期,香港要在大灣區中找到自己定位。」他透露,旗下投資組合中,超過三分之二公司,已在國內設辦公室。

「所有初創及企業家都非常清楚,大灣區所帶來的跨境機遇是很明顯的——一來人口非常龐大;二來人均 GDP 水平相當高;三來是全中國境內,唯一實行『一國兩制』的地區,而且有跡象顯示,這個原則正在延伸至,香港傳統邊界以外。」

市場憧憬大灣區將出台利好政策、補貼計劃等。「歸根究柢,都是在商言商。在企業家的腦海中,只會專注於自己業務、創造最好的產品、用家體驗,針對核心客戶解決需求。」唐啟波補充:「即使地緣政治走勢都並非首要考慮。」

機會隨時代改變

創科資源愈來愈豐富。政策支持外,民間傳統地產的資金,在創投圈亦日趨活躍——近來比較矚目的,就有基因檢測公司 Prenetics 與 SPAC 合併上市,後者是由新世界鄭志剛私人擁有,以及虛擬保險商 OneDegree,其最新一輪融資中,新鴻基也有參與。

「一直以來,既有傳統資金只專注於房地產,也有很早已投資創新的,所以不能一概而論,但確實愈來愈多家族辦公室及企業,更關注新領域的投資機會,甚至將新技術引進核心業務當中。」唐啟波表示:「實際上,我們與香港許多家族辦公室、企業都有合作。」

「今天香港與 20 年前已很不同。」唐啟波解釋,上一代通過交易商品賺快錢,那是由於社會仍處於發展早期,所以存在相應條件;反觀現在,年輕一代建立平台,已不僅僅為盈利,還希望創造社會價值,「那就是『做生意』和『做企業』的分別」。

回到香港初創,其實許多打從第一天,已經很清楚自己的定位 —— 就是「一間總部位於香港的全球性公司」,所以通常二選一以下路線:一、制定明確路線圖,逐步擴張至中國/東南亞;二、直接瞄準全球市場。

「香港不僅在中國,而且在東南亞,甚至整個亞洲,也擁有非常獨特的位置,所以市場機會只會愈來愈大。」唐啟波預測:「未來,香港將會出現更多獨角獸。」

撰文:特約記者

編輯:尹思哲

Tags :流動置頂獨角獸置頂
尹思哲

The author尹思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