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企業趨勢

香港數碼營銷技術落後亞洲 Adobe 專家:還可急起直追

自從 Facebook 在全球興起後,企業的市務營銷正逐步增加在數碼平台的投資。亞太區作為現在全球經濟的焦點,近年在數碼營銷上也有急速發展。但據 Adobe 一項調查指,香港企業雖然對數碼營銷的意識很高,但在技術掌握上卻落後亞洲其他國家,專家直言「還可追上」,但前提是增加在數碼營銷上的投資。

unwire001

 

亞太數碼廣告支出將增長 18.3%

過去一直行之有效的傳統市務宣傳模式,正逐漸受到數碼營銷的威脅,不僅造就在「數碼營銷」上的新職位,若機構在數碼營銷上的技術差距擴大,更將直接影響競爭力。

亞洲作為目前全球經濟的增長動力,已成為很多機構的目標發展市場,而數碼營銷亦是備受關注的焦點。據 eMarketer 早前的全球預測,今年亞太區數碼廣告支出將增長 18.3%,中國數碼媒體廣告支出亦將達到 189.6 億美元。

Adobe 早前與 CMO Council 的一項共同研究,報告顯示亞太國家在數碼營銷成熟水平上的差距不斷擴大,雖然所有國家都明白數碼的重要性和價值,但沒有國家能充分利用這方面的機會。其中香港的數碼營銷技術仍然短缺,長遠不利數碼營銷發展。

 

港企重視數碼營銷但技術不足

該份由 CMO Council 與 Adobe 共同合作的第三份年度研究報告 ,針對澳洲、紐西蘭、中國、南韓、新加坡、香港及印度等亞太區國家,在數碼營銷使用、受歡迎程度與成熟的水平進行研究。評估來自不同行業超過 800 位亞洲市場營銷人員,其中 44% 受訪者為副主席或更高職位。

研究結果顯示,93% 受訪者相信數碼營銷可為他們的機構帶來競爭優勢。雖然大部分亞太區行政人員認可數碼營銷的角色,但調查亦顯示各國對各項指標有不同的表現。其中新加坡、澳洲及印度等國家,因得到強大的行政支援及數碼倡導,成績超越其他國家,反觀南韓、中國及香港則仍為爭取行政支援和技術短缺而煩惱。

報告在四個範疇上評分(最高 10 分),分別是數碼營銷的就緒度(Readiness)、心態(Mindset)、技術(Skill)和行政支援程度(Organization Alignment)。亞太區的綜合評分是就緒度(5.0 分)、心態(6.7 分)、技術(1.6 分)和行政支援程度(3.7 分)。

而香港的綜合評分,分別為就緒度(4.6 分)、心態(7.4 分)、技術(1.4 分)和行政支援程度(4.4 分)。香港只在心態和行政支援程度上高於亞太區平均值,而數碼營銷的技術更是亞太區第二低,只比中國的 1.2 分為高,最高則為澳洲的 2.3 分。

cap01

 

澳洲整體表現全亞太最突出

報告指出,從高級行政人員於數碼營銷方面取得強力支援的國家,會比其他國家更易取得領先優勢。2014 年澳洲營銷總監(CMO)在組織內對數碼營銷策略及計劃的擁有權為54%,其次為印度(42%)、香港(41%)、南韓(39%)及新加坡(37%)。

在領導團隊中擁有強大的數碼倡導者在亞太區的發展平穩,於 2012 年與 2014 年間維持 38%,其中澳洲表現最突出為 62%,超越平均值近倍,其次為香港(46%)、新加坡(41%)及印度(39%)。Adobe 亞太區總裁 Paul Robson 表示,有些國家的機構領導層不相信數碼營銷的投資回報率,是窒礙某些國家的數碼營銷採用率的主要原因。

「在整個亞太區,有關投資回報率的顧慮由 2012 年的 17%,輕微上升至 2014 年的 21%,而在香港有關投資回報率的顧慮為 19%,稍高於平均水平。」Paul Robson 說。報告顯示在南韓,有 50% 的資深領導不信服於數碼營銷的投資回報率,這是該國綜合較亞洲平均成績落後的原因。

 

香港技術水平落後澳洲、印度

在技術水平方面,亞洲的整體水平有在提升,但機構領導者對數碼營銷的技援度將會令差距進一步拉開。報告指出,隨著整個亞太區數碼專員人數不斷增加,目前的技術水平已稍見改善,由 2012 年及 2013 年的 13%,上升至 2015 年的 15%。但報告亦指出,各國之間的差距仍逐步擴大:澳洲最強為 26%,其次是印度及新加坡的 18%、南韓的 13%。中國和香港最差,前者為 9%,香港則為 7%。

亞太區使用分析和報告技術的營銷人員已維持穩定,但是領先國家正超越其他地區。在澳洲,91% 營銷人員會使用分析和報告工具,其次是新加坡(79%)、印度(77%)、香港(73%)、中國(70%)和南韓(60%)。60% 香港營銷人員表示他們正測量和測試他們在數碼營銷活動所得的結果,比去年的47% 有所上升,顯示香港營銷人員的技術和意識正在提高。

unwire002

 

有需要增加投資員工專業培訓投資

對於香港為何會在心態和行政支援上較突出,卻在技術水平較落後,Paul Robson 認為這是由於技術掌握需時,而心態和行政支援水平卻能快速提升,因此才顯得技術較落後。事實上在數碼營銷心態和行政支援的評分,2013 年分別為 4.1 和 2.1,尤其後者的增長有一倍之多,他相信香港在技術和就緒度上會很快追上。

問到香港要急起直追的關鍵,Paul Robson 認為市場營銷人員不應只作關鍵業績指標(KPI)報告,或實行零碎的計劃,而要善用數據以豐富及指引顧客購物過程, 便有機會大幅進步。技術差距及缺乏高級行政人員的支持將會繼續令亞太區國家被澳洲、新加坡及印度等領導者超越。香港機構若想追上差距,公司有需要增加投資員工的專業發展,以快速縮短技術差距及善用數碼帶來的好處。

 

Tags :emarketing
Boris Lee

The authorBoris Lee

Unwire Pro 資深編輯,在企業 IT 科技報道範疇有十多年經驗。近年專注報導香港初創企業、本地資訊科技業界發展。

Leave a Respo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