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專題特寫

電子教學任重道遠 iPad 遠不止於娛樂設備

疫情期間,全港中小學禁止面授課堂,只能以網課形式授課學習,無疑大幅推動了本港的電子教育進程。不過對任教香港真光中學的夏志雄(圖左)與拔萃女書院的陳顯俊(Andy,圖右)這兩位蘋果傑出教育⼯作者而言,其實早於十年前已踏上邁向電子教學的旅程。

身兼教職與香港翻轉教學協會會長的夏老師坦言,早於 iPad 推出第一代時已開始研究以之輔助教學的可行性,所以疫情對校方推行電子教學的助力未算明顯,反而對家長的影響更顯著。

「相信家長的角度在疫情期間有所轉變。過去家長未必視(iPad)為必要,但疫情期間需要上網課、交功課做功課也會用上(iPad)。現時基本上每科也會用(Apps),家長因而改觀,認為是必需品。」

▲香港真光中學資訊科技主任夏志雄認為推動電子教學重點是讓家長和學生明白為何要藉科技學習。

校方全力支持電子教學    家長初期反應一般

十年前 iPad 不比現時普及,市面上適用於教學的 Apps 也少得多,那兩位蘋果傑出教育⼯作者又在甚麼契機下將 iPad 引進課室?

Andy 透露原來當時適逢教育局推廣 Wifi-100 及 Wifi-900 計劃,校方以撥款購置了首批 iPad 供學生借用,成就了開創電子教學之路。兩年間成效顯著,校方樂於採用新科技融入教學,全校人手一機。屈指一算,學校施行 iPad 輔助電子教學已有多年,故 Andy 強調非因疫情才開始,但疫情無疑加速了整個進程。

夏老師則認為重點是為何要藉科技學習,過去普遍家長認為學習根本不必用上 iPad,「但我自己摸索過,發現用了(iPad)可以多好多變化,和傳統教學方式存在很大分別。其實當年也有 Netbook 和智能手機,但 Netbook 強功不算強大。直至 iPad 第一代推出,同事至美國帶了一部回來給我試用,使用體驗非常好、功能直觀,令我想研究如何放到課室。後來展示給學生,你會看到他們跟平常教學完全是另一個表情!」

雖然家長對電子教學反應一般,但 Andy 亦認同老師應當以身作則,探索其他教學可行性,以提升學生的學習體驗。例如他推薦以錄音筆記輔助學習,因聽其聲如見其人,朗誦課本比讀書本上的文字更易入腦,複習課文內容時亦有助加強記憶。

Andy 除會要求學生呈交口頭讀書報告,亦曾要求學生以五分鐘錄音概括《完𤩹歸趟》的內容,集合所有錄音後再剪輯精華傳給學生,讓他們有高濃度重溫的機會,在學生之間大受好評。「那些錄音筆記 App 附有內置編輯功能,即使我不曾要求,學生錄音後也會主動利用編輯功能,務求令自己的功課完美,變相加強他們對課業內容的記憶。」

▲夏 Sir 與 Andy 不時出席蘋果舉辦的工作坊與同業分享電子教學經驗與心得。

iPad 不止於娛樂設備

Andy 強調不少學校也有推行教師培訓,讓老師意識到尚有各種教學可能性。

「如果老師不用(Apps),學生亦不可能那麼快上手。當然,即使老師不用學生也會慢慢循其他渠道學會,但我很相信一點就是學生並非天生懂得摸索如何以 iPad 學習。我們任何一個也得適應這些設備在不同場景下如何運用,要讓學生習慣並懂得利用 iPad 輔助學習,老師在課堂上善用 iPad 可說只屬起步。」

夏老師亦同意現時大部分學生本身已有手機或 iPad,但不少視之為娛樂科技。若老師沒有在課室內身體力行以 iPad 教學,學生就未必那麼快意識到手上的不僅是台遊戲設備,「其實手機不止 gaming(電競)或用來 binge watching(馬拉松式煲劇),更可以用來學習。」

▲任教拔萃女書院的陳顯俊(Andy)指疫情下要維持學生的學習動力乃最大挑戰,電子教學有助因時制宜。

電子教學加重教師工作量?

引入電子教學無疑可以提升學習體驗,但相對地老師便得學習新技能,需要加強培訓,變相亦會加重了工作量,因此教育局亦有關鍵指引,認為校內設備應統一使用平台,以減輕老師應對額外的科技問題。

事實上,蘋果早年已推行到校工作坊,除派專家到校進行培訓助教師掌握最新應用,更會安排教育工作者到其他學校實地交流,參考教業仝工如何善用蘋果科技,讓他們得以理解不同場景下怎樣調整方能達致最大教學成效,同時亦會邀請國外專家前來分享。

Andy 十分欣賞蘋果的暑期教師工作坊針對本地教育思維,分別提供本科分類及應用專題,覆蓋相當全面。「畢竟 Apple 是環球企業,他們很早期便已邀請其他國家的專家前來分享應用實例,如中文科便請新加坡的老師來分享,因新加坡的 e-learning(電子教學)走得很前。」

至於電子教學會否增加教師工作量,電子教學則坦言「適應」本身已經是項工作,況且疫情期間他的考量反而不是工作量,而是更為關注疫情下有甚麼方法可以維持學生的學習動力,因時制宜。

夏老師則表示:「傳統教學法轉電子一定會多花時間,因為教師也要學習新技能,但過了那階段,習慣了就會很暢順。但凡嘗試總有摸索過程,哪管其他老師運用得如何熟絡,待自己親身應用時仍須經歷一個摸索過程,不過我相信前期的摸索必能為後期帶來便利和效率。」

他又澄清不獨是電子教學加重了教師工作量,而是近十年課程上的改變、環境急劇變化,加上其他方面令整體工作量上升,電子教學只是其中一環。若能透過科技讓學生更專注有效地學習,則電子教學長遠能輔助老師更快達成目標。

Tags :apple
Catabell Lee

The authorCatabell L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