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業界專訪電子商務

「跟數碼通業務根本沒關係!」 黎大鈞臨別贈 KISS 拓流動商務商機

最近香港電子錢包市場再添新玩家,讓這市場競爭白熱化。不過卸任前接受專訪的數碼通 CEO 黎大鈞不同意 KISS 只是一套電子錢包系統,強調 KISS 的想法大得多,是一個「為香港零售業做點事」的產品。到底這個被傳媒喻為「托孤」給新 CEO 的新概念有幾巴閉?能否為數碼通扭轉「笨水喉」一途,另闢流動商務商機?

unwire001

 

流動商務發展將快電子商務三倍

據 Amazon 早前公布 Q2 財報,銷售業績超乎市場預期令股價大漲 18%,市值超過實體零售巨頭 Wal-Mart。雖說規模上仍有很大差距,Amazon 過去一年零售營收為 958 億美元,遠低於 Wal-Mart 同期的 4,855 億美元,但已足夠反映電子商貿與傳統零售產業的比例正開始走向逆轉。

香港說「電子商務(E-Commerce)」怕且都有廿年以上,但最新興起的將不只是「電子」,而是「流動」。早前 Unwire.pro 就報導過,隨著全球流動智能裝置的增長和普及,流動商務(M-Commerce)將超越傳統電子商務,據 Coupofy 估計到 2016 年,流動商務比電子商務的發展速度將快 3 倍之多。

Coupofy 預計未來用戶在流動平台上購物的花費由 2014 年的 2,000 億美元,在 2018 年將達到 6,000 億美元。流動商務發展最迅速的五個國家分別是丹麥、挪威、瑞典、中國和西班牙,而發展最迅速的三個新興市場則是印度、台灣和馬來西亞。

據 Econsultancy 去年一份中國電子商務的調查報告,結果顯示 2016 至 2017 年的網上商品成交額,將由 2013 年的 1.84 萬億元,躍升兩倍到 4 萬億元。Econsultancy 更指七分一的中國消費者「每天都會上網購物」,超過六成消費者則每週購物,網上銷售在中國的機遇巨大。

 

光棍節業績四成來自手機購物

中國手機市場遠比傳統電腦來得大,而使用手機上網的人口亦已超越使用電腦上網。據中國互聯網路資訊中心報告,至 2014 年底中國境內網民已屆 6.5 億人,其中高達 86% 都是透過流動裝置上網,中國境內網路購物人數亦同比上升 20%、網路付款使用人數亦增加了 17%。Econsultancy 報告就預言到 2017 年底,中國流動網上購物市場規模預期可達到一萬億。

手機上網人口愈高,代表中國電子商務將無可避免以「流動商務」重心。據 iResearch數據,2014 年中國消費者的網購行為中就有三分一是通過手機進行。一方面由於手機可能是中國網民唯一的上網工具(這現象在三四線城市和鄉村尤甚),另一方面電商平台積極推動在手機端消費習慣也是一大誘因。

2014 年阿里巴巴旗下淘寶和天貓就佔據中國手機電商消費的 76.1%,在「光棍節」期間業績更超過美國網路星期一。單在「光棍節」完成的 93 億美元營業額中就有 42% 來自手機,但在一年前同一日子的業績,只有10% 是來源於手機端,九成均來自電腦端,增幅驚人。

阿里巴巴、京東等網上零售網站都已有各自的手機商店,目前就已有超過 200 萬淘寶商家已使用名為「小鋪」的淘寶手機應用來發布商品。而中國互聯網公司巨頭之一的騰訊,也在其微信平台加入「商城」的業務,除了曾訪問過的 SaSa 網外,屈臣氏在華業務也開始支援微支付,向「新經濟」轉型以迎合消費者需求。

而以限時優惠招徠的的閃購網站在中國更是方興未艾,這些閃購網站看準上班族通勤時段用手機上網的特性,讓消費者利用通勤、通學的時間通過智能手機搶購便宜商品。獲阿里巴巴集團投資逾一億美元的魅力惠(Mei.com),就有超過六成的業績來自於手機端。

 

「只做流動支付部分根本無意義!」

反觀香港,流動商務幾乎從未存在過。目前除了王維基的 HKTV Mall 外,真的在做流動商務的本地公司並不多,也缺乏號召力。而數碼通的 KISS 平台就是在這前提下推出的新服務,數碼通 CEO 黎大鈞在卸任前接受 Unwire.pro 訪問時表示「想為香港零售業做點事」,而 KISS 的目標也不是做流動支付那麼簡單,而是一條龍的流動消費體驗。

一向敢言直接的黎大鈞,即將離開數碼通自然更不需顧忌,不改其敢言作風,曾直指同期登場的 csl 的「拍住賞」Tag&Go 服務是「殘廢」的,只支援 Android 的 NFC 而忽略 iPhone 平台,根本做不到全平台支援。而在訪問中他也對坊間「誤解」KISS 平台是做流動支付而感到不解。

「現在市場根本就不缺支援方式,現金、八達通、信用卡,顧客支付方式非常多,參一腳做流動支付的目的是什麼?」黎大鈞表示對手既要消費者更換 SIM 卡又不支援 iPhone 和非 NFC 手機,更鎖定使用一家電訊商,對消費者並不友善,而只做「流動支付」也沒能為商戶帶來價值,反而背後消費行為數據才更值得去做,而這就正是 KISS 的價值所在。

unwire009

 

不做「笨水喉」拓新業務機會

其實自從 iPhone 出現後,已有不少人認為電訊公司將不再封閉,而最終走向「笨水喉」(Dumb Pipe)之路,即只提供基本通話和數據服務,其他傳統服務如下載桌布、鈴聲、遊戲及應用程式等都不再存在。

事實上的確如此,相信大家已很多年沒有經電訊商來下載桌布和鈴聲了,全部都已從 AppStore 和 Google Play Store 下載。如果這是不能逆轉的大趨勢,那與其試圖力挽狂瀾保著傳統業務,那走出去找新機遇還比較積極和實際。

黎大鈞表示數碼通一直朝 ICT 化業務發展,掌握的是最先進 ICT 技術,也具有全港性的網絡和門市,這都為推出 KISS 平台提供了方便,也是「很自然的結果」。他甚至笑言「跟數碼通業務根本沒什麼關係」,就算不用數碼通的電訊服務也沒關係,著眼點早就不是傳統電訊業務。

 

聯合不同商店製造協同效應

過去幾季香港零售市道都下滑,一方面入境消費的旅客減少,而消費者轉用網上購物取代到門市消費,也是一大誘因。租金貴成本鉅,傳統零售業壓力不少,愈來愈多香港公司都研究採用網上商店來減低成本,並接觸全球的消費者。

但問題是開門市尚且知道在旺角、銅鑼灣會多人流,但開網店和開發應用程式卻沒有這種便利。縱使知道 Android 平台比 iPhone 使用者多,也不代表開發應用就能立即面向所有 Android 手機使用者,反而更多的情況是應用下載次數低、使用人數低,消費次數當然就更低。

黎大鈞表示現在手機使用者中九成都使用智能手機,流動商務市場早已就緒,但零售商號卻沒有辦法接觸到消費者,也留不住應用在消費者的手機裡。而獨立開發應用成本大,管理成本亦大,對中小企業而言很大壓力,如果市場能有一個統一的平台收納各種網店,不僅方便消費者,也更易聚集消費者和商戶,產生協同效應而不是孤軍作戰。

unwire002

 

O2O2O 穿梭線上線下場景

KISS 就像一個手機應用版本的「商場」,只要零售商戶使用這平台就能以極低成本,便可開展流動商務的業務,而針對客戶也不限於大型連鎖商戶,中小商戶甚至只有網上業務的網店都能入場。而消費者也只需安裝一個應用就能盡覽不同網店,不僅更易製造協同效應,長遠也促進手機消費的習慣。

因此黎大鈞在訪問中一直強調,KISS 是一個「一條龍」的網上市場推廣銷售平台,具備線上購物、到店提示、店內定位、贈券促銷、消費者互動、消費數據分析等多種功能,手機支付只是最後一個環節,並非主打功能。「嘟一聲後收集的只是消費金額數據,背後代表什麼卻完全不知道,收集這些數據根本無意義!」他說。

現在零售行業很強調要朝 O2O 方位發展,而 KISS 不僅可把零售業務由線下帶到線上,也能再從線上帶到線下。例如可在實體商店消費時取得到店打卡優惠,並在結帳時使用 KISS Pay 交易;也可是直接在線上購物,但就利用 KISS 電子錢包的現金交易。從而實現黎大鈞 O2O2O 的目標,在消費不同環節都可在線上或線下場景中完成。

unwire003

 

KISS Dollar 回贈鼓勵再消費

KISS 照顧了流動商務裡幾乎所有環節,由市務宣傳、直接銷售、促售、回饋顧客、電子支付、零售數據分析和客戶關係管理都包括在內。如果說未有顧及的,筆者認為只有「物流」一項而已,基本上已為缺乏流動商務經驗和技能的一般中小型零售商號,解決了大多數的問題。

流動商務最難是接觸到消費者,而 KISS 就讓不同零售商都有機會接觸到消費者,打開 KISS 首頁就是各大品牌的門戶,消費者也能自訂喜愛的商戶。畢竟正常消費者不會天天都買衫,單一品牌自己做的 Apps 使用率很低,而綜合起來的話就今天買衫、明天買化妝品、後天買電子產品,於是 Apps 的使用率就會高,養成使用習慣。

而 KISS Dollar 亦有助維繫消費者,黎大鈞指每次消費都會回贈一定額度的 KISS Dollar,可作為現金使用,而且能跨不同商戶使用。消費者一定遇過現金券只限在一個品牌使用,但又沒有短期內再消費的打算,因而浪費了的經驗,而 KISS Dollar 能跨商戶使用就對消費者更吸引,更有誘因在 KISS 內消費。當然個別商戶也能自行推出屬於自家的電子優惠券,KISS 內亦同樣支援。

 

消費者個人資料有保障

而除了優惠券,KISS 也可讓商戶對顧客發送 Direct Message,向顧客發送推廣訊息。不過消費者的私隱是受到保護的,因為商戶實際只能知道消費者的登記 ID,真實的姓名、身份證號碼、性別、信用卡號碼都不會提供給商戶。黎大鈞指這是要保護消費者的私隱,也能減少從商戶外洩上述個人資料的機會。

不過只要不包括上述的個人資料的話,消費者的消費數據卻可以提供給零售商。黎大鈞多次強調消費數據的重要性,因為它能讓零售商做更多商業分析輔助決策,也能針對個別類型消費者推廣,由最簡單的只向女性客戶促銷女裝,到向特定年齡層、消費力的客戶促銷也可以。

如果這些數據由零售商自行收集,不僅需要大量資源和時間,分析基準也相對較窄,未必能有全面的視野。而毋須自己儲存管理消費者個人資料,也減輕成本和違反法規的機會。不過相對地卻受限於 KISS 平台,因數據不屬於商戶自己,如要退出 KISS 的話將無法帶走這些消費者,就算另行自設會員機制,也未必能帶來消費數據。

unwire008

 

不過 KISS 其實是支援 CRM 功能,商戶可利用網頁介面瀏覽過往的零售消費數據,也能向顧客發放訊息,不管是 One to All、One to Many、One to One 也可以,在與顧客互動時將更靈活。而如果商戶本身已有自己的 CRM,KISS 也可把原始數據輸出到商戶自己的 CRM 系統,但就不包括消費者的個人資料。

黎大鈞強調,索取的消費者個人資料只限於重置帳戶,消費者一旦因忘記密碼、遺失手機等原因而凍結 KISS 帳戶,只需要數碼通門市就能利用這些個人資料對身份,從而重新激活帳戶和預付的電子現金。而個人資料數據也按法例要求,從不販賣和改變用途,消費者可以更安心。

 

歡迎當局監管、與金管局商討長達兩年

到了支付部分。KISS 具備電子錢包的功能,支援市面各種信用卡和預付現金,消費時只需把手機輕拍感應器就能完成支付,甚至還支援個人對個人的 P2P 支付。但如果要登記信用卡資料,就必須到數碼通的門市登記,而預付現金的金額上限,目前也是法例上限的三千港元。

黎大鈞解釋,數碼通過去兩年與金管局一直商討如何合法提供服務,基於防止洗黑錢的法例,因此必須限制 KISS 帳戶的金額上限,也必須登記信用卡帳戶擁有者的身份,以免被用於不法用途。他認為數碼通全港數百間門市可作為登記地點,不擔心會為消費者帶來太多不便。

unwire005

 

不過這門檻似乎違反電子商貿要面向全球市場的初衷,黎大鈞表示可研究在中國大陸找代理人,由他們提供門市地點做登記,但由於 KISS 尚未推出,因此也只屬研究階段。問到會否也向全球市場提供服務,他笑言這已是下一任 CEO 的工作了,但他強調 KISS 推出初衷是協助本地零售業,因此做好香港市場比較重要。

那他會否覺得香港的金融法規不利 FinTech 發展?黎大鈞的意見是剛好相反,認為目前香港在金融相關法規成熟,即使是金融科技也應該以合法為前題:「非常歡迎政府監管,與其讓不知哪兒來的人胡來,把整個市場搞垮,政府監管其實對做合法生意的我們更有利。」

 

Tags :alibabaAmazonData Analysisecommercemcommerceo2oretailSmartoneTaobaoWal-Martwallet流動置頂
Boris Lee

The authorBoris Lee

Unwire Pro 資深編輯,在企業 IT 科技報道範疇有十多年經驗。近年專注報導香港初創企業、本地資訊科技業界發展。

Leave a Respo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