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業界專訪

印刷業變夕陽工業? 富士施樂香港:還太早呢!

現在所有內容都朝數碼化發展,早前一項調查就指電子書會在 2018 年「完全取代」實體書。不少人都認為印刷行業遲早會因這趨勢而變成夕陽行業,但作為打印器材生產商的富士施樂卻完全不覺有這一回事,甚至還笑言:說這話還太早!

unwire001

 

印刷技術不斷變革

由雕版印刷到活字印刷到現代的柯式印刷,再到近十年才興起普及的數碼印刷,印刷技術其實在誕生後仍在不斷的進化。但是自從數碼年代來臨,直接使用電子產品閱讀的機會,遠比手拿實物來看更多,有不少人都相信印刷行業將變夕陽工業。

這不是危言聳聽,據研究機構 PricewaterhouseCoopers(PwC)的專家預測,隨着愈來愈多價格親民的電子閱讀器出售,加上平板電腦更普及,到了 2018 年電子書將全面取代實體書。

還有三年多才是 2018 年,無人知道預測是否準確。但富士施樂(香港)軟件方案及印刷系統服務部總監鍾建業在訪問中也承認,實體印刷品正受數碼化威脅,但無人知道實體印刷被取代的一天會何時來臨,但起碼不會是眼見可及的日子。

「好多人也問我們同樣的問題,但就我看來不會是可見將來的事,說數碼完全取代傳統印刷的日子,還太早了。」鍾建業說。

 

全球書店日益減少

據英國書商協會年度統計數字顯示,2013 年英國有 67 家書店倒閉,23 家新店開業,位於商業街的獨立書店總數由 2013 年初的 1,028 家跌至 987 家,首次跌穿 1,000 家,9 年間更已有超過三分一的獨立書店倒閉。

類似的情況在全球都見到,並非單是英國的獨有現象。一方面像亞馬遜一類網上書店和大型連鎖書店,有更多資源可提供價格優勢和送遞服務,另一方面愈來愈多人透過數碼渠道獲得內容,也令獨立書店生存空間收窄。

不過這是否代表實體書就不會再有人買?鍾建業坦言實體書的閱讀體驗,跟數碼始終有很大不同,數碼要完全取代實體書,恐怕不可能:「就像以前說有了電視就沒人聽收音機,但今天收音機消失了嗎?如果一種媒體能轉型找到新的需求,自然會有它的生存價值。」

20141125 12929

 

產業自會尋找出路求存

鍾建業以收音機和戲院為例子,說明產業自然會尋找出路來生存:「以前說收音機會因為電視而終結,但事實是今天收音機仍有很多人在聽,但就轉型為針對職業司機為服務對象。戲院也是一樣,透過提高觀賞體驗來吸引觀眾繼續入場,電視的出現並沒有把它們都送上絕路。」

他認為印刷行業也必須改變才能找到出路,怎樣才能提高印刷品的品質和使用體驗,從而讓人仍然願意付出金錢購買,將會是印刷業、書商共同要尋找的出路。

以賀卡為例,就連 Steve Jobs 在生時推出過的 Cards 電子卡服務,最終依然是失敗的。像賀卡、邀請函、請柬等,依然是印刷精美的傳統實體印刷品較受歡迎,電子卡根本沒法傳遞到背後的意義,要親手拿著才有那種莊重的感覺。

 

數碼印刷讓「獨一無二」變可能

同樣地,像書籍、音樂唱片都受到數碼化影響,但仍然有很多讀者和聽眾選擇購買實體版本。一方面他們是熱情的支持者,另一方面實體版本往往會加入限量版元素,甚至會有獨一無二的編號,令它不僅是一件商品,還變成了收藏品。

要如何做到「獨一無二」,那答案就是富士施樂最擅長的「數碼打印」了。傳統柯式印刷在大量印刷時有成本和速度優勢,但印刷版卻是一式一樣的,用於印刷報紙雜誌的確很方便,但要做到「獨一無二」卻不可能。

unwire004

 

讀者可把數碼印刷視為更大型的辦公室打印機,你可以用它來印製一式一樣的印刷品,但它最大的優勢其實是具備「可變數打印」功能,像大家收到的信用卡月結單、名片,便是使用數碼印刷處理的。有些印刷品不僅具有特殊編號,甚至整份印刷品內容都完全不同,背後就是透過在印刷時讀取數據再單一印製。

「柯式印刷在大量印刷時有很大優勢,但就難以滿足今時今日在個性化打印上的市場需求。」他說。想像一下如果你收到的請帖,是柯式印刷再手寫名字,還是把名字直接印出來會讓人感到莊重?由於愈來愈多這些個性化打印需求,因此印刷行業很多都部署了專業的大型數碼打印系統,競相爭奪一個不只是「鬥平」的新市場。

 

為中小型印刷公司提高競爭力

當印刷行業的器材都差不多時,不同印刷公司競爭的自然是速度、色準、價錢等因素,但來到數碼印刷就多了很多選擇。數碼印刷技術讓小型印刷公司多了很多生意,以前大型印刷公司較多資源,因此品質和速度都更有優勢,小型打印公司就只能用價格來競爭。

但隨著數碼印刷出現,一些少量印刷的訂單就能找這些較小型的印刷公司來做。「柯式印刷有很多工序,而這些工序不論印量多寡都是一樣的。換言之,印量愈少的每張成本也愈高。而數碼印刷每一張的成本都是平均的,因此印量愈少的話,使用數碼印刷就愈化算。」他說。

unwire003

 

數碼印刷另一優勢是速度。由於柯式印刷有晒板等工序,不能直接就印刷,除非你是報館,不然等一兩天才能收貨是正常不過。而數碼印刷就只需把打印工作從電腦輸出到打印機便能開始,不用半天便能印好成品,如果是少量印刷的話速度其實更快。

也正因為這種「多接小訂單」的生意模式,令中小型印刷公司更著重增值服務,以優質、多樣化、個性化服務為賣點,脫離只能用「鬥平」來向大型印刷公司搶生意,甚至平價接下大型印刷公司的「二判」訂單的怪圈,換取更佳的收入和更多的生意機會。

 

地產售樓書成為最大訂單

由於「少量」、「個性化」、「快速」等特性,令提供數碼打印的印刷公司,可以接到一些以前柯式印刷做不到的訂單。除了最常見的名片、請柬、場刊外,原來現在最常見的訂單是「售樓書」。由於現在地產商的售樓計劃經常改動,一兩天前才決定好售樓書內容是很常見的事,而數碼打印就成為了救星。

「售樓書是現在很常見的數碼印刷訂單,由於往往隔日就會公開發售,而出售單位也未必很多,柯式印刷可能無法應付快速、少量的要求,於是數碼打印就成為地產商的救星,今晚付印、明天已可派發,更不會因為更改銷售計劃而積壓過期的售樓書。」鍾建業說。

 

數碼印刷讓業餘作家圓夢

如果讀者是閱讀愛好者,甚至是業餘作家的話,應會留意到近年有很多小型出版商出現,專門為業餘作家提供印量很少的出版服務,讓他們一圓自己的「作家夢」。這些全新的出版模式,都是在數碼印刷出現後才能誕生的,換言之數碼印刷其實正為出版行業提供了新的出路。

「以前要自己印製作品,成本很貴,柯式印刷動輒都要印上數千本,這不是業餘作家能賣出的銷量,更別提印刷成本能否負擔。」鍾建業表示,數碼印刷不僅能少量印刷,甚至做到「賣一本印一本」,有人要賣才開機印刷,這是柯式印刷絕對做不到的。

數碼印刷甚至可做到,直接把作者要送贈書本的對象的名字,直接印製在內頁上,這對收禮的對象而言會更加驚喜。這還未是最厲害的,只要作者希望,甚至可為不同讀者印製完全獨一無二的版本,讀者想要大團圓還是悲劇結局都可自己選擇!

unwire11113-590x393

 

教科書、傳媒一樣可個性化

就連是我們的傳媒行業一樣受惠,在網路媒體的進逼下,傳統雜誌一樣有新出路。

「舉個例子,現在有很多旅遊雜誌,但又有多少人會為了一次旅行,而買回數星期前的舊雜誌只為看一個專題?甚至剪報收集每一期的當地介紹?如果雜誌出版社能提供服務,讀者可上網按一個掣,就能把過去介紹過的大阪景點都統一收集再印成旅遊指南,豈不更勝坊間千篇一律的旅遊指南?」鍾建業說。

除了傳媒,還有教科書。看似規模不小,但其實教科書的印量比想像中少,如果一家出版商的一個版本,只有幾家學校在用的話,用柯式印刷會很貴,結果又只會變成把成本轉嫁到學生家長上。富士施樂早前就跟本地書商和連鎖沖印店合作,用數碼印刷製作教科書再直接從沖印店取貨。

「由於每家學校課程不同,甚至因班級水平不同而會教授不同的內容,如果全部人都用同一版本的教科書和習作,其實更浪費紙張和金錢。透過網上平台和數碼打印的結合,學生可按自己課程剔選需要的部分列印,再到沖印店取貨,每一學生都可有一本個人化的、符合水平的教科書。」他說。

換言之,數碼印刷技術的出現其實是為印刷和出版行業帶來新的「可能性」,只端看你是否想像得到。看到這兒,你還覺得印刷行業是夕陽工業嗎?

 

Tags :digital printingfuji xeroxprinting
Boris Lee

The authorBoris Lee

Unwire Pro 資深編輯,在企業 IT 科技報道範疇有十多年經驗。近年專注報導香港初創企業、本地資訊科技業界發展。

1 則迴響

Leave a Respo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