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業趨勢題特寫

讓開放數據衍生新價值 專訪香港和台灣 Open Data 運動者

早前香港政府發表財政預算案,其中更以開放數據形式發放預算案數字予公眾,讓公眾能具體地掌握預算案內容,一致得到媒體和資訊科技界的掌聲。其實何謂開放數據?這跟市民生活有何關係?政府開放數據對民生又有何好處?相對於亞洲其他城市,香港在開放數據上是否追上步伐?

 

Open_Data (圖片來自互聯網)

 

近年 Big Data 成為 IT 界的熱門話題,由於數據產生速度每年都以爆炸性增長,要更有效運用這些數據就得將不同來源的數據互相參照分析,開放數據就成為數據分析的一大來源。開放數據(Open Data)是近年 IT 業界提出的運動,藉由公開各種數據予公眾使用,從而產生出更多的價值。 Data.gov 等 Open Data 組織的成立,令 Open Data 運動開始為人認識。運動的目標與開放原始碼等運動相似,這些開放資料可不受著作權、專利權及其他管理機制所限制,可開放給社會公眾,任何人都可自由使用,不論是要拿來出版或是做其他的商業運用都不加以限制。

 

香港開放數據步伐慢

其實香港政府早在 2011 年已開始推動有關開放數據的政策,啟用了名為「資料一線通」(Data.One)的網站服務,公開不少包括天氣、空氣質素、交通狀況等政府掌握的數據,今天大家常用的手機天氣預報應用,數據便往往由此而來。而在過往數年的財政預算案,也有透過 PDF 的形式發放政府開支數據,讓市民可以監察施政。 提倡開放數據的本港組織 Open Data Hong Kong 創辦人 Mart Van de Ven 指出,開放數據可為社會帶來很大的好處,讓社會大眾有機會監察商業機構和政府,也是公民社會良好的起步點。媒體記者可從開放數據中發掘真相,而企業機構和政府則可從中提高透明度,提供更好的服務水平。「這就是開放數據的潛力。」他說。

「開放數據組織可作為一個公益團體角色,透過製造有關開放數據價值的話題,來提高公眾對開放數據的關注度。我們可以通過說服政府和社會公眾,把數據作為一種社會資源來傳承下去,以數據的價值鏈來實現這一目標。Open Data Hong Kong 組織可以用技術和特定領域的專業知識為基礎,向社會展示開放數據能衍生的社會價值,從而進一步提倡政府和社會把數據全面開放公開使用。」Mart Van de Ven 說。

MartODHK

 

格式不統一增加工作量

雖然看似做得不錯,但對於應用開發者而言確仍然感到困擾,這是因為政府部門對技術認識不夠,數據是開放了,卻難以讓開發者利用,使計劃偏離了開放數據的原意。資訊科技界議員莫乃光就曾撰文批評,政府文件內的數據往往以不同格式分布於各章節內,在進行數據分析時構成不少困難。 「當局以 PDF 提供資料,本意是避免格式錯亂和資訊被編輯刪改。但也正因 PDF 格式局限,當相關數據研究人員想按年的整體比較、顯示趨勢或較為深入的分析,以掌握政府全盤收支時,就需要艱巨的轉換和抄寫工作,容易出現錯漏之餘,也耗費人力。」莫乃光說。

有以「資料一線通」數據來開發應用的本地開發者 Leo Chan 亦表示,政府部門對 IT 的認識不夠,開放資料的格式非常混亂,而且不是以給程式讀取的 XML 語言來發布,令開發者處理數據時倍感困難:「有時資料是中文的,有些是英文的,而且用的也是不能直接讓程式讀取到的格式,我們要花額外時間抽出數據另行輸入,徒增了我們的工作量,也違反了開放數據本身想方便民眾的意義。」


台灣有資訊法律相關規定

近月台灣政局動盪,太陽花學運持續升溫。學運除了因為學生的堅持,而讓社會開始了解兩岸服貿協議外,開放數據也擔當了不少角色。台灣開放數據提倡組織「零時政府」(g0v.tw)成員高嘉良,早前出席數碼港一項活動,分享了台灣當地開放數據運動的現狀。他在訪問中提到,由於台灣有「政府資訊公開法」的規定,因此政府必須依法公開政府資料,這些資料就能成為民眾監察政府的有力武器。

台灣「政府資訊公開法」在民國 94 年(2005 年)正式立法,按有關規定台灣政府必須公開政府資料,若民眾對政府的公開資料有質疑,可依法向政府要求公開提供。高嘉良表示有關法規為台灣的開放數據運動,提供了有利的環境,不僅資料可用於監察政府施政上,也能為應用開發者提供足夠的數據,開發各種便民的應用程式。

13333221983_e5afb6265c_ox (圖片來自互聯網)

 

公開資料守則難約束政府

反觀香港的情況就比較差。雖然有前述的「資料一線通」服務,但由於香港一直未有為《資訊自由法》及《檔案法》正式立法,不僅無法要求政府公開資料,甚至也無法阻止政府部門銷毁舊檔案,導致公眾無法透過資料查證任何歷史紀綠,無法達到 Mart Van de Ven 提出的,把數據作為社會資源傳承的目標。 香港的資訊自由及檔案規管,與及政府檔案管理方面,仍落後於國際準則。香港記者協會就曾多次指出,現行的《公開資料守則》問題甚多,媒體向政府要求公開數據時,由於守則並未有法律效力,有關當局往往會用各種不同的理由拒絕提供,最近期的就要數行政會議成員的出席紀綠,被當局以「難以統計」為由來拒絕。

 

民生應用開發範圍廣

但如撇開政治敏感內容不論,香港和台灣政府在民生應用上為開放數據提供了不少便利環境。高嘉良提到現在台灣不少開發者,都善用了政府的開放數據開發了各種民生應用的程式,例如即時天氣、空氣質素、交通狀況、避災訊息等,也有觀看立法院會議直播等應用。 高嘉良認為,開放數據不僅可用在政府監察上,這些民生應用可以製造新的產業,把開放數據發揮更大的好處。「例如有應用是用在房屋價格評估之上,透過查閱公開的數據,知道該物業地區附近有甚麼公共設施,或有甚麼厭惡性的設施,從而評估物業價格。這些都是從交叉分析數據而產生的新應用,使開放數據能衍生出更多的社會價值。」他說。

(圖片來自互聯網)

Tags : open data
Boris Lee

The author Boris Lee

Unwire Pro 資深編輯,在企業 IT 科技報道範疇有十多年經驗。近年專注報導香港初創企業、本地資訊科技業界發展。

2 Comments

Leave a Response

訂閱 unwire.pro 電子報
最新科技趨勢每日直達郵箱
Your Information will never be shared with any third pa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