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今年最熱門 NFT 項目之一的 Moonbirds 及其延伸項目 Moonbirds Oddities

版權一向都是複雜的爭抝,究竟是你抄襲我,抑或是我抄襲你,被告抑或原告,即使將爭議搬上議事庭,經過三五七年的漫長審訊,基本上都難有定案。版權保護作家、藝術家、設計師的創作,屬於一項自動賦予的權利,不論是藝術、設計、歌曲、文學,以至是 NFT 頭像,在創作完成後,作品理論上即時會擁有版權。

所謂版權,在舊經濟模式的傳統產品上,消費者購買產品並不擁有版權,例如:一隻 CD 的購買人,並不擁有歌曲的版權,更不能作商業播放。不過,在不同 NFT 項目中,創作人可自由選擇或多或少地保留版權或知識產權、部份可讓持有人在有關的知識產權上進行創新,甚至可以完全開放版權。

現時市場上,不少知名的 NFT 都有開放部份版權,讓持有者得以使用,例如 Bored Ape Yacht Club 就讓 NFT 持有人「完全地」擁有所持有的 NFT,其中一位持有人將所持有 Ape 創作成音樂視頻;更有持有人將其持有的 Ape 作為啤酒品牌,不過 Bored Ape 的創作人 Yuga Labs 則不容許持有人使用 Bored Ape 這個名字、標誌以及品牌。換言之,你可似使用你所持有的 Ape,但不可以使用 Bored Ape。

至於完全開放所有版權及知識產權,最近期的例子就是由 NFT 社群 Proof 發行,今年最熱門 NFT 項目之一的 Moonbirds 及其延伸項目 Moonbirds Oddities,在 8 月份宣佈將版權協議改為 Creative Commons Zero(CC0),但即惹來持有者不滿,以及 Moonbirds 地板價格暴跌。

所謂的 CC0 就是開放所有版權,使有關創作成為公共使用領域(Public License)財產,任何人都可以取得作商用或私用,所有人都可以在 CC0 作品上進行二次創作而無須擔心有法律後果,亦可以為其推出周邊產品,甚至作為新公司的標誌。

事實上,NFT 出現只有約 5 年的時間,仍未有完整法例上的保護。不過,未有完整法例的保護,並不代表創作人不能採取法律行動保護權益。NFT 是基於區塊鏈之上而開發,本身已經有能夠證明所有數碼項目的擁有權,令原作者不需要考慮許可問題,而 CC0 則是賦予所有人可暢通無阻地再創作的權利。

但作為創作人,理應最看重版權或知識產權,為甚麼會選擇開放?主要是為了促進原項目的發展,建立一個更有參與感的社群。即使是絕佳的創作,但記憶力卻是有限的,透過開放二次創作權,可以不斷衍生出新型創作及傳播,再將新注意力帶回原作,情況就如 memes 一樣,最早嘗試以 CC0 作知識產權共享項目 Nouns NFT,至今已成功推出紀錄片、與百威合作及推出 Nouns 咖啡等。

換言之,相對於出售版權或知識產權,CC0 的 NFT 項目更傾向於平台的發展,情況與 Linux 及 Android 相若。就如 Nouns 共同創作者 4156 去年於 Decrypt 上所說:「以任何形式採用 Nouns,都會為作品本身賦予能力,令 Nouns 更重要及更有價值。」

其次,在沒有版權限制的 NFT 世界中,從技術上已沒有甚麼可以被盗取,即已免除了處理盗版的繁複法律問題。如 Proof 共同創辦人 Kevin Rose 所說:「Moonbirds 的真實性不需商標及律師證明,而是由鏈上智能合約驗證。」

加密高總經理

高瀚

Columnist

The authorColumn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