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VR/AR/MR企業趨勢業界專訪

虛擬網紅門檻低 V-tuber 取代真人當 KOL

YouTube 平台催生了 YouTuber,透過主持不同節目帶來輿論影響力。最近,更開始流行新的 V-Tuber(虛擬網紅),利用虛擬身份配合動態捕捉等技術製作,門檻並不算高,來自台灣的 V-Tuber 虎妮的製作人就遠道而來,與我們分享 V-Tuber發展。

「虎妮好朋友」製作人 Bull Hsu 表示,他們觀察到觀衆在觀看 V-Tuber 節目時的習慣,像他們平常追劇或者看動漫一樣。由於這些年輕族群本來就喜歡看動漫內容的節目,他們會開始把觀看習慣轉移到 V-Tuber 上面。觀看習慣的改變令瀏覽量增加,吸引到更多人嘗試製作。

他解釋,因為製作 V-Tuber 節目的技術門檻並不算高,只需要 VR 裝置,就可以製作內容,甚至只使用一部 iPhone X 放在桌面前就可以做到。技術門檻之低加上收視和觀衆變多,成為更多人投身 V-Tuber 製作行列的原因,讓這個文化可以蓬勃成長起來。

▲ V-Tuber運用了VR、AR 和 360 度影片技術製作。

阿 Bull 指,現在觀衆已經把虎妮當作朋友一樣閒話家常,甚至分享心事,而虎妮亦從最初介紹最新遊戲,到現在有直播節目與觀衆互動,更會利用日文教大家到台灣旅遊時的注意事項等,內容已經豐富得多。而團隊亦由當初的 2 人變成今天的 5 人。除了自己當導演、背後的聲優,還有動畫技術、設計師及故事設計。

▲ 「虎妮好朋友」製作人 Bull Hsu(左)及Oath 網絡媒體內容總監 Lorraine Cheung (右)都表示V-tuber有很多發展空間。

目前一些較高人氣的 V-Tuber 例如日本的キズナアイ(Kizuna AI 絆愛)甚至已開辦虛擬演唱會,到底未來 V-Tuber 能否取代真人網紅,甚至成為品牌代言人呢?Bull 就表示,從品牌角度,其實真人代言會有風險,例如會有緋聞或者失言,但虛擬的就不用擔心這些問題,沒有時間限制也不會跑掉,比真人安全和容易控制。其實在二次元人物代言風氣盛行的日本,已有 V-Tuber 擔任品牌代言人,在海外也應該可以嘗試。現時的技術亦能夠支援,V-Tuber 也許真的可以挑戰進行一些品牌推廣,或者代言和製作虛實結合的影片等。

Oath 網絡媒體內容總監 Lorraine Cheung 發現,香港其實有政府部門和品牌,本身都已經利用非真人的角色擔當代言人,例如清潔龍阿德、大嘥鬼和滴惜仔等,因此他覺得這些在香港其實也有認受性。如果可以加入例如 VR 或者其他的互動,令角色變得有血有肉,變得更生動豐富的話,相信也會是客戶想要的。問到V-tuber會否完全取代真人Youtuber,兩人均表示不會。因為兩者是可以並存及互相補充,他們極積透過現時的技術為觀眾及客戶提供更多選擇。

要把 V-Tuber 文化推廣到香港,Lorraine 覺得技術上已經足夠,但香港需要有本地特色和風格的角色。她也很期待香港的 V-Tuber 有更突破的發展,而 Oath 亦可以提供一個平台讓大衆廣泛欣賞到這些內容。她覺得香港人都喜歡日系的東西,但也講求節奏明快,相信混合以上的特質設計 V-Tuber,也會得到香港人接受。香港會產生一個怎樣的V-Tuber,實在令人相當期待。

Tags :AROathvirtual youtuberVRvtuberyahooYoutube
Antony Shum

The authorAntony Sh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