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企業趨勢初創企業專題特寫

以色列 e² 智能積木進軍亞洲 但推廣 STEM 教育從何談起?

近年業界一直缺乏年輕人投身資訊科技行業,其中一個解決方式是普及 STEM 教育,增加學生對科技及工程行業的興趣。來自以色列的 e² Young Engineers 創辦人 Amir Asoi 早前就接受 Unwire.pro 訪問,分享一下以色列的 STEM 教育文化並怎樣把經驗帶到亞洲新興市場。

Israel_stem003

 

以色列「創業之國」美譽全靠重視教育投資

以色列被譽為「創業之國」,是全球具有最高密度初創企業的國家,特拉維夫亦被稱為「初創企業之都」。雖然並非很多知名的初創公司出自以色列,但全國也彌漫著創業氣氛,大大小小全國有超過 4,000 家初創公司。很多人都分析以色列的成功之處,包括政府支援政策、充滿危機感的國家文化都是原因。

另一個原因應該是該國的 STEM 教育系統。所謂 STEM 教育,即是科學(Science)、技術(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及數學(Mathematics)的簡寫,在傳統理工學科中加入創新精神。創新不能只通過想像,也必須具備把想像實踐的能力,而 STEM 教育便是為學生提供實現這些創新的能力,使想像不再只是想像。

由於兼具創意和實踐能力,因此以色列的年輕人才能真正創新。香港人出名「多計」,但有多少真的可自行編程並成為初創企業家?原因正是缺乏實踐能力,由科研到編程,香港教育都缺乏 STEM 教育的理念,因此才會有香港科技業界不斷說的「沒有年輕人加入科技業」的現象。

 

把以色列 STEM 教育經驗帶到亞洲

以色列自 1948 年建國後,每天都在面對戰爭的陰霾。為了生存,除實行徵兵制度也極為重視教育的投資,每年花在教育的預算也僅低於國防預算,歷屆總理均視教育為國家最重要的投資。目前以色列有 8 家大學和 27所專科學校,其中半數大學都位列全球 150 頂級大學之列。

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數據,多達 45% 以色列公民接受過大學教育,屬於全球最前列國家之一。但學歷高不等同適合創業,有沒有創意和冒險精神、有沒有團體協調能力、能否對抗逆境等都很重要。喜歡砌樂高積木不見得長大會變成建築師,但如果能自小就養成不怕失敗重來的心理,這就比單純的理科知識更重要。

來自以色列的 e² Young Engineers 創辦人 Amir Asoi,早前獲邀出席香港青年協會的世界創業青年論壇分享,Unwire.pro 亦訪問他了解一下以色列的 STEM 教育文化,看 e² Young Engineers 怎樣把該國的經驗帶到亞洲新興市場。

Israel_stem002

 

e²:在教育中結合娛樂元素

STEM 教育並非只是把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的課程混在一起,如果這也算的話,香港中學的理科班已經在做。STEM 教育重視的是各學科知識的融合,把學到的知識應用到生活中,以培養創新精神與實踐能力,而 e² Young Engineers 便是提供教材讓學生嘗試實踐。

今年「2016 香港資訊及通訊科技獎」的最佳資訊科技初創企業大獎得主,是來自香港科技園的邁特思香港有限公司(Metas),得獎項目正是智能電子積木。其實類似的智能積木產品在全球都有公司研究,並利用在當地的 STEM 教育之上,而 e² Young Engineers 的 GaliLEGO 系列則是以色列的版本。

Amir Asoi 表示,他們公司名稱中的 e² 代表的兩個 E,分別是教育(Education)和娛樂(Entertainment),簡而言之即是在教育中結合娛樂的元素。該公司旗下的產品由學前教育到高中課程均涵括,包括普通的積木到機械人編程也有,目的是希望讓學生能夠在遊戲中實踐 STEM 知識,打開對科研及工程的興趣。

 

鼓勵學生動手做、用創意去解決問題

Amir Asoi 表示,以色列人很鼓勵孩子好學和勇於發問,並希望孩子能有不怕困難、敢於創新的精神:「以色列人不會對有建設性的失敗感到驚恐,反而很鼓勵子女挑戰和嘗試,而這正是一個創業家所必需的精神。只要不是不理智的冒險,以色列人其實很包容,透過失敗獲得的經驗很寶貴。」

GaliLEGO 智能積木跟 Metas 及其他智能積木一樣,都是讓孩子能夠由零開始嘗試建立一些事物。舉個例子,砌模型往往都是根據說明書,把各種部件按正確位置組裝起來,雖然組裝後會是一台完成的模型,但實際只是跟從既定的步驟和框架,沒有加入到創意。

而智能積木則可以完全沒有框架,只要想像得到就能嘗試組合起來。而智能積木跟一般積木不同之處在於,孩子在設計時還要考慮如何接駁電池,讓它變成能活動的完成品。傳統教育沒有「動手做」的環節,更不鼓勵不按步驟,而智能積木便正是完全相反,鼓勵學生自由想像和實踐。

Israel_stem001

 

不只是玩具、瞄準校園教材市場

Amir Asoi 表示,GaliLEGO 智能積木針對的是教育市場,而不是玩具市場,而且主要的推銷對象是有意發展 STEM 教育的學校,而非家長,但他也補充「要是家長喜歡也很樂讓意他們購買」。智能積木可用於物理和編程的課程,積木能實驗物理知識,也能讓學生自行編寫程式讓智能積木能動起來,達到 STEM 融合知識的目標。

課堂中老師可能只給學生一個嘗試的目標,讓學生自由發揮,用積木組合成一些智能產品去解決問題。傳統教學都是按部就班,而 STEM 教育只是給一個指導方向,由學生試著用自己學到的知識去自行尋找問題的答案。由於孩子自小便開始學習解難的能力,因此長大後具備找出社會問題並提供解決之道,而這正是創業者的目標。

智能積木另一特點是完全沒有既定的框架,積木可以混合一般的樂高積木,但智能積木就具備簡單的電路,幫助孩子們了解電路連接的原理。配合小燈泡、感應器、馬達等電子零件,孩子們可以砌出起重機或可聲控開關的夜燈,配合簡單的編程,甚至能用藍牙連接智能手機,變成家居物聯網裝置。

 

總結:STEM 教育很好,但是否已準確好?

Amir Asoi 表示這次出席世界創業青年論壇,一方面是來亞洲觀察市場,另一方面也會到中國研究供應鏈及接觸客戶。他表示中國近年大力發展 STEM 教育,加上人口和學生數量很高,每年都有大量適齡新生入學,是很值得發展的新市場。

不過正如香港的編程教育推廣,最大障礙是缺乏優質的編程教師,導致難以迅速推廣一樣,STEM 教育的最大障礙也是師資問題。畢竟香港長期缺乏優質的軟件工程師,人才幾乎都會被業界用高薪吸納,在學校的編程教師往往缺乏實戰經驗。

即使是美國也長期面對在數學和科學的教師短缺,因此奧巴馬才說要在 2020 年前為美國培養 10 萬名 STEM 教育的教師。相信在香港和中國的情況只會比美國更糟,基於文化問題,亞洲教育不容學生挑戰與顛覆,STEM 要從根本扭轉教師的定式教學思維,恐怕困難重重。

近年中國大力提倡 STEM 教育,創業風潮下的確不少家長開始把編程視為一種課外學習,加上傳統理工學科本就受亞洲家長追捧,相信 e² Young Engineers 的智能積木及機械人產品是有市場的。但問題是家長和學校是把它作為一種課外活動、玩具,還是正規的教育?如果沒有從根本扭轉想法,即使銷量很高,意義又何在?

n-350x500

 

 

作者:Boris Lee
Unwire.pro 資深編輯。在企業 IT 科技報道範疇有十多年經驗。

 

 

 

Tags :Silde
Boris Lee

The authorBoris Lee

Unwire Pro 資深編輯,在企業 IT 科技報道範疇有十多年經驗。近年專注報導香港初創企業、本地資訊科技業界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