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人物專訪專題特寫

【人物專訪】陳珊珊:女性 IT 人並非小眾  多元共融闖出一片天

香港一向側重金融商科和法律、醫學等專業學科,即使現今 IT 專才炙手可熱,會將電腦科學放首選的尖子仍是寥寥無幾,單從應屆狀元選科已可見一斑。偏偏 Microsoft 香港及澳門總經理陳珊珊(Cally)當年卻屬意主修電腦研究,為日後投身 IT 企業踏出重要的第一步。

儘管香港男女相對平等,不過在自由選科下,電腦學系的男學生仍然壓倒性地較女生為多。Cally 笑指,她那一屆已算「大有改善」,60 位學生當中有 8 名女生,據知上一屆僅得 3 名女生更為稀罕。

「畢竟家中有一個哥哥、兩個弟弟,早習慣與男生打交道,即使班上男多女寡亦絲毫不感到難以適應。」Cally 回憶在學期間並未有因女性屬小眾而受到特殊待遇,親友甚至視她的選科為理所當然。

「我自小數理較強,選修電腦順理成章。當年數學好的女性大多被定型日後會當老師,但我個子小聲線弱,實在不適合做教師。適逢大學新設電腦學系,而當時大公司又爭相採用新技術,修讀一個鑽研最新技術、較多元化的學科,想必將來會有更大的發展空間。其實當日未有透徹考慮這學科能有甚麼出路前途,不過當年香港只得兩所大學,IT 畢業生供不應求,市場需求又極高,畢業試也還未考便已收到 3 個 offer(聘書)。」

畢業後,Cally 選擇加盟惠普(Hewlett Packard,其後易名為 HP Enterprise),一做便 27 年,位至集團副總裁兼香港及澳門董事總經理,在一般人眼中可謂平步青雲。

釐清思維別冀盼優待小眾

「HP 是我的第一份工,當時公司男多女少,知道有女性畢業生加入人人都拭目以待。同事們對我很 nice,令我以為他們會好照顧我。」Cally 回憶當年一腳踢,連 Unix Administration 客戶培訓亦一手包辦,須自行準備培訓用的課室,就連上堂用的 workstation 亦由她親自搬運;若當日有 10 個學生,就得搬運 10 台 workstation。

Cally 形容當年的 workstation 猶如舊式電視機般「好大部、好厚、好重」。偏偏 workstation 存放於 18 樓,而課室則在 19 樓,結果她只得將笨重的 workstation 抬到椅子上再逐台運送上樓。

「當下的確有點生氣 ── 為甚麼他們不幫我呢?然而事後回想,卻深深慶幸他們沒有出手相助。正因為他們一視同仁才沒有伸出援手,反而是我將自己視作弱小,期待別人幫忙。」

Cally 認為女性要在本地 IT 業界大展拳腳,事業前期遇到的障礙不大。反而要小心自己的思維,不要將女性視作小眾,覺得別人要優待自己,因為這樣在工作上碰釘時反容易感到不愉快。

Cally 認為女性切忌將自己視作小眾,覺得別人要優待自己。

不到黃河心不死

2008 年,Cally 已穩坐香港區第二把交椅,過去每兩、三年便晉升一次,事業可謂一帆風順。直到有日上司與她商討事業發展前景,男性主導業界的高牆才初次展現在她眼前。

「眼前有兩個選擇:一是香港區的 MD(董事總經理),亦即我上司的位置;一是 regional role(區域職級),但 regional role 就要 relocate(調遷),而我當時已婚有兩個小朋友不便移居,所以就回說想升 MD。」Cally 憶述上司毫不介意,因早已計劃兩年後回巢新加坡,樂意退位讓賢。

上司肯定她的工作能力,卻對她的選擇有所保留。畢竟那是個由男性主導的業界,交流聚會盡是男性 CEO,一個女性如何融入其中?更莫說要建立默契,令大家願意聆聽、重視她的意見和聲音。

難道事業走到這裏便是盡頭?Cally 當下不禁氣餒。

挫敗感無疑是有的,但 Cally 笑言自己個性倔強不服輸,思前想後鬥志重燃,兩天後再找上司商量。畢竟 HP 乃龍頭企業,不時獲邀出席業界會議,Cally 便順水推舟,說服上司委派她為公司代表,好讓她加深認識同業,嘗試融入那個圈子,在男性主導的 IT 業界闖出一片天 。

「一日不走進這個(男性)圈子,根本無法了解他們在做甚麼。唯有了解這個圈子,才能決定到底我可以貢獻些甚麼、扮演甚麼角色。但這一步並不容易,建立關係完全不是那回事,無關你做生意有多出色。我必須要走出自己的 comfort zone(舒適圈),理解他們所需,再以不同方法去解決問題。」

▲ 女性  IT 人抬頭:Cally 較早前於 Microsoft 美國西雅圖總部主持會議,列席者雖絕大部分為男性,當中更不乏司長級官員及跨國企業 CEO,眾人均專注聆聽她演說,會後交流言談甚歡。

跳出 comfort zone 免脫節失競爭力

不過真正跳出 comfort zone,卻要數後來自 HPE 跳槽至 Microsoft 香港。

「雖然在 HP 工作長達廿幾年,但過去每兩、三年便換一個崗位,會有新的挑戰。我常常說要 stay relevant and competitive(不脫節和保持競爭力),但當上 MD 後,漸漸發現難與同事有建設性的對話,不禁恐懼自己不再 relevant、失去競爭力。」

作為土生土長的 IT 女性,Cally 一直渴望能回饋 IT 界,有感自己可以貢獻更多。後來接觸到 Microsoft CEO Satya Nadella「幫助地球上所有人和機構成就更多(Empower every person and every organization on the planet to achieve more)」的願景,與她的理念不謀而合,遂萌生去意。

放棄熟悉的環境去領導一家陌生的公司,若業績未如理想怎麼辦?這是她最掙扎的心理關口。

Cally 笑指與丈夫商議時遭潑冷水,屢向她力陳最壞的可能性,然而最後卻拋下一句「失敗了,大不了回家當主婦囉。」

有了丈夫這支強心針,她才得以全力以赴,難怪 Cally 認為女性要闖一番事業,家人支持至關重要。

打破男多女寡定律  創建多元共融環境

女性從事 IT 業界的比率偏低(不足 30%),不過在 CEO Satya 多元共融(diversity and inclusion)的主張下,Microsoft 積極提升女性員工比例。事實上,愈來愈多企業意識到 IT 已逐步融入日常生活,用家並非一小撮受眾,而是所有人。然而男女大不同,以單一思維設計構思產品實難以滿足整個市場需求,因此近年 IT 巨頭紛紛提倡多元,招聘女性亦不遺餘力。

「中國女性家庭觀念較重,若無法在事業與家庭之間取得平衡,不少女性最終會選擇放棄事業。」Cally 認為,Microsoft 的家庭友善措施對近年成功招攬及留住女性員工不無關係。以香港為例,員工享有 20 星期有薪產假、6 星期有薪侍產假,以及 4 星期有薪家庭照顧假,透過彈性工作安排及資源上的支援,讓員工得以在生活和工作之間取得平衡。

Cally 更自豪地表示,香港區的領導層職位以女性佔半數,而超過 40% 本港員工均為女性。公司除於全球推行 #MakeWhatsNext 項目,更推出 GirlSpark Infinite 計劃,培訓課程內容涵蓋人工智能、大數據、雲端技術、物聯網和編碼等科技知識。據了解,超過四成 GirlSpark 舊生畢業後成功投身 ICT 業界,有效舒緩本地企業人才荒的問題。此外,Microsoft 更成立了「Women@Microsoft」委員會,為女性員工舉辦內部聚會和邀請嘉賓進行分享,致力團結業界女性力量,杜絕科技業界男女比例懸殊、徵才評選不公與缺乏女性高層典範等阻礙女性 IT 人發展的狀況。

對 Cally 而言,「Women in Tech」不止是句口唬,更是她身體力行、全力貢獻推動的理念。

 

 

Tags :HPEMicrosoftslide流動置頂置頂
Catabell Lee

The authorCatabell L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