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企業趨勢初創企業專題特寫業界專訪

Grab 7 億美元投資印尼數碼經濟 東南亞市場靜靜崛起、香港怎定位?

新加坡獨角獸初創公司 Grab 最近宣布會投資 7 億美元在印尼,希望使該國在 2020 年前成為東南亞的最大數碼經濟國家。其實作為亞洲第三大人口國家,印尼的經濟潛力鉅大,但科技相對落後成為該國發展障礙,Grab 的投資大計正是為了使印尼能真正成為數碼經濟大國之舉。

 

新加坡獨角獸單挑 Uber 還要更領先

總部位於新加坡、去年 9 月完成 7.5 億美元 F 輪融資的 Grab 被稱為「東南亞 Uber」,雖然約 30 億美元估值遠不如 Uber 誇張(或說是離地),但他們在東南亞的成績卻遠優於 Uber,據業界推估他們在東南亞的業務規模是 Uber 的一倍以上。

Grab 在新加坡、印尼、菲律賓、馬來西亞、泰國及越南,為 6.2 億人解決交通運輸的煩惱。為何 Grab 能在東南亞比 Uber 更吃得開,全因他們夠「貼地」,例如 Grab 容許當地常見的「篤篤車」、電單車和腳踏車加入,在交通擠塞的道路比汽車更方便快捷,了解東南亞本身的文化,並用創新思維來解決交通問題就是成功關鍵。

其中 Grab 在印尼的發展就很迅速,GrabCar 和 GrabBike 業務在去年有多達六倍增長。而 Grab 在印尼雅加達、峇里島、萬隆、巴東、錫江、棉蘭、泗水和日惹都能提供服務,服務城市較同行為多,服務亦更多元,平均每 3 位乘客就有 1 位使用多過一項 Grab 的服務。

 

熟知東南亞文化 Grab 是致勝關鍵

雖然 Uber 在全球均橫掃當地的士市場,但在亞洲卻連番受挫。不提 Uber 在香港、澳門和台灣都有訴訟(後兩者還直接向 Uber 開罰單,比香港還猛),Uber 甚至在中國滑鐵盧,整個當地業務被滴滴收購。Grab 創辦人陳炳耀甚至曾豪言「讓 Uber 在東南亞再輸一次」,靠的正是「在地化」的優勢。

如果說 Uber 在中國是敗在政策和對手像土豪般的補貼,那在東南亞就是被技術性擊倒了。Uber 估值多達 600 億美元,燒錢起來像是不用向投資者交代,比較起來估值只有約 30 億的 Grab 根本不能靠財力決勝。Grab 清楚東南亞市場的交通狀況和使用習慣,針對當地文化推出的服務才是關鍵。

相較於很多人有自家汽車的美國,亞洲人更多的是使用交通工具和的士,Grab 最初先由從電召的士開始,再擴展到汽車和電單車等工具,就較少受到當地的士業的阻撓。其後當發展業務到越南、印尼等國家時,更開始吸收當地更常見的篤篤車和電單車、腳踏車,戰略符合亞洲文化。

 

印尼 2.5 億人口大國正值數碼經濟發展關鍵

而是次「Grab 4 Indonesia」投資 7 億美元於印尼,並非只是因為 Grab 在印尼有良好發展,而是看好東南亞將作為人口密集的未全面開發市場的潛力。全球超過一半人口居於亞洲,繼中國、印度及美國之後,有 2.5 億人口印尼是全球第四大,也是東南亞人口最多的國家,愈早進駐將愈有領先優勢,但前題是當地人要準備好。

印尼的網路普及率只有 22%,3G 普及率約為 20%。雖然印尼超過 75% 人仍在用傳統的功能手機,但受惠於高人口,印尼也是排名第四的智能手機大國。據市調公司 International Data Corporation 調查,印尼是東南亞智能手機銷量最好的國家,而且市場銷售增加速度在全球排名第二,僅次於巴西。

換言之,印尼現在正是數碼經濟發展的急速成長階段。「Grab 4 Indonesia」目標要在 2020 年將印尼變成東南亞數碼經濟大國,計劃不僅將令 Grab 的市場滲透率提升,長遠更使印尼數碼經濟規模造大,不僅有利 Grab 的發展,甚至有利所有做數碼經濟生意的科技公司。

 

發展科技初創最需要三項要素:人才、錢財和市場

「Grab 4 Indonesia」計劃包括在雅加達興建 Grab 的研發中心,專注研製為印尼市場而設的創新科技、成立社會創效投資基金,投資於專注促進普及金融的公司,以及提升全國的流動支付及融資的採用率。簡單說明的話便是為印尼帶來三個發展科技初創最需要的三項要素:人才、錢財和市場。

Grab 計劃在雅加達開設研發中心,並在未來兩年招聘 150 名工程師。而且為了使印尼的工程師具備全球競爭力,Grab 將會在新加坡、北京和西雅圖的研發中心,提供培訓機會給印尼的工程師及應屆畢業生。亦會通過和與印尼頂尖的國立大學和工程大學合作,發掘有潛質的工程師。

為支持印尼政府的「1,000 數碼創業全國運動」,Grab將與包括教育機構和創業組織等不同機構合作,策劃一系列的創業計劃。計劃將會透過由 Grab 管理層中有抱負的科技創業家和指導人員所帶領的研討會,開展能夠幫助社會的可持續業務藍圖。

Grab 亦會成立社會創效投資基金,以資助注重提升印尼各城市的普及金融和收入水平的公司,基金將會透過 Grab 所提供的資本投資和技術援助,投資高達 1 億美元於初創企業,從而幫助經過挑選的初創企業加快推出其產品。

 

兼做電子錢包打通支付渠道、助印尼發展非現金交易文化

該基金亦將幫助更多印尼人民步入數碼經濟,專注於流動通信和金融服務行業,特別是尚未從數碼經濟中受益的小城市和社區服務。之前 Unwire.pro 報導過的 FinTech Finals 2017 勝出者、菲律賓金融初創 Ayannah 便是針對東南亞銀行未能服務的基層民眾而推出服務,而 Grab 亦有類似的名為 GrabPay Credits 的產品。

據世界銀行數據,總人口 6.2 億的東南亞地區僅有 27% 人口擁有銀行帳戶,僅 9% 成年人擁有信用卡。由於東南亞民眾不少人都沒有信用卡,很多金融服務都不能照顧到基層的民眾。以 Uber 為例,用戶如果不綁定信用卡的話就沒法提供服務(就算是扣賬卡本身也需要有銀行支持),這便限制了做中介服務的平台發展。

GrabPay Credits 便由此而生,說穿了其實是印尼版本的 Tap & Go 或 TNG 電子錢包,只要預先通過電訊公司、便利店等渠道充值,就能使用各種非現金付款的服務,從電子錢包裡扣帳來叫車。GrabPay Credits 當然不只用於叫車,現在還能在力寶集團在東南亞旗下的零售合作夥伴裡消費,讓非現金交易能夠在消費者中流行。

「Grab 4 Indonesia」計劃裡便提到要進一步在印尼推廣 GrabPay Credits,Grab更會為其司機夥伴提供更多融資機會,以購買自己的智能手機和汽車,提供機會讓他們建立可持續的收入並成為微型企業家。Grab 將繼續與其銀行夥伴(包括 Nobu 銀行)合作,為所有印尼消費者提供融資機會。

 

總結:香港創科政策定位不清、日漸喪失國際視野

人才、錢財和市場,向來是發展數碼經濟最重要的元素,雖然 Grab 不是印尼政府,甚至連印尼當地的公司也不是,但卻精準地掌握了要在東南亞擴展業務的關鍵。培育人才、資助初創企業都不是能直接幫助到 Grab 本身業務的措舉,但如果沒有這兩者的配合是很難聚集更多人才和資金,「Grab 4 Indonesia」是做了先驅的角色。

其實這些措施不是沒有人向香港政府建議過,但目前的創科政策仍然是建設更多的科學園區,缺乏具有前瞻性的政策,多項投資創新創業的基金目前仍未聞有細節公布。比較起來東南亞就相當積極,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就接連獲馬來西亞和印尼政府邀請,成為當地的數碼經濟和電子商貿的顧問,力求不在數碼經濟上落後。

事實上,Grab 的成功也可讓香港不少初創公司借鑑。的確新加坡公司發展印尼市場會較有地理優勢,但除此之外便沒有太大的優勢,語言、文化都同樣是障礙。香港初創公司太多只著眼香港或中國市場,反而沒看到東南亞的機會,其實相當可惜。

話說去年筆者在新加坡坐 Uber 時就跟司機聊到這話題。司機說以前香港文化不斷輸出東南亞,很多人都靠電視劇學懂廣東話,但今天已是日韓主導。其實數碼經濟也一樣,如果香港不嘗試輸出,總有一天會變成中國、美國科技寡頭壟斷的未來。一味只看香港和中國市場,只是自己承認香港只是一個中國城市,不再是以前輝煌的國際都會。

n-350x500

 

 

作者:Boris Lee
Unwire.pro 資深編輯。在企業 IT 科技報道範疇有十多年經驗。

 

 

 

Tags :AsiaGrabIndonesiaSilde
Boris Lee

The authorBoris Lee

Unwire Pro 資深編輯,在企業 IT 科技報道範疇有十多年經驗。近年專注報導香港初創企業、本地資訊科技業界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