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初創企業專題特寫

RISE 大會首度在港舉辦 香港 Startup 真的備受國際期待?

第一次來港舉辦的 RISE 大會已曲終人散,這個吸引了 72 國家創業者出席的創新大會,是香港首度舉辦的國際性 Startup 會議。Web Summit 共同創辦人 Paddy Cosgrave 認為香港也許市場未必及得上中美,但由 Pitch 大會香港團隊成績突出來看,證明只要往外走仍然有機會。

unwire010

 

RISE 定位為全球創新科技大會

近年全球都吹起 IT 創業的熱潮,並非只是大家知道的大城市有人在追夢,就算遠至英國愛爾蘭也有。2010 年於都柏林發跡的 Web Summit 是歐洲最大型的科技新創盛會,短短四、五年間已由只得 400 個愛爾蘭創業者參與的活動,成長為有 22,000 個國際創業者參加的會議。

繼美國拉斯維加斯的 Collision 大會,今年 Web Summit 首度移師亞洲,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辦為期兩天的 RISE 大會,就吸引了全球 72 個國家共 5,000 多人參與,還有多達 140 位重量級講者、525 家新創企業出席。Paddy Cosgrave在開幕致詞時興奮表示,Web Summit 已不是「僅僅在都柏林舉辦的會議」,而是全球性的科技會議。

RISE 並沒有定位為「亞洲科技會議」,而是一項全球性的活動,這由出席公司的來源已經看得出,除了大家熟知的中國、台灣、日本、南韓、新加坡外,也能看到較為冷門的國家,如蒙古、阿根延、烏拉圭以至非洲都有國家出席,說它是真正的「全球創新大會」,並沒有言過其實。

 

中國及香港參與者最多

RISE大會吸引到 525 家全球新創公司來港,參與公司在會場設下展覽攤位和投資者配對,並跟在場潛在業務夥伴交流。據官方資料指參與者最多的還是熟知的科技大國,如美國、中國、印度等,而亞洲區內的日本、新加坡、澳洲等也是偏多的國家。中國(包括香港)參加者最多,其次是新加坡和印度,再順序數就是美國、菲律賓、馬來西亞、台灣、澳洲、日本和印尼。

現場設有主演講台及三個小型講台,兩日合共安排超過 140 位講者分享,其中包括不少重量級嘉賓如紅杉資本的中國基金創辦人沈南鵬、LINE 行政總裁出澤剛、SoftBank 副主席 Nikesh Arora、亞馬遜技術總監 Werner Vogels、快的滴滴聯合創辦人李祖閩等亞洲科技公司高層。

而會場另設的三個小型講台,兩天各自有特定的主題,例如瞄準硬件開發者的 Builders 和 Machine,以企業發展和市場推廣為主的 Enterprise 和 Marketing,還有一個 Pitch 競賽和 Breakthrough 香港的講台。會場亦有多達 300 位投資人參與,有 30 家創業基金在名為 Office Hour 的區域跟參與的新創公司配對和提供意見。

連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亦有到現場,參加 RISE 研討會的貴賓參觀環節,與初創企業家會面。蘇錦樑表示,政府致力發展香港成為主要的環球創新和企業中心,讓初創企業利用香港作為通往國際市場的跳板。蘇錦樑又參觀了投資推廣署、科技園和數碼港的聯合攤位,該攤位展示香港初創企業的情況和多個科技社群的最新發展。

unwire013

 

Web Summit 助外國新創公司促成 5.6 億美元投資

Web Summit 受到不少外國媒體大力吹捧,據《紐約時報》報導指原來 Web Summit 一年可為都柏林帶來 2,000 萬歐元的商機。包括 Uber 在內的 15 家有參與去年 Web Summit 大會的新創公司,合共就籌得 5.6 億美元的資金,在 Unwire.pro 早前跟 Paddy Cosgrave 的電郵專訪,他就特別提到 Uber 在大會上獲得一筆 2,650 萬美元的投資。

可惜在截稿前尚未收到 RISE 資料,今次大會促成了多少新創公司取得新投資,但就獲證實已有多家香港的新創公司得到 500 Startups 等機構的資金。不過香港公司這次肯定是相當突出,因為期兩天的 Pitch 競賽不僅由香港的 Ambi 團隊奪冠,而榜首五家公司也是來自香港。

去年在 Kickstarter 成功籌得 11 萬美元的智能冷氣機效率裝置 Ambi Climate,便是從 300 多家參加 Pitch 競賽中突圍而出的香港新創團隊。創辦人 Julian Lee 雖然未有透露有否在 RISE 上得到新投資,但就肯定已贏得由 Google for Work 提供的、總值 10 萬美元的雲端運算服務贊助。

unwire012

 

看好香港在 IT 智能硬件領域創新

Unwire.pro 曾問過 Paddy Cosgrave 為何選擇香港為亞洲首辦大會的地點,當時他就指選擇香港是基於最好的地理位置、方便交通等因素。他指過往數屆都有看到亞洲公司遠赴歐洲參與,發現亞洲新創公司比他印象中的更有驚喜,因此決心把 Web Summit 由美國和歐洲擴展到亞洲。

在是次大會上香港公司有不錯的成績,Paddy Cosgrave 在專訪中對香港公司能成功贏出 Pitch 競賽並不驚訝,認為香港公司並不比國際其他團隊來得差。在來香港前他以為香港的創業生態並不成熟,但來到後才發現並非如此。據官方資料指有 300 多家公司參與 Pitch 競逐,其中作為主場的香港不足 100 隊,雖然比例上偏高,但能夠勝出也一樣要靠真憑實幹。

Paddy Cosgrave 在專訪時並未知道詳細賽果,因此當筆者問到勝出團隊是哪種類型的公司時,他無法評論。不過他就說相當看好香港新創公司以「硬件」為發展方向,而這卻正好符合賽果--因 Ambi 的確是一家設計創新智能設備的公司。

Paddy Cosgrave 認為香港在發展智能硬件方面的新創公司會較有優勢,因為香港除了有比得上外國的設計人材,也很靠近生產基地,即珠三角地區。不少外國公司因為不靠近生產基地,因此沒法快速修改設計再投產,減慢產品改善的速度,而香港就沒有這種障礙。

他在訪問中就特別提到有出席演講的大疆創新(DJI)。由於愈來愈多人為無人飛機構思應用,讓無人機產業有很大的發展潛力,而今天市場佔有率達到七成以上的大疆創新,便正是由 4 位就讀於香港科技大學的畢業生創辦,並在短短三年間使其銷售業績狂增 80 倍。

unwire009

 

FinTech 果真是香港的強項?

如果說八十年代香港給人的印象還是「工廠」,那去到九十年代後便一定是「金融」。不知多少人已經說過,「香港是可比紐約、倫敦的金融樞紐,很大機會成為 FinTech 基地」一類的說話,但事實是否如此?起碼在大多數參加者眼中也是。

筆者沒有量化計算過會場的展出攤位,但就印象來說不少參展的初創公司也以 FinTech 為業務。不過相信更多人會同意,中國在互聯網金融這一領域,走得比香港更前更快。問到香港在 FinTech 是否落後很多,Paddy Cosgrave 笑言「很難回答」,但就不覺得香港因為市場細而令優勢不明顯。

他以芬蘭為例,雖然 Nokia 曾經如日中天,但卻從來沒人想像過會出現 Rovio 和 Supercell 這樣的世界級遊戲公司,為芬蘭 IT 界別注入完全不同的活力。「芬蘭首都赫爾辛基只是一個小小的城市,但也可產生到知名的遊戲團隊,為何香港就不能成為一個 FinTech 的城市?」他說。

unwire003

 

港人團隊捨港選新加坡開設 FinTech 公司

Paddy Cosgrave 相信香港可成為下一個矽谷,可以發展成一個 FinTech 的重要城市,揚言明年會繼續來港開大會。不過請原諒筆者在這時候倒一盤冷水,也許香港未必如大家想像般真的那麼有潛力。筆者採訪了幾家參展的 FinTech 初創團隊,幾乎清一色都不看好香港在這領域的前景。

Fundnel 是一家以「眾籌」為概念的新加坡公司,但跟 Kickstarter 不同的是,Kickstarter 只是集資生產一件創新產品,背後未必是在支持一家新創公司,而 Fundnel 則更實在,是「集資讓一家創業公司面世」。例如有人想開一家麵包小店,也能用債券、股權、分紅等不同形式集資,讓小小夢想也有機會成真。

在訪問時因看到是新加坡公司而使用英文發問,誰知得到的卻是廣東話的回答,沒錯,創辦人之一的 Sam Ng 是香港人。Sam 表示香港目前的法例對「眾籌」是不允許的,因為這涉及「非法集資」的罪名。在 Kickstarter 冒起之初,香港已不只一次討論過有關問題,但至今完全未有計劃為類似的集資行為鬆綁。

Sam 與另外兩位創辦人都出身投資銀行界別,很清楚公司上市集資的利弊和運作方式。他們看到其實小公司其實一樣需要更靈活的集資方式,但以目前香港的情況是不可行的,結果只能遠赴新加坡開展業務。他指新加坡在這方面的確有更完善的指引,並非一味禁制,能提供他們發展的空間。

unwire005

 

Bitcoin 創新公司選新加坡因法規健全

新加坡向來被視為香港的競爭對手,在前面的訪問中已見到香港輸了一仗。但這並未是結局,因為看淡香港發展 FinTech 前景的,還有 PegaPay。PegaPay 掛起的介紹牌上標示,是一家新加坡和日本公司。跟 Fundnel 異曲同工的是,創辦人既非新加坡也非日本人,而是兩位美國人。

PegaPay 是一家要用 Bitcoin 來統一貨幣的平台。創辦人 Abasa Philips 表示,現在旅行必須先行匯兌當地貨幣,不僅易受匯率影響,除非是去歐洲可以用歐羅,不然隨時需要攜帶多種不同貨幣。而 PegaPay 則利用 Bitcoin 作為一個共通的貨幣平台,讓旅客去不同國家都使用 Bitcoin 消費,也能減少失竊的風險。

創辦人 Abasa Philips 和 Michael Montague 是美國人,因為年輕時在日本唸大學並娶了日本太太,因此留在日本發展事業。日本跟香港有些類似,就是有一套很成熟的電子支付平台,香港的是八達通,而日本也有自己的手機錢包,但兩者的成熟卻導致市場缺乏誘因去採用新的電子支付方式。

Abasa Philips 表示雖然香港比新加坡更近更方便,但後者在 Bitcoin 方面的法規和指引,同樣比香港來得好。因此即使新加坡跟他們的背景完全沒有關係,最終也是選擇在新加坡開辦公司。事實上香港目前在八達通以外的電子交易方式完全不成熟,尤其 Bitcoin 投資騙案太多,更是難以讓 PegaPay 業務在香港發展。

所以香港又輸了一仗。

unwire006

 

香港 FinTech 只剩下樓市相關?

筆者另一個訪問的 FinTech 公司,總算是對香港有較正面的評價,原因有點悲哀,因為它的業務其實是樓宇按揭有關(如果連這領域香港也輸掉,可能真的不適合發展 FinTech)。HashChing 是一家澳洲公司,業務是為準業主配對找尋提供最優惠按揭的銀行。

其實類似的服務也有在香港的信用卡市場出現,那就是 MoneyHero。兩者的服務性質也很類似,就是為消費者「格價」,找出最優惠的銀行服務。而 HashChing 較特別之處在於,它同時也是一個「顧問服務」,會為準業主填表和完成所有煩瑣手續,然後再拿著它向銀行「討價還價」。

HashChing 不會向準業主收費,而是向銀行方面收取仲介費用。由於在按揭交易上獲利的其實是銀行,因此向銀行收取費用就很合理。創辦人 Mandeep Sodhi 和 Atul Narang 表示,HashChing 在去年 5 月在澳洲成立後已很受市場歡迎,由於近年當地樓市因為中國投資者而不斷升溫,配對按揭優惠的服務其實甚有市場。

Mandeep Sodhi 表示他們有意衝出澳洲,並一直在考慮應該在香港還是新加坡發展。由於初創公司財力有限,因此只會選擇一個市場。他們坦言香港並不是特別有優勢,但因為投資推廣署的 InvestHK 很積極拉攏,因此試著在香港的 RISE 登場,了解一下香港市場。如果香港提供較佳的優惠將會選擇香港。

unwire007

 

總結:缺乏視野卻發著 FinTech 夢

商務及發展局局長蘇錦樑在政府新聞稿中就提到:「本港環境對初創企業越來越有利,在過去36個月,共用工作地點、創業培育和企業促進的計劃由三個增至逾 40 個,且越趨專注於特定行業,為不同界別的創業人士提供獨特的服務。」

但真正的核心問題其實有沒解決到?梁振英政府肯定推搪說因此要有「創新科技局」,但其實由新加坡總理李顯龍領導的「研究、創新與創業理事會」 (RIE Council) 並非政府決策局,而是相當於香港的「創新及科技督導委員會」的角色而言,因此實際其實是政府領導者對整體決策的前瞻目光。

就以 FinTech 為例,目前卡著 Bitcoin、眾籌、P2P 借貸業務發展的,絕對是財金政策的領域,這其實跟創新科技局的實際工作範疇無關。也許在地利上香港還可以因為靠近中國生產基地而受惠,但完全基於政策影響的其他領域,就必須由領導者自己鬆綁。

例如早前被專題探討過的南韓,便因為整個政府政策都大力推動而成為區內的龍頭之一,受到 Google 的重視而開辦亞洲創業學院。而跟新加坡比較,之前也曾報導過香港失落成為 CloudFlare 和 Acronis 亞太總部的機會。有誰比真正在做 FinTech 的公司更清楚情況?如果香港再不正視問題卻還發著「香港 FinTech 夢」,肯定會更快夢醒。

 

Boris Lee

The authorBoris Lee

Unwire Pro 資深編輯,在企業 IT 科技報道範疇有十多年經驗。近年專注報導香港初創企業、本地資訊科技業界發展。

Leave a Respo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