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初創企業

港校教材電子化的新商機: 校園 BYOD 管理市場

早前財政預算案承諾預留 1.05 億為公立學校購買平板電腦,再加上現在已有的資助學童購買電腦 / 平板計劃(如有機上網),未來用平板電腦全面取代書包的願景有望實現。但校園的 BYOD 環境卻跟商界大有不同,在管理上也有很大分別。今次就專訪了 ICT Awards 得獎者之一,學園 BYOD 管理方案eSchoolPad 的開發公司創天行(Avrio)創辦人,分享他們對這個新市場的看法。

校園 BYOD 管理跟商界有很多可以借鑑之處,創天行幾位創辦人就善用這些經驗開發新市場。
校園 BYOD 管理跟商界有很多可以借鑑之處,創天行幾位創辦人就善用這些經驗開發新市場。

 

校園 BYOD 跟商界大有不同

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早前在財政預算案中承諾,會資助全港約 100 間學校鋪設 Wi-Fi 無線網絡,更預留 1.05 億元供全數公營學校購買平板電腦,並每年平均為每校提供 7 萬元,用作繳交上網費及提升設備等開支。事實上,目前已有像「有機上網」一類社企,資助學童用便宜價錢購買平板學習,未來用平板電腦全面取代書包將愈來愈普遍,學生一人一機的願景有望實現。

電子學習是未來大勢所趨,但亦衍生校園內數碼裝置管理的需求,不同於商界的 BYOD 概念也乘時而起。在商界層面,員工自攜裝置現象普遍,但這些裝置若管理不善,會很易成為機構數據洩密渠道,或成為惡意軟件入侵企業內部網路的漏洞,因此會用 MDM 等管理方案去協助 IT 管理員統一管理員工的自攜裝置。

但來到校園層面,BYOD 的出發點和目的卻有很大的不同,無法用跟商界相同的概念和方案,去解決校園 BYOD 的實際問題。例如校園就沒有商業數據外洩的困擾,但卻有對學生在上課時間可以執行甚麼應用程式有所要求。因此校園 BYOD 方案也成為一種全新的概念和市場,以滿足市面商務 BYOD 方案難以達到的特定需求。

 

零教育經驗投身市場

創天行(Avrio)由幾位年輕人一齊創辦,人人系出名門,來自不同《財富》500 強公司的 IT 團隊。不過,一個搞校園 IT 方案的公司,實際有教育或校園相關經驗的人竟然係「零」,在經常講「唔熟唔做」的創業世界來說是少有的異數。創辦人之一的鄭賢達笑言「做過學生算唔算?」,但他也笑指自己家中兄長是教書的,所以有很多想法也是從實際前線人員的需要出發的。

不管是商界還是學界,BYOD 方案的目的都是有效管理,不同的只是切入角度。商界擔心企業數據因為裝置遺失而外洩,但學界擔心的反而是裝置本身有無遺失,學生在上課時間在做甚麼事。其實很多功能都是近似的,只是出發點有不同,例如商界會禁止不安全的應用安裝在員工手機上,學界則禁止學生安裝遊戲到學校配備的手機平板上。目的雖不同,手段卻相近的,因此創天行幾位員工在商界的經驗,其實不難套用到學界方案之上。

 

輔助管理並不等同高壓

人人都有做過學生的經驗,學生會怎麼想辦法鑽空子,其實也不是太難想像。商界在 BYOD 管理時面對的最大問題,是難以逼迫員工完全服從,MDM 管理方式的管理人權限過大,例如必須在自攜裝置內安裝遠端管理程式、有權遠端刪除裝置所有資料等,都令 BYOD 政策的有效管理有障礙。但來到校園層面,鄭賢達笑言這個最大困擾問題反而不存在:「校規就是要必須服從,學生和家長能反對嗎?」

學校可強制學生安裝 eSchoolPad 程式,一旦學生嘗試反安裝,學校就會收到警號。教師可在後台遙控封鎖學生的手機,至於被封鎖的手機功能多少、封鎖時間長短,也可由校方設定。乍聽起來很高壓,但鄭賢達認為真正的高壓政策其實行不通。鄭賢達坦言如果學生帶一部給學校安裝軟件監控,再另外帶一部私下玩遊戲,任何方案都管不著的。因此他認為校園 BYOD 管理方案只是一種輔助管理的工具,並非能讓學校一勞永逸的的高壓措施。

鄭賢達認為真正的高壓政策其實行不通,校園的 BYOD 不能著重監控,而是平衡學生學習和休息時間。
鄭賢達認為真正的高壓政策其實行不通,校園的 BYOD 不能著重監控,而是平衡學生學習和休息時間。

 

非上課時間回復自由

eSchoolPad 具體而言可有兩大主要功能,其一是實體管理裝置的動向。校園裝置不是學生自攜的話,就是學校自費購買的,未來香港政府資助公營學校購買平板電腦後,這類裝置應會更多。既然是學校所有自然也有管理責任,eSchoolPad 能追蹤有關裝置的去向並遠端鎖死裝置,可阻止裝置遺失及減少損失。而學生借用的情況下,也能阻止他們安裝遊戲或其他非教學用的程式,從而保障學生專心學習之餘,也不會因惡意軟件而損壞裝置。

當然學生的自攜裝置也可有效管理,但其實老師只是希望學生在正確時間、在正確地點做正確的事,所以 eSchoolPad 著重管理上課時間內的行為,並不會管理得太嚴格。老師可嚴格控制學生裝置在上課時間只能顯示電子教科書的畫面,在自由學習時段亦可監視班房內裝置的畫面,若有學生偷偷玩遊戲也能發現。但當下課了卻又可完全釋放自由,回家玩遊戲也不會過問,從而平衡學習和遊玩時間。

 

強制顯示指定教材畫面

其實商界的 MDM 方案除限定不能安裝某些應用外,也可倒回來推送指定應用程式安裝。來到學界層面則可用作推送電子教科書,甚至指定的網站或文件畫面。愈來愈多學校有意採用電子教科書,有些老師甚至會自備電子教材,而透過 eSchoolPad 就可集中管理這些電子教材。方案支援 iOS 和 Android 裝置,老師在開學前將電子教科書,推送到指定的班級學生的裝置批量安裝,即使學生和家長欠缺有關知識都不會影響安裝,確保開學前學生已安裝好電子教科書。

而每當有補充教材時(如 YouTube 短片),老師都能在課堂上強制推播到學生的裝置上,從而確保學生不會看了其他不相干的短片,或者浪費時間在搜尋正確短片的時間上。而老師在後台管理時也能輕易組成不同群組,除了組合不同年級、班別外,若有選修科或是興趣班等彈性組成的群組,也能快速將不同學生組合起來,管理方式極具彈性。

eSchoolPad 可推送電子教科書程式,以至強制學生只能顯示老師批準的畫面,從而保證學生專心上課。
eSchoolPad 可推送電子教科書程式,以至強制學生只能顯示老師批準的畫面,從而保證學生專心上課。

 

符合亞洲校園管理文化

eSchoolPad 目前有 30 多家中小學以試用形式開始使用,其中不乏本地名校和直資學校。鄭賢達表示由於校園 BYOD 的概念仍比較新,需要時間向校方證明是可取的,因此現在主要是試用性質,而創天行公司也可借學校的回饋不斷完善 eSchoolPad 的功能。他表示目前仍然比較針對香港市場,但曾有美國老師主動向他們查詢過,顯示未來瞄準外國市場大有可 為。

其實類似的想法並非首創,去年南韓教育部就曾點名推介一類 iSmartKeeper 的手機程式,功能就跟 eSchoolPad 差不多,同樣可遙控封鎖學生的手機,在指定時間內封鎖特定功能,若學生刪除也會收到警號。而且南韓家長更大多歡迎此舉,甚至在自己手機安裝以控制子女在家玩手機的時間。

這不僅反映年輕一代長時間玩手機的現象普遍,也反映類似的管理方案在亞洲大有市場。而成立不足一年的創天行,憑著尚未正式推出的 eSchoolPad 奪得今年香港 ICT Awards 最佳資訊科技初創企業(商業市場)銀獎,也正好反映業界對此類方案有很大期望。

 

成立不足一年的創天行,憑著尚未正式推出的 eSchoolPad 奪得今年香港 ICT Awards 最佳資訊科技初創企業(商業市場)銀獎,也正好反映業界對此類方案有很大期望。
成立不足一年的創天行,憑著尚未正式推出的 eSchoolPad 奪得今年香港 ICT Awards 最佳資訊科技初創企業(商業市場)銀獎,也正好反映業界對此類方案有很大期望。

 

家長版非以管理為重心

其實針對學童使用電子裝置的管理問題,不僅在校園內遇到,在家庭內遇到情況恐怕更多。「虎媽」的亞洲父母文化下,父母試圖規管子女的玩手機的時間的現象甚多,但當來到家庭層面,鄭賢達坦言更加不能高壓,「不出三個月就會吵大架」!如果側重在子女的管理上,只會引發家庭衝突,這未必是好事。

因此創天行計劃推出的家用版,雖然同樣具備家長管理功能,但就只是付費的擴充功能,免費的家用版反而著重在親子間的互動上。例如主介面會是學校校曆和家庭日程,家長可見到學校活動或假期安排,也可提醒子女要準備補習或興趣班課程;GPS 功能可查看附近的天氣和公開活動,方便計劃假日的親子活動。

鄭賢達表示,管理子女手機的功能是有的,但就是付費的擴充功能,若香港家長希望使用才需要付費購買。家長可遠端知道子女玩了手機遊戲多久,必要時可以短訊給予「適當提示」,也可限制子女反安裝程式。但他坦言這不是他們最重視的功能,畢竟現今小孩隨時不只一部手機,而強硬管制只會帶來更多家庭糾紛,並非他們的設計原意。

 

Boris Lee

The authorBoris Lee

Unwire Pro 資深編輯,在企業 IT 科技報道範疇有十多年經驗。近年專注報導香港初創企業、本地資訊科技業界發展。

Leave a Respo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