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初創企業專題特寫

Venture Builder 共建「創科經濟圈」 主張獲利優先、有機增長、自力更生

創業是組合一系列成功要素的科學,是機會、資源及團隊的結合,絕非單有「絕世好橋」就能成事。要將點子發展成商業解決方案,推進成為一盤生意,已是一件難事,能令生意成功更加是另一個更難的層次,換個角度,這也是成立初創的痛點。

市場經濟就是每有痛點,自有解決方案出現,這就發展出風險投資、Venture Builder、CoWork 以至近年積極擁抱跟初創合作的傳統企業,甚至是業主或房地產商。對於這些經濟現象及行為,我們可以統稱為「創科經濟圈」。

「我哋即係僱傭兵」

舉例每當創辦人有商業點子,想透過開發產品去印證市場之時,Venture Builder 就可以配合其需要加以協助,毋須自己先養起一個開發團隊。站在創辦人角度而言,可能在一段時間之內,不斷嘗試和推出產品,去收集數據及調整方針。最終只要有一件產品是成功,都可以「好肥仔」,例如宇多田光有很多作品,助她走紅卻還是那一首 First Love。

由蘇健德(Vincent So)所創立的睿視創投(Inspect Element)正是 Venture Builder 的一員,三位創辦人皆獨角獸初創的創始團隊或早期成員,包括 Sanpask、Klook、GOGOX 等。Vincent 形容他們角色如同僱傭兵。但這種 Venture Builder 的合作對象,不一定是草創階段的公司,例如有一些外國的獨角獸,發展亞洲市場亦會尋求 Inspect Element 協助,Vincent 說:「它可能本身已籌得 1000 萬美金,用錢去打發你,我們亦都會好 Happy。」

產品、增長及融資

市場上當然不是只有獨角獸,如果是一間正處於創立初期的初創企業,可能需要合適的產品,Inspect Element 就可以配合公司建立一個適合的產品;Vincent 說:「甚至處於中期的初創,目前已有一定的增長,我們亦可以將跑道轉向至增長,至於去到後期的初創,則可以協助它們聘請人才。」

Vincent 認為,支持一間初創的成功有無限個因素,因此作為 Venture Builder 不能只能單一角度進行協助,即使有一個絕佳的角度作出支持,沒有其他輔助,可能都未必足夠,例如初創本身需要資本,Inspect element 亦認識投資者,從資本上作出協助。所以 Venture Builder 的工作主要是視乎初創本身的需求。

蘇健德 Vincent 接受訪問時表示,Inspect Element 的合作伙伴社群不乏資深初創企業員工,包括工程師、設計師以及專職增長的 Growth Hacker。

加速器接駁科技園

另一方面,Inspect Element 亦有舉辦企業加速計劃,Vincent 表示,以前公司業務模式較簡單,若選擇進行投資,就會持有初創企業的股份;但以前作為早期投資的內部回報率會好高,但目前市況轉弱,內部回報率可能會大不如前,所以舉辦這個為期 6 個月的企業加速計劃,將投資業務變相轉移至這個計劃。

這個計劃對於創辦人風險較低,計劃會給予資金創辦人作業務發展,只會換取 1%股份,日後這間初創再找投資者的時候,公司可以再投資,這樣公司可以提前進行盡職審查,直至認為這間初創值得投資才全身投入,風險亦相對低。

Vincent 表示,這個計劃只會接收香港本土項目,因為公司旗下的導師(Mentor)希望協助香港本土的初創,做好香港初創的生態環境。而成功加入這個企業加速計劃的企業都可以進入科學園,而支持發展的 120 萬資金中,有 80 萬是現金。

Inspect Element 三位創辦人曾於獨角獸初企擔任要職,更推出加速器計劃,成功加入企業亦將同時獲得進入科學園培育計劃的門票

私人市場更靈活

除了僱傭兵之外,市面亦有為初創而設類似科學園的初創生態圈,為初創提供一個合適的發展空間,Ooosh Tech Lab 就是初創生態圈的一員,創辦人之一的 Jeffrey Cheng 指出,公司業務分四大單元,Coworking Space 就是收租,初創基金、服務及企業改革,日後將會發展教育業務。角色與科學園類似,不過 Ooosh Tech Lab 則靈活得多。

「科學園的項目需以政策主導,扶植多元化項目,以大眾福祉為目標,而我們只需要找到一個有潛力的項目就可以扶值,有機會就作出投資再壯大。」Jeffrey 稱。另一位聯合創辦人 Alex Cheng 補充:「這個生態環境就是要集合初創企業、業主、投資者,以及希望數碼轉型或改革的公司,以俱樂部的形式運作。」

Ooosh Tech Lab Jeffrey  (左一)認為任何時候都能開始創業,但必須準備好資本支持一段時間,並且認真做產品打穩基礎,切忌跟風投機。

創業者荷包要夠深

科學園雖然是由政府主導,但限制亦較多,只能扶植香港本土的公司。這就是 Ooosh Tech Lab 的優勢所在,Jeffrey 指出,香港本土初創數目不足,市場不夠大,但中產多,資金充裕。但公司則可以到東南亞發掘一些有潛力的初創企業並將它們帶來香港。

雖然市場上已有合適的配置協助有意創業人士,但目前經濟環境差,再遇上加息周期,創業是否適當時機?Jeffrey 認為,創業甚麼時間都可以,不過,「如果荷包太淺,就甚麼時間都不是時機。」因為創業要有心理準備要有足夠資本去支持一段時間,市場環境差,其實正是創業時機,如 Web3 的項目,現時開始見到有更多的認真去打造一些基建,這是一個好的訊號。

獲利能力更重要

至於是否融資的好時機,Vincent 坦言,對於創投基金而言,它們若不進行投資,它們亦不能賺取盈利,因此即使市況欠佳,資金仍然存在,只是在市況欠佳之下,它選擇項目的要求會有所改變。以前當市場熾熱的時候,投資者對初創要求門檻較低,「它們不需要太快可以賺錢,先攻市場,取得客戶基礎,以上市為目標,其他待上市後再作打算,但這個方法已經不再適用。」現時大多都會著重這個業務是否能賺錢,以處於初期的初創為例,除了有一個很好的增長之外,投資者都會著重業務模式是否安全,是否有賺錢的潛力。

這個情況下對初創企業而言,自然會多一重難關,不過創辦人亦可以趁這個時候去檢討自己的生意是否適合去走初創這一條路,初創說到底只是其中一個做生意的模式,換個角度,即使傳統賣衫亦是生意,如果這盤生意是可以取得普通增長,風險程度亦是普通,雖然不是高增長,但同時亦不會有 97%失敗率,因此未必一定要走初創這條路。至於對於投資者而言則轉為以較理性的角度去研究投資機會,這對雙方都有利。

最近 Ooosh Tech Lab 逆市下擴張,揭幕港島東新據點,繼續 CoWork 收租業務和 Venture Builder 創投並行的雙軌運作方式。

「資本總不會全數定期」

Alex 補充,在目前的市況,處於後期的初創,由於投資亦都已經到後期,燒錢相對較多,而投資者多數會看成本,目前資本成本是近 20 年以來最高,達到超過 4 厘,至於併購市場亦算不上活躍,這令到處於投資後期的初創而言,難度會相對較大。但對於正處於初期的初創,只是它們是實實在正在做一項服務或產品,市場對它們的興趣並沒有因市況欠佳而下降,投資者不會將所有資本都轉做定期收息,仍會撥 2%至 3%做另類投資,所以影響不會太大。

總括而言,是否選擇創業這問題,應該回歸最基本,就是創辦人在自己最熟悉的範疇發展,Alex 指出,若只跟風,這是將會很危險,其實創業算不上是甚麼,「創業比賽連小學都有」,最重要是發展自身專長,未必一定是高科技,若忽略這個基本概念,當泡沫爆破時,最終仍是一場「看誰沒穿褲子」的鬧劇。

更重要的是心態,Jeffrey補充,做生意不能太依賴其他人幫,無論入任何支援計劃,取得甚類型的資本,只是錦上添花的東西,「不能說你不幫我,就是你不對。」若創辦人沒有信心及能力,這盤生意最終只能看彩數,始終成功創業的人只是少數。

訪問內容

 

撰文:KLOE

編輯:尹思哲

Tags :流動置頂置頂
尹思哲

The author尹思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