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加密貨幣專題特寫

什麼是 DAO 分布式自治組織?它為何被說成「工作的未來」?

疫情持續下,WFH 更加快 WEB3 發展,其中 DAO(分布式自治組織)更是近期熱話,所謂的無大台、無單一終止開關(Kill Switch),由持份者投票、智能合約(Smart Contract)推動的 DAO 能否取代傳統股權公司成為主流?

智能合約 + 虛擬貨幣 = DAO

要找出答案先要了解甚麼是 DAO,OurSky 創辦人 Ben Cheng 認為,DAO 特質有兩個,一是由智能合約所規範,套用於傳統機構,這個智能合約就是公司章程,在區塊鏈的世界中,DAO 就是由智能合約所規範;第二個特質是,DAO 的財務是建基於虛擬貨幣。

不過,要數到最出名的 DAO 就不得提最早 DAO 的形成,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 最早是一個 The DAO 的組織,設計構思是一種無領導、無員工、無國籍的風險投資基金,目的是將以太幣投資於科技創新企業,這個組織最終籌得 1200 萬枚以太幣,但不久就遭駭客攻擊程式中的漏洞,有 360 萬枚以太幣被駭客偷走,經過雙方網上的攻防戰後,最後成為今日擁有 ethereum 及 ethereum classic 的原因。

萬事皆投全因章程不夠清晰

這個無領導、無員工、無國籍的風險投資基金的特質,成為今日 DAO 的骨幹,目前除了初創基金之外,亦有不少人將 DAO 應用至不同的地方,例如企業管治;不過,組織如何現實 Decentralize(去中心化)仍然有分歧,市場自媒體主筆、智庫創辦人利世民認為,對去中心化解理成無大台是一個美麗的誤會。

「任何網絡上結合過程都會有連接位,這個位慢慢會演變成一個台,所謂的無大台其實最終都會有人帶風向,做一些事情,只是並非單一大台,作為參與的人可以隨時轉台,去中心化的意思其實是「可以隨時轉台」,在虛擬貨幣的世界中,大家對事情有不同的意見,可以各有各做,作為參與的人在一些事情中持不同意見時,隨時可以另外起一個台。」

利世民認為,DAO 當中的 Autonomous(自主性)反而被忽略了,的而且確,DAO 可以投票決定事情,但其實投票並不是十分自主性的一件事,任何組織結構,做每一件事前都要投票,不太有效率,目前不少 DAO 章程不太清晰,所以出現萬事皆投票的情況。

在現實世界中,OurSky 的管治透明度之高,甚至被自己員工形容為激進,雖不至於萬事皆投,但公司內部消息卻是人人皆能知曉,但 Ben 都認為,在推行無階級,扁平式「管理」仍然有難度,尤其是在公司發展至一定規模之後。

他說:「公司初成立時,在組織架構上的確是無階級,不過在權力上仍會有。」他舉例說:「例如我講嘢會大聲啲之類」,不過當公司發展至 30 至 40 人時,即使發布消息時,在內部平台的設定仍是所有人可以看到,但即使是 Ben 自己都已經不可能全部看完,在這個時候,我們才不得不分成小隊,再有小隊長,這才真正出現組織上的階段,不過,他仍會提醒員工,這只是一個架構中的位置,並沒有特別權力。

「這個架構有辣有不辣,外面有經驗人加入公司可能會覺得好痛苦,因為不能持著令牌命令同事做事。」Ben 雖然對公司有一套與別不同的管理模式,但對於 DAO 是否可以取代傳統管理模式仍抱懷疑態度。

「DAO 可以去中心化,以 TOKEN(代幣)投票,其實在區塊鏈世界上其實經常發生,不過在現實世界上,在投票完結後仍需要有人去執行,智能合約就不能做到這一點,總的來說 DAO 的運作是有趣的,但不是萬能的。」

TOKEN 投票促成貧富懸殊

另一個限制,DAO 是以 TOKEN 去投票,要達至去中心化,Ben 認為,TOKEN 流通量仍是一個大問題,有大量項目有 VC 背景,「即使有多如 Pay to earn 或者是以不同方法去 earn,但始終解決不了財富集中問題,它有自己的貧富懸殊,但這個貧富懸殊不同於傳統經濟,在香港現實,富有的可能是地產商,而 DAO 可能是早期虛擬貨幣採用者、項目創辦人,令到 DAO 可能在本質上就已經很中心化,很難做到 Power to people 這一點,DAO 其他一些缺點或者缺憾,例是可靠性、安全性,可以隨著發展技術上可以找到解決方案,但中心化這個核心問題,「我不肯定科技上是否能夠解決。」

不過,利世民對於這個投票方式就持不同見解,他指出,以前傳統公司上股東就是持份者,不過隨著 ESG 的發展,在社會責任下,不是股東都是企業的持份者,對公司發展都可以有影響力,反而在 DAO 上只有 TOKEN 的才是持份者,「你不喜歡這個 DAO 所做的事,可以去第二個,甚至自創一個,在演變過程中,雙方那一個會成為贏家。」

DAO 未來發展或會很有趣

對於 DAO 的前景,Ben 認為,DAO 是一個新開發的西部,可以在上面作出不同的新嘗試,例如之前有人成立 DAO 去買美國憲法(ConsitiutionDAO),這可能是無聊的舉動,但若由 NBA 球隊、由球迷去投票可能成件事會變得很有趣。

與現實世界的涵接上,先撇除法規上的問題,互惠基金可能是其中一種,而非牟利基金會、甚至一些過濾審批的過程都可以由 DAO 取代,模式上可以是由這些社交平台聯手寫出一個虛擬貨幣,再由代表分配至目前如 IFCN(International Fact-Checking Network)般的組織,每出現需要投票的狀況,就由 IFCN 去投票,如果你相信它,可以給它更多幣,它又可以賺錢。

利世民對於 DAO 的發展相對較為樂觀,他指出,互惠基金、ETF 本身已經是由程式去執行,目前的方式是由 BVI 公司去持有資產,再放上交易所,有興趣的投資者就到交易所購買權益,整套運作本身就是 DAO 模式,而交易所就是「Kill Switch」,如果放在哪裡賣都可以,就不會有 Kill Switch,有 Kill Switch 說好聽一點是防止洗黑錢,實際上就是防止避稅。

他又認為,市場上的一買一賣本身並不需要公司,隨著這些買賣發展大規模擴大才出現公司、組織,DAO 的目的是簡化,所以未來可能會有部份傳統公司被 DAO 取代,尤其是當成件事只在區塊鏈上存在,區塊鏈的世界中,由買家自行承受風險,正如虛擬貨幣錢包,若忘記密碼,這個風險由買家自行承受,這個亦是 DAO 未能取代傳統平台的原因,不過只要是一個市場現象,自然會有市場方法去解決,雖然目前 DAO 仍是實驗階段,但不排除未來政府都可以由 DAO 取代運作。

作為投資者又應該如何去選擇 DAO?利世民指出,按冪次法則(Power Law Distribution),超過八成活動在約兩成項目內發生,投機策略上只要跟風就可以,但他認為這個形勢未來有機會改變,用傳統經濟學人的方法,只要看著哪一個項目的市值正在上升,再因應情況增加相關倉位就可以。

撰文、採訪:Chloe、尹思哲

Tags :DAO流動置頂置頂
尹思哲

The author尹思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