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初創企業科技專欄

實驗兩小時 LUNCH BREAK 令辦公時間更人性化

Innopage HQ

自疫情開始,幾乎全世界都學會了用 Zoom 開會,有創科公司甚至轉型為遙距「在家工作」,連辦公室都退了租。

我也想過有是否可以全面 Work From Home(WFH),但思前想後還是覺得不適合。WFH 對現有的同事可能問題不大,但新加入的同事就難會以適應。所以亦有聽說過有些公司現時只會每週一天 WFH。

全面 Work From Home 是否可行

「在家工作」需要高度互信和自律,否則就會掉入 micro-management 的深淵。如果公司每小時都在監察進度,其實比起在辦公室工作更痛苦。再者,工作上有時需要團隊創作,約 Zoom meeting 既花時間,互動又疏離,遠不如面對面方便,亦較容易產生創作火花。

另外,只要有一位同事,無論甚麼原因,Zoom meeting 經常遲到或沒有現身,就會拖跨整個團隊合作,甚至影響其他成員的自律。所以對我公司來說,WFH 最大的優點,就只有減省了交通來回的時間和成本。

無限制彈性上班的可行性

我一直研究比 WFH 更有效和更人性化的工作安排。我自己也曾打工,深深明白上班族沒可能一週五天,辦工時間內都用出盡 100% 全力工作,而站在公司立場,也希望同事工餘時間能有足夠精神,吸收外界的新知識,為自己及團隊增值。

如何找出工作和作息之間的最佳平衡點,唯有靠不斷的實驗與嘗試。

科網時代的 Startup,很多都標榜高度彈性的上班時間。從觀察所得,我認為這些安排大多數都是 marketing stunt,因為一旦真正落實全無限制的彈性上班,就等同每位同事都在不同時區工作,溝通效率和反應速度都會大幅下降。

曾經有寫 App 的行家,員工下午兩點過後才上班,之後一直工作到通宵達旦。這種做法十年前或者可行,但由於「一人寫 App」的時代早已結束,現時做一個 App project,客戶對功能和用戶體驗的要求比以前大大提高。一個合乎要求的 App,一般需要包含前台及後台開發、UX/UI 設計、項目經理、系統測試等等團隊互相合作,否則根本難以在合理時間內完成。

實驗兩小時 Lunch Break

經過長時間摸索,我自行設計了另一種「彈性上班」的原則。和一般「彈性上班」安排相似,我們首先避開繁忙時間,將官方工作時間設為「朝 10 晚 7」(因為早起的人實在太少),如果需要早到或遲到,例如想「朝 8 晚 5」,只需通知團隊成員,然後自行調節下班時間。從原則上來說,只要不阻礙到其他團隊成員的進度,又能夠在 8pm 前下班,就能夠做到「有彈性而又不太晚」的效果。

其次是,我們不硬性規定 Lunch Break 時間,視乎同事狀態自行調節。一般來說,兩小以內都是公司許可範圍。所以我們午飯過後,不時會見到一班同事在玩「狼人」、另一班在玩 Switch、玩 board game、玩卡牌,也有些在午睡(所以我們的座椅都有頭枕),有些看 Youtube。需要和客戶開會的同事,則會在會議室內工作。

兩小時 Lunch Break 並非福利,而是乎合人性

可能有人會疑問,每天多了一小時午休,豈非失去 1/8 生產力?以一個 20 人團隊來說,一個月就會少了 400 多小時的工時,這條數要怎麼計?

在此強調一下,兩小時 Lunch Break 的構思並非「員工福利」,而是一個「合乎人性的工作安排」。除了可以而提高生產力,也讓同事有更闊的成長空間。

我和同事研究過,大家同意一般人在上午時段的效率是比較高的,午飯過後便會「跌 Watt」。除了「飯氣攻心」外,上午越勤奮,下午便越疲累。這情況對要求大量腦力的電腦編程工作更明顯。

但是,如果同事有兩小時的午休時間,則一來上午工作無須「留力」,二來午休過後「血量」回滿,腦力充沛,就可以更有效地處理邏輯問題,寫出更好的程式。

每天 Team Building

曾有同事打趣說,我們公司好像「每天都在 Team Building」。我覺得這樣也不錯,寫程式、設計 App,本身就是創作。創作人不花時間促進團隊交流,怎會有好創意?現在我們的辦公室,用了大概 1/4 面積仿效 party room 的設置,就是這個用途。

除了有更多時間和工作團隊互動,我亦希望同事放工後仍有精神和朋友及家人見面,因為社交接觸面越大,接收的資訊越多,眼界就會更廣闊。

李勁華

Keith Li

The authorKeith Li

Innopage創辦人暨C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