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企業趨勢專題特寫業界專訪

商用方案拉動未來 5G 換代需求 專訪數碼通總裁葉安娜:不認同香港發展落後說法

早前有電訊商指政府緩慢的政策無法讓本港保持在流動通訊基建方面的競爭力,也有業界人士批評香港 5G 發展進度落後,不過亦有電訊商持不同看法。數碼通科技總裁鄒金根直言不認同「香港 5G 發展落後」的說法,認為領先與否視乎日後能否善用 5G 技術優勢,而非推出時間的先後。總裁葉安娜亦指,部分同業的看法不能完全代表整個業界的意見。

▲ 數碼通科技總裁鄒金根(左)及數碼通總裁葉安娜(右)

5G 時代即將來臨,本港各主要電訊商均積極作部署準備,紛紛宣佈成功通過 5G 技術測試,不過 5G 網絡部署除了技術基礎外,亦離不開政府在頻譜分配等相關政策上的配合。早前香港電訊在宣佈成功通過測試之餘,亦批評政府在頻譜管理方面的政策尤其落後,無法讓香港保持在流動通訊基建方面的競爭力,呼籲香港政府檢視電訊政策

回應業界訴求,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及通訊事務管理局在上月宣佈,建議以行政方式指配 26GHz(24.25 至 27.5GHz)及 28GHz(27.5 至 28.35GHz)頻帶內達 4,100MHz 的頻譜,其中 3,300MHz 至 3,700MHz 用於大規模公共 5G 服務,400MHz 至 800MHz 則用於較小規模 5G 及創新服務。同時亦將額外釋出 200MHz 頻譜作公共流動服務用途,包括 4.9GHz 頻帶(4.83 – 4.93GHz)(可在全港使用)和 3.3GHz 頻帶(3.3 – 3.4GHz)(只供室內使用)。

5G 實地測試循序進行 貿易戰未見影響

數碼通科技總裁鄒金根表示,業界一直積極為 5G 部署作準備,以數碼通自身為例,自去年開始已在測試相關技術的配合,今年內亦計劃會進行較大型測試,包括 3.5GHz 和 28GHz 在配合上的測試,希望掌握到 5G 建網的特性和需求。他解釋,將來 5G 的推出,骨幹主要會使用 3.5GHz 的頻譜,但人口密集或網絡流量需求高的地區就會使用到小型基地台 (Small Cell) — 利用 26 GHz、28GHz 頻譜建立超密集網路,雖然覆蓋範圍較小但訊號更為集中。這兩類基地台如何更佳地配合才能為用戶提供無縫的網絡體驗,就需要在香港作實地環境測試,了解不同地區的情況,尤其商業大廈集中區域的傳輸表現。他亦歡迎政府對 26 GHz、28GHz 頻譜的安排。

數碼通總裁葉安娜表示,過往本港在不同階段的流動網絡發展均有一定領先優勢,起碼未曾落後其他國家或地區,原因在於本港網絡部署的挑戰更大,使營運商在技術運用上能拿捏得更好,發展步伐自然亦更為迅速。對於其他電訊商批評政府在頻譜管理方面的政策上落後,她表示不同意部分同業的看法,亦認為其不能代表整個業界的意見。

她指,26GHz、28GHz 的指配期由明年 4 月開始,然後到 2020 年 3.5GHz 的頻譜分配,本來就不算特別慢的路線圖,又謂數碼通一向有跟政府反映,希望在頻譜方面能有更多的供應,重點並非推出時間的先後,反而更多是供應量的問題。而今次政府公佈行政指配頻譜的方式,明顯有回應到業界的訴求,加上分配機制外,還額外釋出了 4.9GHz 和 3.3Ghz 頻譜,對此數碼通表示歡迎,亦認為進度合適。她續稱,除了頻譜畢竟還有很多考慮因素,如網絡供應商、通訊設備商、移動終端製造商等整個產業鏈是否配合,當所有因素都準備就緒,5G 服務自然就會推出,不會有要等到 2020 年才能推出就等於慢的想法。鄒氏亦認為指配方式減少了業界對不確定因素的顧慮,例如投標的準備等,讓營運商可按需申請,而且頻譜供應量充足,對本港 5G 發展有正面影響。

談及近期有論調指中美貿易戰升溫恐禍及本港 5G 網絡的部署發展,二人均表示暫時未看到有太大影響。葉安娜表示,不論是數碼通選擇的愛立信 (Ericsson) 或是其他同業選擇的合作夥伴,5G 技術標準的制定者或通訊設備製造商其實離不開幾大主要品牌,儘管如此,相信包括香港在內各地政府均不會讓這類重要的基礎建設依賴單一品牌,多元化選擇和公平競爭才是一個健康的市場,因此不必太過擔心因為某個品牌廠商出現問題而影響到整個地區的 5G 部署發展出現停滯的情況。

鄒金根又提到本港頻譜需要與大陸協調的問題,他指始終地域鄰近,要將兩地間的干擾減到最低,協調是必要的。葉安娜補充,撇除地緣原因,對電訊界而言,中國市場舉足輕重,不論國內外的運營商或設備供應商其實均在留意國內的 5G 部署取向,畢竟目前 5G 的部署在國際上有數個可行方案,而不少設備製造商也在觀望,自然亦會根據市場規模等因素去製造、供應,這些都是很實際的考慮。皺金根以 5G NR (New Radio) 標準為例,指就如採用建基於現有 LTE 設備的 NSA 非獨立組網還是純 5G 的 SA 獨立組網標準,均會影響電信營運商、終端設備和 OEM 廠商的選擇一樣,所以才說國內的取向對整體市場的發展有很大影響。

▲ 5G 技術更新外亦帶來了龐大的新市場,華為、愛立信 (Ericsson) 和諾基亞 (Nokia) 等主要設備製造商及相關產業鏈業者紛紛參與到 5G 標準的制定當中,力求在新市場佔據有利地位(Source:3GPP

商用方案推動 5G 需求 鄒金根:不認同香港 5G 發展落後說法

談及未來 5G 世代的策略和佈局,葉安娜指數碼通一直以來的競爭優勢在於對客戶的了解,認為 ICT 業務及物聯網服務將是拉動 5G 需求的「火車頭」。她解釋,首先在企業方案上,留意到香港有較多的需求,而且亦走得較前,譬如說香港在人力資源方面比較缺乏,部分如樓宇保安方面的人手需求未嘗不能以 5G 技術的相關方案來彌補不足。至於物聯網服務,她預計連網裝置未來將大幅增長,隨著接入網絡的裝置越多,被網絡入侵的風險亦會增加,網絡保安非常重要,而現時數碼通與國際網絡保安公司合作,為企業及一般用戶提供相關服務的投資亦會繼續,並將於 5G 世代持續投入。

至於 5G 在本港的商用市場趨勢,葉安娜看好醫療、建築、零售、物業管理(私人、商業樓宇)、酒店旅遊以及物流運輸六大行業,她指這些行業或領域都是比較重要的,而且有部分行業在目前 5G 尚未正式推行的階段已在做一些前置或概念驗證方案,例如用於建築行業的智能安全帽、具備連網功能的病床等,相信以 5G 的低延遲和高傳輸速度、頻寬的特性可令像遙距手術等高精準要求的技術方案得以穩定、流暢地實現。鄒金根亦認同未來 5G 在企業方案上有很大的發展空間,可做的事亦會更多,為此數碼通過去數年在不同地區投放了很多資源,除了做好網絡基建外,更注重各種企業方案的開發。

他解釋,這類概念性的方案要走出,5G 無疑是讓這些新型企業方案得以實現的平台。以大數據,視像分析等方案為例,所分析或產生的數據非常龐大,雖說現時的網絡技術並非無法滿足其數據傳輸需求,卻要耗用大量的資源、所費不菲,但在 5G 網絡上即可解決上述問題,甚至能達致零時滯,真正發揮出 5G 的功效,亦是 5G 與現時技術的最大分別,但這些並非一蹴而就的,所以數碼通的策略著重與客戶和合作夥伴思考有哪些方案是需要或能利用到 5G 網絡的優勢,到其真正推出時就能厚積薄發,快速投入市場。

對於香港 5G 發展落後的說法,鄒金根表示不完全同意。他提到,現時不少聽到的項目,均是測試 5G 技術的居多,例如去年韓國冬奧,將來日本 2020 東京奧運等都是針對性的測試項目,但是否就代表已經可在市場上成熟運用,還是有疑問的,又如中國計劃在 2019 年進行大規模的測試,但也是預計在 2020 年才投入商用;現階段的很多測試都是在衡量技術是否能達致預期的目標和要求,或者希望了解建網時需要如何調節,或許是新聞和輿論讓大家有了很多 5G 項目正在進行中的錯覺,但其實均是處於測試階段。

「國際上 5G 的規範嚴格來說,只是在兩三個月前正式訂立(*國際電訊標準制定組織 3GPP 於去年 12 月通過 NSA 規格標準,今年 6 月中通過的 SA 規格標準,第一版 5G 國際商用標準正式推出)。從整體的發展藍圖來看,香港是否(5G 發展)很落後呢?我個人覺得不是。」他說,看回時間表,其實明年有 28 GHz 頻譜,絕對可以做一個實際的市場測試,甚至是早期用戶測試,加上香港地方密集,推動效率高,當年歐洲 4G 服務真正推出市場的時間也不比香港慢,但香港的發展步伐卻更快。

鄒氏又以智慧城市為例,指單純部署 5G 基地台並不會讓智慧城市成型,而是需要 5G 配合物聯網、大數據等配套和方案。體驗如何?有沒有用例?這些企業採用新方案時必然會問到的問題,他認為在 5G 層面更需要跨業界合作來解決,透過在 4G 邁向 5G 的過程中孕育不同的方案來滿足市場上的需求,才有足夠的誘因吸引企業採用 5G,如果單純是速度上提升,但具體應用和現有方案並無本質上的區別,其實並沒有利用到 5G 技術的真正優勢,自然亦驅動不了企業技術換代。他總結,五年或十年後回望,到時哪個地方能真正運用到 5G 網絡的優勢和有成熟的配套應用,才是真正的領先,而非推出執著在推出時間的快與慢。

 

Tags :5GslideSmartone
Ken Li

The authorKen Li

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