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企業趨勢初創企業

毋懼「八折的」 UberTAXI 殺入香港靠使用體驗致勝

早前在香港投入服務的租車應用 Uber,剛在今天宣布在港推出另一服務 UberTAXI。這款服務已在全球多個城市帶來震盪,今次殺入香港又能否對抗其實相當成熟的香港電召的士市場?而「八折的」這種本地特色,又會否為 Uber 帶來影響?今次我們專訪了 Uber 香港總經理 Sam Gellman,聽一下他怎樣看香港市場。

unwire001

 

全球第三個推出 UberTAXI 城市

雖然香港交通方便,的士車費又不斷調高,但對講求快捷的香港人而言,的士仍然是離不開的一種交通工具。相對於其他城市,香港的士行業比想像中更大競爭,因此就算未有應召的士的手機 App 前,各種俗稱「八折的」的的士黨已經很流行。

Uber 早前在港推出的只是 Uber Black 等房車應召服務,今次推出的 UberTAXI 則是針對應召的士服務而來。相比 Uber 已在 20 多個城市提供服務,UberTAXI 目前只有三個城市,而香港是繼悉尼和東京後的第三個。Uber 香港總經理 Sam Gellman 表示,雖然 Uber 在香港推出時間很短,但他已看到有很強的市場需求,是在美國以外增長最快地區,按月收入增長超過一倍,因此選擇在香港推出 UberTAXI 服務。

 

不擔心「八折的」威脅

相比收費較高的 Uber Black 等服務,UberTAXI 標榜跟本地的士收費完全相同,也毋須任何附加費。但問題是香港是一個對價格很敏感的市場,「相同水平收費」完全不是改變用戶習慣的誘因,尤其當「八折的」的收費其實更便宜。

Sam Gellman 強調,Uber 是希望靠服務體驗來取勝,而不是價格。他也了解香港有相對成熟的應召的士市場,也見到有一些會提供折扣的的士司機。但他強調 Uber 不會用價格戰來取勝(雖然這對白在全球很多城市都說過),Uber 著重的是使用體驗,上車下車不用有現金交易,隨時用 App 便能召喚就近的的士,甚至能在應用中看到的士的實時位置。這種體驗目前沒有其他香港同類應用做到,更遑論「八折的」。

對於 Uber 在全球引起了當地的士行業的抗議,Sam Gellman 感到無奈,但他認為 UberTAXI 是一個能為的士司機創造機會的應用,應該是受到歡迎的雙贏方案,由於目前司機是能收到 100% 車資的,所以他不認為香港會是另一個會對 UberTAXI 抗議的城市。問到合作形式,Sam Gellman 笑言這是所有記者都問的問題,他沒透露有多少的士已加盟,但就表示跟的士公司和獨立司機都有合作。

uber_hong_kong_taxi_graphics_700x300_r6 CHINESE

 

面向所有香港的士乘客

之前 Unwire.Pro 的訪問中有提過,Uber 的市場定位會是走較為高檔次的路線,目標對象也會是遊客和企業 VIP 服務。但當問到 UberTAXI 的市場定位時,Sam Gellman 斷言否定只針對特定市場,UberTAXI 是面向所有香港的士乘客的。

由 Uber 在香港的成功,他認為香港人對的士的需求很大,所以不會為服務局限在特定市場。他同意遊客如在旅遊地點也能用到 Uber 是很好的體驗,但如果沒有在當地吸納使用者,當他們外遊時便更不可能會自動變成 Uber 用戶,因此他認為定位是開放的。

他認為 Uber 的服務體驗可吸引到新用戶使用,當跟朋友一起外出時,朋友能不用付現金就下車離開,這種獨特體驗一定能令吸引到新的用戶嘗試。收費也很公平公開,全部都能在 App 中看到,透明度很高,尤其當去到泰國等東南亞國家時,這種好處就更明顯。

 

靠上客量吸引的士司機加盟

市場上的「打的」應用很多,對的士司機而言固然是機會,但不同平台的合作方式也會影響司機的收入,對他們而言怎樣取捨也是難題。對於一般乘客,Sam Gellman 認為不能用價格做賣點,用戶體驗才是關鍵。但這些用戶體驗對司機而言並沒任何的吸引力,Uber 又怎樣說服司機加盟使用?

Sam Gellman 表示 UberTAXI 對司機而言是增加收入的渠道,能為他們增加接觸乘客的機會,暫時也沒有任何加盟的收費,因此不存在「只能活一個」的情況。但認為只要愈來愈多乘客選擇用 UberTAXI,最終的士司機還是得採用這平台。至於會否像中國幾家「打的」公司般,向乘客和司機提供現金回贈,他就不予置評。

unwire002

 

必須預先綁定信用卡

另一個香港會遇見的現像是「No show」。如果有留意旅遊資訊,一定聽過有些旅客雖然預訂了溫泉旅館,但實際卻沒有光顧,徒令店家白等一場的案例。其實換成召喚的士的話,這種現象恐怕更易出現。當遇上需要搭乘的士,十居其九是緊急情況,可以預期會有不少乘客會在 A、B、C 不同的應召應用裡同時召車,然後哪家最快就上哪一台的士。

遇上這種情況,起碼便已有兩個召車訊息實際上假的,但對的士司機而言卻是白走一趟。對於這種現像,Sam Gellman 認為 UberTAXI 的收費方式正好可解決這些問題。如果乘客如果於召車後 5 分鐘取消的話,就要付 10 元取消費用,由於 Uber 需要乘客預先輸入信用卡資料,因此如果他們讓的士白走一趟的話是會被收費的,因此他不擔心會有這種問題。

 

非現金交易或影響司機流動性

UberTAXI 需要預先在應用程式中綁定信用卡,因此才能全程毋須現金交易,一切按應用中計算的移動里數來收費。其實在的士引入信用卡和八達通收費都有人試過,但實際上並沒有在香港大行其道,雖然 UberTAXI以信用卡作為唯一的付款方式,但由於不用人手取出信用卡碌卡、拍卡,的士內亦毋須安裝實體刷卡機,其實處理時會很方便。

但這又衍生新問題。香港人其實並不習慣在手機中消費,尤其要在手機應用中預先輸入信用卡資料,難保不會出現「震撼帳單」,對缺乏信心的香港人而言是很難的事。而從司機角度,現金交易清楚分明,即使 Uber 不用每次碌卡、拍卡,但信用卡要等候過數並非司機樂意的收費方式,甚至會擔心「走數」問題。因此 UberTAXI 長遠是否能獲得乘客和職業司機認同還有不少疑問。

 

 

Tags :TaxiUber
Boris Lee

The authorBoris Lee

Unwire Pro 資深編輯,在企業 IT 科技報道範疇有十多年經驗。近年專注報導香港初創企業、本地資訊科技業界發展。

1 則迴響

Leave a Respo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