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專題特寫

大時代軟件工程師 Tennison Chan 香港紐約杭州矽谷飄流記

回顧最近這兩三年,能夠和不能想像的壞事都發生過了,全球不管是疫情、戰亂、幣災、經濟以及地緣政治的風險,一下子襲來,令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面對不確定性,很多人的應對方式是「躺平」,因此牛津字典選了 Goblin Mode(躺平模式)作為年度詞匯。

然而無論遇到什麼逆境,甚至「就是要在經濟低谷」,始終有少部分人堅決不會躺平,更視之為創業和實踐理想的最佳時機。今天要介紹的這位創辦人,背景跟大部分港人一樣,但年紀輕輕,已到過一些世界最大的創科城市闖蕩,有著一般人少有的奇遇。

草根出身自學編程

Tennison 今年 30 歲出頭,父親讀書時成績不錯,自學到碩士級,任職隧道公司經理,母親是家庭主婦,在他之上有個姐姐,比他大 8 歲,一家人居於屯門,後來他考入了城市大學,修讀工商管理和資訊科技。

聽起來,是跟大部分 80 後 90 後草根很相似的背景, 甚至他出於興趣自學編程,也算是稀疏平常的一回事,尤其現在很多小朋友自幼玩 Minecraft 開始已有不錯的基礎。

由於喜歡街頭塗雅藝術,Tennison 寫過一個瀏覽器 extension,讓人在網上也可發佈和分享 graffiti 作品,也令他在網上認識到一些 80 年代就闖出名堂的塗鴉藝術家,這份「履歷」開始讓我感覺到,Tennison 跟一般同齡工程師的差異,在他身上自帶一種叛逆的特質。

作為軟件工程師,他並不盲目支持所有科技帶來的現像,即使那是他的主要揾食平台,例如他會在 Twitter 感嘆「Boredom is the soil for our creative seed. Phone takes it away」。

醉心塗鴉藝術的 Tennison 在初到美國的時候,開發了 Pixelbomb 這個 Chrome extension,讓人也可以在互聯網以類似連儂牆的方式發表意見

出逃香港到紐約

跟大部分香港工程師一樣,Tennison 畢業後做過不同類型公司,包括物流、媒體、以及一度非常盛行的手機 App 開發公司,從不同行業走到手機 App 開發專業,算是香港這個商業城市的特色,也是本地工程師的「向上流動階梯」。

然後跟大部分「IT 狗」也是一樣,Tennison 也有不堪回首的回憶,例第一分工任職 DHL 連試用期也不過,在香港幾年職涯,見盡一個專業如何被忽視的不合理對待。「香港啲 business 人,問題在於自視太高,個個當正自己係 Steve Jobs 咁,以為自己講嘅一定啱晒係真理。」點出香港問題,夠晒一針見血。

Tennison 的奇幻職業旅程,第一個轉捩點由於一個婚禮到了紐約,因緣際遇下,參與了當地 Startup Institute New York 為期三個月的計劃,鑽研 Web App 開發和數碼營銷的技能,進入紐約的創科生態圈,完成後真的成功就業,進入一家英資人力資源科企的紐約辦公室並任職軟件工程師,一做就差不多 3 年的光陰,正式告別香港職場。

2015 年的科技世界,仍在吹奏「Software is eating the world」的主旋律,而美國作為領跑全球的市場,能在美國東岸的科企打穩陣腳,本以為 Tennison 應該會一直留下來,誰不知他竟然轉換跑道,到杭州阿里巴巴總部上班去。「我想帶美國經驗去杭州。」

參與紐約市 Startup Institute New York 為期幾個月的培訓活動,更重要助 Tennison (後排左二)速打入當地的職業市場

美國到杭州 阿里文化開眼界

在杭州工作的一年時間裡面,Tennison 任職高級 frontend engineer,也就是主要負責設計應用程式前端的程序員。他所在的團隊,負責將 NLP 和機械學習等技術,以聊天機械人的方式,應用在以淘寶為主的用戶身上。

從來沒有中國工作經驗的他,以「大開眼界」去形容阿里巴巴的公司文化。「跟西方的管治方式完全是不一樣的文化,在這裡沒有 code review,也沒有 unit test,如果我們去做,主管會覺得是浪費緊時間,但佢地真係啱㗎喎其實⋯⋯」

根據 Tennison 形容,阿里的公司文化即使身處 IT 部門任職工程師,亦很難感受不到。「嚴格來說,阿里是一個體系而非一家公司,相反每個部門,反而更似是一家獨立公司。這是為什麼,我們部門負責開發聊天機械人,我們會視淘寶為我們的大客,而不是公司另一個部門。箇中嗰種合作性,係美國同香港都未見過。」

曾經在美國待過、又在香港起步的 Tennison,當年阿里巴巴的公司文化,雖然早已離開,但回想起來還是讓他感到嘆為觀止。「阿里做嘢嘅人會睇時間,因為時間係 part of the quality,而且每個人對公司嘅貢獻,好容易量化同睇到。但每個阿里人都好鍾意阿里,好多同事會慶祝入職嘅第幾周年之類,呢方面係同 Amazon 好唔同。」

Tennison 工餘時間不忙參與 GitHub 社群並貢獻自己的一分力

矽谷受地緣政治連累

天性叛逆的 Tennison,雖然欣賞阿里的文化,但內地的職場文化和人際關係,始終跟喜歡「有話直說」的他格格不入。「內地人有想法,有自己唔認同地方,會選擇放係心入面唔講出嚟。係呢方面,我始終覺得西方文化比較適合自己。」

由於以前曾參與過 Stanford 的課程,早就想到美國西岸試試看的他,因緣巧合之下,加入了 IPO 之後的 Pinterest。「係紐約做過,再嚟到西岸,你會感受到好唔同嘅工作文化,尤其係 Pinterest 身邊有好多同事,早係 IPO 以前就參與,佢哋嘅心態係非常咁安逸,同我想像中嗰種拼搏,真係完全唔同。」

美國西岸以矽谷為主的「城市群」,另一個職場現像是很多印度裔 CEO,例如 Google 和 Microsoft 都是,Tennison 解釋其實中國人雖然都「好叻都有」,但由於中國人如果選擇回流,回去長三角、深圳或北京都有很多機會發展,而且中國人比較內儉,反而不及印度人適應美國的職場。

再加上,自從中美關係變差,地緣政治風險增加,自有更多華裔工程師選擇回到中國,而他自己的工作簽證,也由於上一任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更改政策,而遭受到官方部門的質疑(因為大學本科並非純理科加上曾任職阿里巴巴),導致他間接失去了在 Pinterest 的工作機會。

Tennison 雖然在香港長大,到美國工作和生活之後積極參與當地社群活動,圖為 GitHub 在灣區三藩市的社群活動

下一站 Fintech Startup

遇上科技行業近年最大規模的裁員浪潮,再加上地緣政治的影響,華裔工程師的工作簽證獲取門檻比以往更高,Tennison 最終決定,最適合創業的時機到了,他選擇了報名並成功進入了美國最知名創業加速器 Y Combinator,並打算是這種方式,獲得留在美國發展的門票,因為他的身份,這一刻從一個普通 IT 打工仔,變成一個潛力無可限量的創辦人。「打個比喻,報名 YC 在某種意義上,幾乎等於你參與了一段未來長達 10 年的關係。」

Tennison 的拍檔跟他一樣於香港長大,卻在美國本土出生,兩人合作的題目是專門為初創和投資者而設的 Bookkeeping service,因為有了好的 Bookkeeping,初創就可以更有效營運、投資以及作出各種的財務決定。似乎是個相當「接地氣」的題目,他這樣解釋,「人們似乎很難去分辨什麼是 cool idea 和 good idea,兩者之間有什麼不同。Cool idea 是那些會令人有 wow 的反應,例如飛天的士;至於 good idea 就很簡單,就是有真正有市場需求的題目,兩者之間我會選擇後者。」

編採:尹思哲

Tags :流動置頂置頂
尹思哲

The author尹思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