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專題特寫

一個從 200 美元比特幣開始 再到香港電影 Web3 體驗的故事

人基本上可以分兩種,機會降臨時敢想敢做把握機會的人,以及敢想不敢做留在舒適圈的人。由於安全符合人性,我們大部人其實都是後者,反而很多創業者和企業家都是前者。

今次要說的,算是一個典型香港仔創業的故事,主人翁 Jase 來自中產家庭,「履歷」包括:靚仔,名校,運動員,後生幫辦,早婚顧家,一張近乎完美的清單,就算沒有半途創業,在社會主流的角度也肯定是「人生勝利組」,又不是繼承上一代的成就,到底是個怎樣的機會,讓他如此輕易放棄?答案是「200蚊比特幣」。

「無人到估我會走」

最近這次「Crypto寒冬」,比特幣從高位回落到約 16800 美元,市場呼天搶地,但 Jase 留意到比特幣的當年,價位僅 200 幾美元,全香港大部份人未聽過,當時就算是識貨的「行內人」,頂多認為是一些什麼遊戲幣,並不認真看待,Jase 怎會想到辭去入境處幫辦的優差,從美國傾了比特幣ATM 機的代理權並在港創業?

「爸爸係的士司機,媽咪做社工,係入境處升到幫辦,明顯係大好前程,加上比特幣佢地未聽過,唔知道係咩,尤其係爸爸角度,覺得我好地地有幫辦唔做,當時好嬲,話要斷絕父子關係。」Jase並非軟件工程師,認識比特幣跟普通人無異,都是通過閱讀一些財經科技雜誌時,但大部分人不是無感,就是停留在心動層次,他竟然馬上行動,並於辭工僅 1 個月後,就在數碼港召開記者會,宣佈引入比特幣 ATM機。

相信自己判斷「少理阿爸」,原來 Jase早已不是第一次。創業後,他也有積極支持母校男拔萃的舊生會,但原來當初入讀這所傳統名校,也是他自己「力排眾議」爭取回來。「父母本來打算報另一間普通嘅中學,我當時知道男拔出名,係好學校,自己主動建議報讀,最後真係試吓去面試,結果收咗我。」

Jase大學雖然修讀經濟,在入境處任職時,但可能見他年輕肯學新嘢,一些跟IT有關的項目,上司喜歡派他負責。根據他的形容,自己不是不喜歡入境處的工作,而且以他年紀和際遇,某程度上稱得上「重點栽培」,所以他自己主動辭職,同事之間無人估得到。

Jase 創業前向一位曾任職 iBanker 前輩請教,受對方近不惜為理想放棄 8 位數年薪啟發,決定趁後生辭職創業。

Bitcoin Blockchain

比特幣 ATM 的生意,受制於市況和監管因素,本身就有局限性,卻成了 Jase 進入另一個新興行業的鎖匙區塊鏈企業應用方案。

「純粹係 demand driven,例如接企業和政府project。人地知你做咗 ATM,其實好多project 走埋嚟揾你,然後慢慢至知,原來有好多場景 blockchain 都有應用空間,亦係我地17 年開咗 Blockchain Solution 嘅原因。」

早兩年,公司幫衛生署做咗個 blockchain 流感針項目,開始知道醫療行業情況,邊做邊學如何以區塊鏈為傳統產增值。「政府最近出咗個 tender,先知原來要求有張 cert,我地至考返嗰張,但其實類似 project 早已經做咗好多個。」

不想一味「接Job」替人作嫁衣,Jase想到針對不同行業的痛點,找有行業經驗的合作伙伴一齊「孕育」產品,如果市場反應理想,就分拆成獨立公司, 繼而融資擴張。「其實寫個 smart contract 未必係最難嗰部分,係要有行業知識嘅人,清楚了解嗰行有咩pain point,最終至可以成功做到,於是會用一個 incubator 嘅形式去做,揾外邊 partner 合作。」

Jase 表示創業初期曾有 partner 分道揚鑣,只因每人對行業前景有不同看法,他也感恩近年遇到不少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大家對區塊鏈產業充滿信心

好多古靈精怪行家

區塊鏈科技有很多融入生活的「場景」,密碼貨碼僅是其中一種應用,兩者的關係是底層技術和應用層面, 卻偏偏有個類似的現像,就是「很多似懂非懂的投機主義者」。

「我地不時會參展,本地和外國都會去,試過見到某個參展booth,標榜佢自己係全世界第一個開發 blockchain 嘅人,咁我走埋去問佢,你係咪中本聰?點知佢問返我轉頭,邊個係中本聰。」

熊市出現之前,不論是區塊鏈抑或密碼貨幣,都是在一個近乎「野蠻生長」的產業,太多熱錢同時湧入,對於想認真做事的人,至少構成了兩個問題。

第一是由於「行家」太多,而且區塊鏈是新事物,較難去證明和區分「你公司係咪識」唔,個個都自稱是區塊鏈專家,結果能夠出示reference,參與過重要和有規模的項目,變相就已是「最好的marketing」。「其實大家都知,政府 project 係唔賺錢㗎,但點解要做呢?就係做過之後因為人地會更加信任你。」

另一佪是「人才」問題,Jase 以唔健康去形容。

「點解請唔到人,出現有好多煲,驚唔夠蓋嘅情形?本來,香港識 blockchain 技術人才就不多,求過於供就變了錢追人,偏偏市好時候,好多熱錢好多project,佢哋用高價搶人,明明請嘅人自己都未 ready,唔值咁高人工,但市場唔理智,總之搶咗先講。然後結果,人才跳嚟跳去,無錯錢係賺多咗,但做嗰樣嘢出嚟係咪好嘅 product?好多時 launch 咗一啲跟大隊趁墟嘅嘢,做嘅人其實白白浪費咗自己時間同學習機會。」

他認為跌市之所以係「好事」,在於回歸現實,像他們這類接開政府project的公司,現在反而更「興香」,更多人尋求合作,皆因大家都不想自己開team承擔風險。

新嘗試 EFC 讓喜歡電影的人能以 NFT 跟朋友分享他們對電影的看法和相關 Web3 藏品

香港電影 Web3 體驗

公司旗下有五六個產品,期望最後可以獨立分拆成公司,其中一個新嘗試,是跟電影公司mm2合作的 Elite Film Club (EFC),將 NFT 應用在電影收藏品層面,同時亦希望實驗Web3 社群概念支持電影人,亦即所謂tokenomics 來鼓勵和直接支持好電影,跟傳統眾籌平台 Kickstarter 的操作原理類似。

NFT 收藏和融資角度「切入」電影工業,在這個香港電影忽然活躍的時間點,似乎來得合時。

若有合適的項目和內容注入,例如一些獨有的內容,例如演員和導演的親筆簽名,經典電影場景或對白,擁有者可跟電影團隊線下交流的機會等,照計不難說服消費者,而且也是善用 NFT 和區塊鏈智能合約的「場景」,聽落不是虛火。據了解,EFC 頭炮是由張繼聰,袁澧林主演的《窄路微塵》,他們嘗試了讓 EFC 會員有獨家彩蛋,未曝光片段,首映門票和關鍵電影場景沉浸式體驗。

問題是幣市「從牛入熊」,就算 EFC 本身可以不涉及密碼貨幣,僅應用 NFT 區分會員身份,但會否擔心不景氣情緒令人卻步?

「咁世界初有互聯網嗰陣, Bill Gates 接受訪問,啲主持人都 challenge 佢,都已經有電台仲點解需要互聯網直播球賽?其實同一套講法,套返落今天去睇 Web3 Blockchain 或者Metaverse 發展其實都係一樣適用。」

如果沒有記錯,上一次大跌市是 2017 年,當時情況跟今天類似(記得 ICO 嗎?),同樣地有很多項目忽然收入歸零,當時 Jase 賣了自己層樓,以維持公司正常運作,又順勢做埋區塊鏈應用方案,今天不止「無穿無爛」之餘,公司發展潛力已不可同日而語。隨住區塊鏈由無人問津,到今日變成新興和「戰略級數」產業, Jase 生意愈做愈大,大客戶名字爸爸亦都識得,早已接受了他。

我從他的故事似乎隱約看到,這是一個當機會降臨,快速把握,邊做邊學,自證實力,繼而又再迎接下個重要機會的循環。大部份人只睇到「200幾鎂比特幣」,反而是這個故事最不重要的部分。

編採:尹思哲

Tags :blockchain solutions limited流動置頂置頂
尹思哲

The author尹思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