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科技專欄

香港可以孕育更多獨角獸嗎?

我對上一本書《初創起義》,寫咗 6 間香港 Startup 的故事,其中有 4 家是獨角獸級別,包括最近傳赴美掛牌募 78 億嘅 Lalamove。

但唔好誤會,雖然我寫呢本書,我並唔崇拜獨角獸,甚至某程度上,我更多係同情佢地居多。

獨角獸有巨額融資,亦有國際影響力,但創辦人好多時身不由己,唔似得其他 Startups 咁自由。做得獨角獸創辦人,勢必將自身放係公司之後,換言之,即係公司大過自己同自我。

坦白講,要訪問獨角獸好難,我花咗好大力氣,至說服他們接受訪問。若要由頭講起,Gogovan 和 Tink Labs,分別曾稱為本地第一隻獨角獸,兩間公司融資時間分別是 2017 同 2018 年,相距今天只係四、五年前。

時至今日,香港已先後有 12 間公司先後成為獨角獸。最誇張係,最近 3 隻獨角獸,分別係 Animoca Brands、Amber Group 同埋 SmartMore,成獸都係最近兩個月之內嘅事。

本地獨角獸當中,若計土生土長創辦人,其實數目並唔多,甚至可以話屈指可數。問題係,土生土長真係咁重要?作為香港嘅代表人物,上世紀的李小龍、李嘉誠,全球有無與倫比嘅知名度同影響力,但佢地都唔係出生於香港。

我再諗深一層,獨角獸對於香港人嘅意義,應該唔止於土生土長咁簡單:即使創辦人生其他地方、來自其他國家,只要佢地堀起於香港,並且視香港為屋企,呢啲創辦人及佢地嘅公司,亦應被視為香港嘅一分子。

相比起創辦人出身、是否香港土生土長,我認為更重要嘅係,香港未來仲有冇條件,孕育出更多衝出國際嘅獨角獸?

要回答呢個問題,我地可以參考最近兩年嘅新獨角獸,佢地所屬領域及出身。早年嘅獨角獸比較多元化,包括物流(Gogovan、Lalamove)、旅遊(Tink Labs、Klook)、金融科技(WeLab、TNG、Airwallex)同埋人工智能(SenseTime)。

但到最近兩年,最新一批獨角獸大部分係加密貨幣領域,包括FTXAnimoca BrandsAmber Group。問題係,香港長遠會否跟隨內地,對於加密貨幣嚴加管制?要是有朝一日本地再容不下加密幣,香港還有條件留住或孕育出更多獨角獸嗎?

尹思哲

linkedin.com/in/wanszezit

尹思哲

The author尹思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