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企業趨勢初創企業

RISE 談創新亦論中美貿易戰影響  CEO 籲轉型變革須大刀闊斧

由 Web Summit 主辦的年度亞太科技盛會 RISE 本週假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行。大會表示 RISE 2019 料吸引來自 100 多個國家共 600 多家初創、850 名投資者和 850 家媒體,預計超過 16, 000 多名與會者。其中包括如資生堂等百年品牌的 CEO,亦有像 Tinder 一類發展神速的科技公司。今屆除圍繞 5G、AI、無人駕駛汽車和電競活動及娛樂等重點議題,亦邀得 Uber 技術總監 Thuan Pham、滴滴出行安全總監(CSO)卜峥,以及 Razer 聯合創辦人兼行政總裁陳民亮等擔任演講嘉賓。

Web Summit 及 RISE 始創人兼行政總裁 Paddy Cosgrave 表示,香港初創氣氛良好,惟中美貿易戰對初創發展或有打擊,鼓勵初創放眼世界。Cosgrave 又引用日本曾受美國制裁為例,指日本汽車業移師歐洲最後能做出成績,因此認為企業發展市場策略宜多元化,又指美國應從歷史汲取教訓,貿易戰持續對任何一方均沒好處。

▲ 國泰顧客及商務總裁盧家培企業轉型最大的改變和挑戰不是技術,而是大企業的文化和思維。

談及貿易戰,國泰顧客及商務總裁盧家培不諱言國泰航空亦受波及。

「影響一定有。貿易戰對我們有三層影響:第一是匯率,我們的主要收入來源為非美元及非港元,但業績則顯示為港元,因此匯率浮動對我們業績有明顯影響;第二是貨運,貿易戰初期對空運影響不大,但漸漸見到空運貨量亦明顯減少;第三是前景不明朗,對整體大環境也有影響,會造成負面的心理因素。」盧家培強調,航空業乃受高度管制的行業,因此過去即使要作微細改動亦不容易,IT 部門往往淪為笑柄,惟近年引入 DevOps 和其他新技術,投放大量資源進行創新方成功轉型,大幅縮短推出新服務需時。

今屆為國泰第二年成為 RISE 的航空合作夥伴,盧家培笑指去年連展位也沒有,今年適逢有多個新項目和應用推出,因此設大型展位、贊助 8 家本地初創公司參與 RISE 科技博覽,同時國泰航空資訊科技部(IT 解決方案)總經理方逸翔亦會出任 PITCH 準決賽評審小組成員。

盧家培在 RISE 會議演講台上分享,認為創科企業在活化大型機構業務上扮演着重要角色,傳統大企業若要進行數碼化轉型,首要釐清誰是決策人、誰是執行者,各司其職,破除資訊孤島方可取得進展,繼而逐步將應用遷上雲端。

「最大的改變和挑戰不是技術,而是大企業的文化和思維,要變得更靈活和有清晰的願景。初創想備受大企業青睞,首要注重的不是產品本身技術有多好,而是如何能為企業增值、解決行業痛點。」盧家培續指:「正如國泰並非要透過投資初創賺錢,只想採用他們的技術,客製化來配合我們的需要,達致提升用戶體驗的成果。正因為航空公司的角色所接觸的客戶層面相當多元化,因此能為初創提供一個平台讓他們發光發亮。」

▲ 針對數碼機艙服務,除於機上提供 wi-fi 服務,自今年 5 月起,國泰長途航班亦開始採用新系統,每位頭等及商務機艙服務員均配備平板為乘客點餐,除可個人化篩選食物配料、送餐時間,大數據分析更會為乘客建立檔案,以便日後機艙服務員可按其個人喜好提供餐飲服務選擇。由於平板為全機互聯,因此機艙服務員無須不斷於機艙及廚房來回走動,節省點餐等候時間約 20%,平均省時 30 分鐘。

另針對因惡劣天氣或無法預知因素影響而取消之航班,受影響旅客查詢及更改航班往往須排隊輪候多時,熱線亦因同時有數百甚至過千人致電而無法打通,國泰早前便推出了全新的 CX Disruption Management Programme,只須簡單 5 個步驟即可完成更改航班程序:

  1. 檢視受影響機票並啟動更改機票程序;
  2. 選擇想要更改的航班;
  3. 選擇出發日期;
  4. 選擇航班;
  5. 檢視並確認更改訂票。

AirAsia 行政總裁 Tony Fernandes 分享抗逆境的經驗,寄語企業要勇於追求夢想、相信不可能。

另一家航空公司 AirAsia,其 CEO Tony Fernandes 除於演講上分享其創業趣聞,亦強調企業於逆境下更要勇於變革扭轉劣勢。

Fernandes 笑指當初以 $1 馬幣(約 1.9 港元)購入當時嚴重負債的航空公司,「洽購時,對方表示翌日即可將公司拱手奉上,問我願意付多少錢,我打趣說 $1 Ringgit,對方竟回道『沒問題,仍可明天奉上』。真笨!我應該要求對方付費給我接手公司。那本賬簿之亂,足可放在博物館展示。」

儘管如此,Fernandes 還是接掌了當時負債約 1100 萬美元的 AirAsia,然而簽約 3 日後即發生 9-11 恐襲事件,對航空業造成前所未有的打擊。

「有問題,自然會有曙光。英明與愚昧之間只有一線之差,但我情願嘗試過然後失敗,總比從沒嘗試過好。SARS、豬流感、恐襲……我統統都面對過了,我告訴你,經營航空事業真的很艱苦,正因如此,我們更應嘗試建設新的業務。」Fernandes 笑指:「豬流感那一年,人們流傳只要你坐飛機就會死。結果我將廣告費加至 3 倍,人們都說我瘋了,但我明白只要票價夠低,馬拉人即使冒生命危險也願意飛。」

事實證明他做對了決定,而 AirAsia 更連續 11 年成功蟬聯全球最佳廉航。未來,Fernandes 更將進一步擴展業務至網購平台(AirAsia.com)、物流(teleport)、金融科技(BigPay、Tune Project)和餐飲(Santan),強調 AirAsia 是一家 IT 企業。 

資生堂(Shiseido)主席兼行政總裁魚谷雅彥為首位非內部扶植的 CEO,推行改革不遺餘力。

資生堂(Shiseido)主席兼行政總裁魚谷雅彥乃百年以來首位非內部扶植的「外援」,足見當時資生堂面對的困境有多嚴峻。

本已退休的魚谷透露明白當日臨危受命,必須大刀闊斧進行改革,雖然銷量不濟,他仍力排眾議大幅增加市場推廣預算,花費高達 11 億美元。「當一家企業將縮減人手和成本作為優先手段,只會導致庫存不斷增加。要改變一家公司,首先要改變其企業文化和思維,員工必須多元化。」

魚谷上任後推行一系列改革措施,包括面見美容顧問,了解前線痛點,同時於全球設立不同區域(Region),各區域均有獨立 CEO;此外,為令品牌全球化,將文宣及產品資料統一為英文,堅持員工開會簡報亦以英語進行。

「目前資生堂設有 6 個區域,當中 4 名 CEO 為法國人,只有 2 位 CEO 為日本人。外來專家沒有傳統包袱,能提供創新的視野,而內部培育的員工則有豐富經驗和對企業品牌的認識;要成功轉型,必須內外攜手努力。」魚谷又透露,女性往往受限於日本傳統觀念,較難上位,惟他認為知人善任對公司發展百利而無一害,故上任後不斷擢升女性管理層,料至 2020 年,女性管理層將佔 40%。

目前,資生堂分別於紐約、東京和上海設有創新中心進行皮膚科研。魚谷認為,個人化將是美容護膚界未來的大趨勢,除了市場推廣從廣大受眾走向單對單,未來的創新產品及服務亦將以個人化為重點發展方向。

Tags :RISEstartups
Catabell Lee

The authorCatabell L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