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企業趨勢專題特寫業界專訪

傳統工業青黃不接 保心安藥廠用新角度來看「工業 4.0」

除了 IT 業抱怨沒有年輕人入行,其實更多傳統行業都面對同樣問題,不少傳統工藝都有機會失傳。例如今次訪問的香港保心安藥廠,就因為年輕人不願入行而開始青黃不接,但保心安不是選擇放棄,而是希望借助提高自動化工序的比例來減少對熟手技工的依賴,並預定在明年達到全 100% 自動生產的目標。

posumon005

 

創科局積極推銷「再工業化」

創科局楊偉雄局長上任後積極推動「再工業化」,希望本地工廠透過引入「工業 4.0」來提升競爭力,並進一步重建香港的本地工業。楊局長早前接受電視台專訪時就透露,希望在未來 5 至 10 年內將工業佔本地 GDP 的比例由 1% 提升到 5%。

所謂「工業 4.0」,Unwire.pro 之前也有解說過。而楊局長在解釋政策時就提到會重點發展機械人生產線,而生產力促進局、工業總會等亦有不少活動向業界講解。不過楊局長也承認,香港社會對政府缺乏信任,導致他推銷「再工業化」政策有障礙。

香港工業曾經盛極一時,在 70 年代工業就佔了香港本地生產總值的三成,其中輕工業及製造業特別繁盛,尤其成衣、鐘表、玩具、電子業等,「Made in HK」更是優質和便宜的保證。但在 80 年代中國改革開放後,工業北移令香港的工業萎縮,而香港經濟也轉型為金融服務業為主體。

金融服務業無疑是令香港急速富有的動力,但過份偏重地產及金融,也導致經濟變得不健康。不少國家都看到「全球化」讓工廠集中到中國及東南亞地區後,缺乏實業支持的本土經濟將難以在經濟逆境下維持健康發展,德國、美國近年都大為提倡工業回流,而美國總統候選人特朗普甚至揚言要逼迫蘋果等品牌回到美國生產。

hkpc_robo002-600x400

 

工業 4.0 有助傳統工業發展新機遇

「工業 4.0」是德國在 2013 年首先提倡,希望透過高度 IT 化的生產線,邁向智能化的創新工廠。「工業 4.0」大量運用軟件管理整個生產系統流程,並結合大數據、物聯網等新技術,從而構成高效率的智能生產線,除可提高生產能力、效率及質量,還能支援定製生產的新消費模式,也可降低人手成本和出錯機會。

在香港引入「工業 4.0」,一方面可讓本地品牌把生產線回歸香港,另一方面其實也協助一些傳統工業有新的發展機會,例如今次訪問的香港保心安藥廠就是。保心安在 1907 年創辦,已有 109 年歷史,是非常傳統的中式藥廠,旗下古法虔製的「保心安油」和「保心安膏」至今仍有不少捧場客。

不少香港品牌並非真的在香港生產,更多的是「香港管理、內地生產、海外銷售」的模式。其實自從工業北移時已有此現像,透過把生產外判到內地廠房把生產成本降低,而香港則負責管理和品質控制。不過保心安卻堅持百分百的香港生產,在黃竹坑有自設廠房和實驗室。

posumon004

 

與生產力促進局合作研究機械包裝生產線

但不同於非常先進的西式藥廠,傳統中式藥廠強調「古法虔製」,調製的手法、配方都不能隨便改變,藥油和藥膏不僅「氣味」本身已是招牌,連包裝的方式也是。但保持一百年不變並不容易,即使採用現代化的機械生產,也要保證配方和包裝不變,中式藥廠追求現代化,原來很不容易。

為了與時並進,保心安在 2008 年曾動用過千萬元,將原有廠房設備及生產線重新改裝,並特聘專業顧問及工程公司代為設計,增購各款自動化的製藥廠,盡量達至精益求精,提高生產及管理達至世界水平。故現時新廠房的設備及運作仿照西藥廠模式為標準,更於 2012 年獲得香港衛生署的 GMP 認證。

不過原來整條生產線依然有需要人手處理的部分,就是包裝。保心安就計劃跟生產力促進局合作,設計全新的包裝機械,使保心安整條生產線真的達到 100% 的機械生產。Unwire.pro 早前有幸獲邀參觀保心安位於黃竹坑的藥廠,並訪問了保心安總經理郭子明,看一下這家百年品牌怎樣應對時代的轉變。

posumon006

 

年輕一代不願入行導致行業青黃不接

傳統中式藥廠強調古方,不論是製作方式或藥材都有要求,但這又導致技術可能失傳。其實不少傳統行業都有類似現像,由於年輕一代不願意入行導致行業青黃不接,傳統工藝不能傳承下最終失傳。郭子明也承認中式藥廠亦有同樣問題,而這亦是走向自動化生產的遠因之一。

保心安堅持「包裝方式」是品牌型像的一部分,由紙盒、鐵罐、說明書到玻璃樽都是不能改變的。由於運輸時可以作為避震緩衝,說明書怎樣包覆玻璃樽也是學問。而現成的包裝機械達不到保心安指定包裝方式的要求,因此包裝便是整條生產線唯一的人手環節。

由於缺乏年輕人入行,掌握有關技術的資深員工隨著年長而退休,不僅技術沒人繼承,生產線的人手亦愈來愈少。由於人手不足,包裝部門只有不多於 30 人,在參觀當日就只有 10 多名平均資歷達 10 年的熟手工人。若只能每人每天包裝約 1,000 支藥油,最高產能也只有不多於 3 萬支,而且包裝時也需要分日子包裝藥油或藥膏,不能兩者同時進行。

posumon002

 

研發新機械以保百年歷史傳統包裝方式

生產線人手不足即代表影響產能,即使有市場需求也會因產能不足而追不上。而這便是保心安希望把生產線完全自動化的原因。郭子明表示這種包裝方式已有百年歷史,不想為了方便機械包裝而改變做法,堅持玻璃樽裝和說明書的包覆方式。

因此保心安就跟生產力促進局合作,投資 7 位數字研發專門的包裝機械以達到保心安的指定要求,預計在 15 個月後就能做到完全的自動化生產線。不過郭子明就講好不會裁員,只會把原有的包裝人手調到其他部門,或是維持少量的人手包裝工序。

不過當整個生產線都是機械生產,那工廠地點在哪兒就不會用人手成本為重要考慮。香港除了工資高,地價亦高,既然已是全機械生產,為何還要堅持在香港設廠?郭子明指一方面是自設廠房,沒有租金壓力,另一方面留在香港生產會較易管理和保證品質,也能保留 Q 嘜認證,這些都是品牌價值的一部分。

posumon001

 

堅持百年品牌形象、不走年輕人路線

但不管生產線如何現代化,傳統中式藥廠的形象比較老舊,如果時代導致缺乏年輕人入行,是否也影響產品在年輕人市場的銷量?像本地的「和興白花油」、新加坡的「虎標」都開始走現代化路線,由包裝、宣傳到代言人都希望開拓年輕人市場,保心安堅持傳統包裝方式是否追不上時代?

郭子明指保心安沒有數據反映消費者的年齡層,也不會做另一個「白花油王子」,但他認為中式藥油藥膏堅持形象不變才能令消費者安心,相信「老年人為下一代塗藥油」可以傳承這種生活習慣,當下一代成長後也會對保心安的產品也感情和信心,把品牌忠誠延續給下一代。

為了維持品牌活力,保心安早前也推出全新產品「驅風活絡油」,亦開設了 Facebook 專頁希望接觸活躍網上的消費者,未來亦考慮推出噴霧裝等較年輕化的包裝。不過已是第三代傳人的郭子明希望能維持「阿爺的傳統」,他堅信懷舊感覺更能帶出品牌歷史,讓「一油傍身,可保全家心安」的品牌型像能繼續留存。

 

總結:用工業 4.0 維持「阿爺的傳統」

當人人都追求用新科技來創新,原來也有傳統品牌為了堅守百年傳統而採用新科技,用另一個角度來看「工業 4.0」的保心安的確令人眼前一亮。當然,筆者從一個消費者的角度來看,傳統鐵罐包裝並不吸引,而為了堅持鐵罐包裝而設計專用的包裝機械也不易理解,但從品牌管理角度來看也有其道理,是否正確答案還要靠市場來決定。

郭子明提到,廠房留在香港房的其一理由是保留 Q 嘜認證。香港優質標誌局每三個月就會親身到廠房檢查,並抽取產品樣本到不同化驗所檢測,因此保心安如需要保留 Q 嘜認證就需要把生產線留在香港。

Q 嘜認證作為一個香港傳統的品質保證標準已有近 40 年歷史,而「品質保證」是自 70 年代「Made in HK」的優良基因。用「工業 4.0」來讓香港再工業化,不僅是看重成本和效率,品質水平也是關鍵。創科局如要推銷「再工業化」,跟商經局合作推銷才是正途吧?

n-350x500

 

作者:Boris Lee
Unwire.pro 資深編輯。在企業 IT 科技報道範疇有十多年經驗。

 

 

 

Tags :Hong Kongindustrie 4.0ReindustrializationSilde流動置頂
Boris Lee

The authorBoris Lee

Unwire Pro 資深編輯,在企業 IT 科技報道範疇有十多年經驗。近年專注報導香港初創企業、本地資訊科技業界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