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企業趨勢初創企業業界專訪

HKT、Google 合作撐初企 大企業如何迎接創業大時代?

相信 Unwire.pro 讀者已讀過很多初創公司的故事,很多初創公司都是看到現實問題而用創新的方式解決,「破壞性創新」更是想打倒傳統模式,用全新規則來運作。作為一家百年老店,香港電訊 HKT 怎麼看待初創公司對手?為何又會跟 Google 合作支持創業?不想做「笨水喉」,電訊商聯手初創企業是否出路?

13932043_10154378378792433_1970096701_o

 

雅虎之死、反映企業不求變的結局

「創新」、「迎合市場」向來是商業成功的關鍵,但愈是傳統、愈是龐大的公司就愈難做得到。曾幾何時,雅虎風頭一時無兩,市值一度達到 1,250 億,今天卻被 Verzion 以 48 億美元收購,《彭博》就直言雅虎之死是不願承擔風險,缺乏投資研發的創新精神。

今天愈來愈多初創公司出現,不少都瞄準傳統行業、機構做不到的事情來打,大機構面對初創公司的競爭,應對的方法不外乎是做相同的事競爭,或是直接收購對方。雅虎不能成功收購 Google 和 Facebook,就被認為是導致今天失敗的遠因之一。

Google EYE 青年創業計劃今年已是第三年舉辦,而且今年香港區更找來多家本地公司合作,其中就包括了香港電訊 HKT、亞洲萬里通 Asia Miles 及新世界發展。Unwire.pro 早前就專訪了香港電訊商業客戶業務董事總經理陳紀新,了解一下香港電訊參與 Google EYE 年輕創業家計劃的箇中來由。

HKT_GoogEye002

 

不願做「笨水管」、電訊商有何出路?

今天大家《Pokémon GO》玩得不亦樂乎,只要不是「課金玩家」,玩家完全可以免費享受遊戲樂趣。電訊商就算看到商機,也只是提供了免費無限數據,沒有額外收取任何費用。但如果回溯一下時間到十年前,那時手機定位遊戲都綑綁到了電訊商,遊戲不僅有月費,增值道具和服務更是付款給電訊商。

過往電訊商及網路服務供應商(ISP)可透過提供增值服務,賺取電訊服務以外的其他額外收入,但當 iPhone 等智能手機出現後,遊戲規則已改變,從 App Store 抽佣的是 Apple 和 Google,早已沒有電訊商的份兒,而 WhatsApp 和各種 VoIP 工具亦搶了 SMS 短訊和長途電話的收入,更遑論付費下載手機鈴聲。

電訊商只能從「提供上網服務」這事上收費,這現象稱之為「笨水管」(Dumb Pipe)。過往已有不少人認為電訊商及 ISP 最終只能成為「笨水管」,事實上亦愈來愈多電訊商「認命」,專心於改良各種電訊服務套餐增加溢利,放棄其他服務如下載桌布、鈴聲、遊戲及應用程式等。

pkmon-go

 

HKT:支持創業非因危機感

Unwire.pro 曾訪問過數碼通和記電訊,兩者都強調不能淪為「笨水管」。既然傳統的增值服務不再賺錢,那尋找新的市場需求、創造新的服務就好。而是次香港電訊參與 Google EYE 年輕創業家計劃,出發點是否也是出於「危機感」?

陳紀新否認「危機感」是他們參加的原因,他同意「創新」是令香港電訊能繼續發展的關鍵,除了依靠自家的 R&D 研發,與其他公司合作創新是他們慣常的手法,因此與 Google EYE 計劃的合作只是延續一貫的做法:「初創公司和創業家是創意及創新的主要來源,數碼化正推動行業的革新,同時為我們的業務注入新動力。」

初創公司強調改變遊戲規則,作為過往的玩家、甚至是規則建立者,傳統企業怎樣處理跟初創公司的關係?陳紀新認為並不是敵對,坦言 HKT 也需要與時並進,如果跟初創公司合作能為客戶提供更好服務,結果自然是三?。

「大公司並不能回避科技帶來的改變,並非不理會就不存在。由以前的長途電話回撥、VoIP 到 WhatsApp,不管你怎做這技術都會存在和繼續發展,本來就需要面對。如果不正面面對它們,反而才會真的構成威脅。」陳紀新認為被動等待或是出手阻止,都不能改變世界趨勢,與其如此,不如早日加入參與並發揮市場優勢更實際。

「大公司並不能回避科技帶來的改變,並非不理會就不存在。由以前的長途電話回撥、VoIP 到 WhatsApp,不管你怎做這技術都會存在和繼續發展,本來就需要面對。如果不正面面對它們,反而才會真的構成威脅。」

 

與初創公司合作、為客戶帶來更多價值

比起只能用價格做競爭的「笨水管」,香港電訊選擇「為客戶帶來更多價值」這一方向來競爭。例如 Unwire 就報導過 HKT 為商業客戶提供一站式的 IT 管理服務,用月費形式提供上網服務以外的其他服務,包括 Office 365 軟件、雲端儲存、統一帳單、IT 托管等完全無關上網的服務,上網服務只是整個服務的一部分,不是全部。

「香港電訊一家公司不可能做到所有事,因此跟 Microsoft 等其他公司合作就很順理成章。」陳紀新表示,傳統中小企面對數碼化的趨勢,其實都想盡快數碼轉型,但很多時候根本不知道可以怎做,而且也不認識也不知怎樣接觸有創新產品的初創公司,而香港電訊作為一個大品牌就能作為他們的定心丸。

因此陳紀新並不覺得大公司和初創公司就是敵對:「大品牌創新不像初創公司般快,但卻有市場渠道、品牌優勢。初創公司沒有資源接觸全港的中小企業,而中小企客戶也不知如何選擇不熟識的初創公司服務。香港電訊跟初創公司合作,就能讓他們利用我們的渠道進入市場,而我們的客戶也能得到創新和優質的服務。」

哪些香港電訊的商業服務是跟初創公司合作的?陳紀新就提到一些跟雲端服務有關的功能,如一鍵把文件掃瞄後上傳雲端的方案等。中小企客戶在選用寬頻服務時能在服務套餐中,剔選由香港電訊合作伙伴提供的服務,客戶因香港電訊而更有信心的同時,初創公司也藉此能打入市場,節省很多市務宣傳行銷的開支。

HKT_GoogEye001

 

支持創業不為「揀卒」、更為長遠利益

那跟 Google EYE 計劃合作是否有「揀卒」的成份?陳紀新笑言不是。他指香港電訊過往一直有跟 Google 有不同形式的合作,作為大公司也需要有企業社會責任,參與 Google EYE 計劃並不等同在裡面找合作伙伴,也不會要求參加的初創公司不能與電訊服務有衝突,如果有值得合作的創新也會合作,但這並不是前提。

至於會不會投資,甚至把有價值的初創公司收購,陳紀新笑言仍言之尚早,目前他們在意的是能否提供客戶滿意的服務,初創公司的創新可能缺乏商業化的構思,把這些構思變成具備市場價值、為客戶帶來價值的產品,才是三?的結果,收購或投資並不是他們首先考慮的。

「初創公司和年青創業家是創意及創新的主要來源,他們可能只是缺乏經驗和商業知識,如果因為這樣而令一些可以改變市場的創新想法胎死腹中,其實很可惜!」陳紀新坦言扶助初創公司對整個業界都有好處,因太多年輕人不願意投身科技業,如果不能證明這行業有前景,是不能改變這情況的。

「如果人人都不能在這行業裡獲得成功,只有大公司能夠成功的話,哪有年輕人會願意入行?Google EYE 計劃鼓勵年輕人創業,多一點成功案例,大家才會覺得這行業有前景。支持 Google EYE 計劃不只是為了 HKT 能不能賺錢,也是為了長遠讓科技行業得益。」他說。

HKT_GoogEye004

 

總結:是往外看,還是往內看?

其實絕大多數成功的初創公司都是專注在商業的 B2B 市場,瞄準 B2C 或 C2C 的雖然有很多成功的大公司,但更多的是默默無聞,熬不下去。香港很多成功的 IT 公司其實都是做 B2B 市場,甚至是為大公司開發專用的 IT 方案,因此就算是初創公司只做 HKT 的大公司的生意,也絕不會失禮,並非每一家都要做 Facebook 第二、Google 第二的。

不過也有不少公司因做大公司的生意賺得太容易,反而失去創業家的冒險精神,只考慮如何維持客戶關係及接訂單,失卻做自家產品的動力。即使成功靠大公司的渠道打入本地中小企市場,但也要想這是一盤世界格局的生意,還是安於專做香港中小企市場安身立命的生意?會否因為甘於做本地生意,反而錯失走向全球的機會?

筆者並不否定香港電訊推動香港年輕人創業的誠意,也認同大公司一定能為初創企業帶來不少助力,其實更重要的是創業公司自己的格局和眼光。不管怎說,Google 和香港電訊都為年輕創業家提供了機會,能否把握並提升到國際層次,還得靠自己。筆者祝成功入圍的 15 隊能夠獲得成功。

n-350x500

 

 

作者:Boris Lee
Unwire.pro 資深編輯。在企業 IT 科技報道範疇有十多年經驗。

 

 

 

Tags :Google EYEhktslidestartups流動置頂
Boris Lee

The authorBoris Lee

Unwire Pro 資深編輯,在企業 IT 科技報道範疇有十多年經驗。近年專注報導香港初創企業、本地資訊科技業界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