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科技專欄

加密貨幣並不是萬能

最近我孵得一鴨,取名麥理浩,出世僅數日,創辦人 T 就帶住細路,成家到府上探望鴨仔。

想當年,創辦人 T 成名作遊戲「開心農場」,都唔知為佢賺咗幾多桶金。點會估得到,大家人在英國,我反而領先佢,率先經營起實體開心農場!

細路同鴨仔在樓上玩得起勁,我遞咗罐啤酒俾佢:「你知唔知,香港最近有單融資,籌咗 8 千幾萬美金,某程度上,就係開心農場嘅加密貨幣加強版?」

由於佢係遊戲大行家,職業病發作,我很希望知道於遊戲安插加密貨幣嘅元素,係咪真係屈機得多?

創辦人 T 亦唔轉彎抹角:「Marketing 嘅嘢,有時唔使講到咁白嘅,你明㗎啦?」

「唔係喎,係隻遊戲用咗加密貨幣,以 NFT 形式俾啲玩家買入虛擬土地,唔係可以確保到個產權咩?至少隻 Game 點改動,甚至執咗間公司,玩家都唔會血本無歸吖?」我反問。

「你可以話,用咗加密貨幣,以上嘅問題會有所改善,甚至乎美化咗,但卻唔可以話,原先嘅所謂問題,可以解決晒囉。」創辦人 T 意思呼之欲出。

換言之,對於 The Sandbox 之類虛擬世界遊戲,加密貨幣確有錦上添花嘅功效,可以令遊戲更有噱頭。但講到底,站於數碼資產同產權嘅角度,始終要視乎遊戲本身認受性,以至有關加密貨幣的普及程度,至能夠擔保數碼資產嘅價值。再講,若是 centralized chain,熄 server 的結果依然是四大皆空。

「我明你意思,但你唔可以否認,套用在虛擬世界之後,加密貨幣唔止炒賣,至少可以產生現金流,某程度叫有租金回報,比起法幣至少唔怕失驚無神俾政府凍結,或要硬食濫發鈔票帶嚟嘅通貨膨脹吖!」我死心不熄抗議到底。

「嗱,如果加密貨幣真係咁把炮,到時就要擔心另一種風險喇:全世界任可一個政府,都唔會想無咗操作金融政策嘅能力。中國搞數碼人民幣,就正正係一個例子啦。」

同創辦人 T 傾完,我卒之明白,加密貨幣作為一種新興資產,透過持有達保值或增值,絕對係無可厚非;但與此同時,過份美化加密貨幣、把它形容為解決一切問題的方案,基本上也是言過其實和說不過去的。難怪創辦人 T 這般努力,二次創業賣玩具賺英鎊!

尹思哲

linkedin.com/in/wanszezit

Tags :Animoca BrandsCryptocurrency加密貨幣
尹思哲

The author尹思哲